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孔子(十四)

2016/4/17 — 16:45

影星周潤發曾經飾演孔子

影星周潤發曾經飾演孔子

衛國大亂之際,孔子回到魯國,那是西元前四八四年,那年他六十八歲。回到魯國後,又收了幾位重要的弟子,其中一個是冉有,另外一個是曾參。『論語.先進』:「子曰:『先進於禮樂,野人也。後進於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晚年時他感慨,早期的弟子比較草莽,後期的弟子比較文雅,但如果要「用」,他還是比較喜歡和早期的弟子在一起。其中一個理由,應該是早期的弟子因為「野」,比較直率,也比較忠心,沒那麼多心眼,沒那麼多表面文章。

回到魯國時,孔子的名氣更大了,連帶地,這時期人家就更看重他的弟子。所以晚期的弟子有的在政治地位上,甚至高過孔子。像是冉有,是孔子弟子中政治發展最成功的一個。他一度實質執掌季孫氏家的政治事務,但也因為這樣,在『論語』裡留下了最多被老師罵的記錄。『論語.先進』:「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為之聚斂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孔子當年在魯國時,努力裁抑「三家」的野心,維持魯國君的地位不被侵奪,然而弟子冉有卻幫「三家」中的季孫氏大肆擴張財富與權力,氣得孔子對其他弟子宣布和冉有劃清界線。

孔子之怒,一部份的原因來自像冉有這樣的「後進」,的確比前一代的「先進」弟子要世故、圓滑;但另一部分的原因也是時局進一步改變,本來的封建上下秩序更不受尊重了,冉有他們這一代更難使力去堅守舊規矩了。

廣告

另一個大有世俗成就的弟子,是子貢。『史記.貨殖列傳』中說:「子貢結駟連騎,束帛之幣以聘享諸侯,所至,國君無不分庭與之抗禮。夫使孔子名布揚天下者,子貢先後之也。」子貢經商成功,獲致大富,在那個愈來愈現實的時代,他的財富還為他換來了超高的地位,所到之處,甚至都可以和國君平起平坐。也是靠著子貢的財富與地位,得以讓老師孔子的名聲「布揚天下」。

真正最有效將孔子之名「布揚天下」的,畢竟要數孔子死後不久就編撰成書的『論語』。『論語』成書很早,而且成書之後很快就流傳開來,對於我們兩千多年後要認識孔子,真是件幸運的事。孔子是什麼樣的人,到了戰國時期,已經有了基本、不容任意竄改的面貌。

廣告

『論語』流傳得早、流傳得廣,在有人想對『論語』內容動手動腳之前,其主要內容已經深入人心固定下來了。換句話說,我們現在看到的這本『論語』,大致保留了西元前第五世紀時編輯形成的原貌,成功抗拒了兩千多年的修改變亂。

『論語』不是一本大書,字數並不多,然而在有限的篇幅中,竟然多次出現「重文」,完全一樣的字句,這裡出現一次,那裡又出現一次。會有這種現象,最有可能就是當初輯錄時沒有注意到,不小心讓同樣內容多抄錄了一遍。這麼明顯的錯誤,照理很容易會被發現,也很容易改正,卻到今天都還留在書中,一定是因為『論語』早早取得了崇高地位,阻卻了任何想要修改的作法。連這麼基本的錯誤都沒改,『論語』被重編增刪的機率,顯然不高。

還有,雖然經過上千年的解釋努力,『論語』的篇章次序究竟有什麼統一的安排,從來沒有得到可信的答案。看起來,『論語』真的就是弟子們在第一時間將各人筆記聚集在一起,誰都無法壟斷編輯權力,因而保留了相對凌亂的面貌。這樣的凌亂反而讓我們放心──畢竟若是經過有意識的改動、偽造的話,首先會被改動的理應就是表面的凌亂,會被偽造的理應就是一套更明確的次序邏輯。

『論語』可信的另一項證明,是書中呈現了絕對不完美的孔子,保留了孔子的脾氣、孔子的衝動,尤其是孔子所受到的種種打擊與挫折。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是以意念先行,靠教條造出來的「聖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