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孔子(十一)

2016/4/14 — 6:29

孔子從魯國去到衛國,衛靈公特別問他:「你在魯國得到的是怎樣的待遇?」孔子回答:「奉粟六萬。」衛靈公就比照這個價碼講孔子和弟子們留下來。然而此時衛國的情況很複雜,發生了衛靈公寵信南子導致太子蒯聵不平的嚴重紛爭,蒯聵意圖襲殺南子不成,倉皇出亡。

衛是個小國,在地理上又加在齊和晉兩個大國之間,衛靈公親晉,於是蒯聵出事後就投奔齊國。有一天,衛靈公向孔子問起「軍旅之事」,孔子不願回答,隨後孔子就快速離開了衛國。孔子反感的,不只是衛靈公對於打仗產生興趣,更重要的是,孔子看出以衛國當時的狀況,衛靈公竟然還想以武力來解決問題,何其愚蠢、又何其危險!

危險在於旁邊的晉與齊,實力都遠高過衛國,打起仗來衛國絕對得不到任何好處;愚蠢在於靈公始終弄不懂衛國真正的問題,是他自己製造出來的,把和兒子之間的關係弄成那樣,不解決可以解決的,卻動腦筋想以武力去對抗齊國!

廣告

離開衛國之後,孔子和子弟們一度「在陳絕糧」,找不到國君願意提供生活所需,就餓肚子了。『論語.衛靈公』:「在陳絕糧,從者病,莫能興。子路慍見曰:『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情況嚴重到大家都躺下病倒了。子路氣沖沖地去見老師,發洩心中的義憤:這是什麼樣的時代,為什麼好人得到的卻是如此的惡報?我們不是君子嗎?我們所做的不都是合於義理的事嗎?為什麼會倒楣至此?

那樣的「慍」,反映了子路直率的個性,而孔子回答子路、安慰子路的話語,也反映了孔子衷心的信仰,以及這份信仰帶來的偉大力量。子路問的是:君子也會這麼倒楣嗎?孔子回答他的卻是:再怎麼倒楣,君子就是君子,不會因為外在環境的順利或挫折,改變了君子的身分、君子的堅持。人都有遭遇上的起起落落,絕對不是說當了君子,就保障你一生順遂,更不可以為了追求不會餓肚子才選擇當個君子。君子不管遇到了什麼狀況,不會改變他的自尊、他的氣概、他的操守,是在這點上和一般人、庸俗的人確切地區分開來。一般人遇到了困難,為了有東西吃,為了活下去的一口飯,什麼都願意做,什麼都能賣。君子寧可餓死,也不出賣自己的人格底線。

廣告

還有有人及時伸出援手,孔子和弟子才沒有餓死在這裡。幫忙的人,是「葉公」,就是「葉公好龍」故事裡的那個「葉公」。他將孔子一行接到他的封地上,讓他們有得溫飽。『論語.子路』:「葉公問政,子曰:『近者悅,遠者來。』」這段話記錄的,就是孔子對葉公表達感激。面對葉公的請教,孔子回答說:善政、良政重要的標準是在你周圍的人很高興有你當鄰居,離你遠的人會不辭辛勞到你這裡來。句子裡的「遠者」,指的就是孔子自己和弟子們。我們大老遠都願意來到你這裡,顯然你已經建立了善政、良政的名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