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孔子(十)

2016/4/13 — 10:28

「夾谷之會」後,魯定公十二年,孔子又有一項重要政治活動,這次是內政上的,那就是主張並執行「墮三都」。這是什麼?「三都」指的是屬於「三家」世卿的三座大城,「墮」就是拆掉這三座城僭越增築的部分,回復其原來的規模。「墮三都」完全符合孔子「君君臣臣」的基本信念,「三家」的城在規模與建置上,不可以超越魯國君所在的都城,一國之內應該只有一「都」,不可以讓「三家」的根據地都變成「都」,要將這三座城降等回原來的地位。

「墮三都」直接打擊「三家」的權力,但「三家」之中,卻有兩家,季孫氏和叔孫氏都同意這個做法。為什麼?因為這兩家的「都」,也就是他們宗廟所在的城,都落在底下的大夫手中了,根本不是他們控制得了的。「墮三都」非但無害於他們的權力,還能幫助他們裁抑囂張的大夫。

然而兩家同意,卻還有一家,孟孫氏不答應。而且孟孫氏抵死不從。孟孫氏的「都」因為靠近齊國邊界,另有防禦上的意義,如果被「墮」了,可能危及孟孫氏所控有的整個區域。因為孟孫氏的堅持,「墮三都」政策無法執行,為了貫徹「墮三都」,魯定公下令以武力逼迫孟孫氏服從。

廣告

這是個嚴重的誤判。季孫氏、叔孫氏從自我利益考量,願意支持「墮三都」,同樣從自我利益考量,他們不會支持攻打孟孫氏。這兩大勢力袖手旁觀,魯定公根本募集不到足夠的兵力去打孟孫氏。國君下令出兵,卻打了敗仗,這樣的結果也就注定終結了孔子在魯國的政治前途。

魯定公十三年,西元前四九七年,孔子從魯國離開,去了衛國,見了衛靈公,並在衛國收了一個新的學生,就是子貢。接著孔子離開衛國,要到陳國去,卻在途中發生了「子畏於匡」的事件。

廣告

『論語.子罕』:「子畏於匡。曰:『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天之將喪斯文也,後死者不得與於斯文也;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另外,『論語.先進』有:「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前面一段記錄中,孔子既感慨又自我安慰地說:「從文王死去之後,周代的文化傳統不就落在我身上嗎?如果上天真的要讓周文化傳統喪失滅亡,就不會讓我接觸並擁有這份文化傳統,既然上天沒有要讓周文化傳統滅亡,匡人又能拿我怎麼樣呢?」後面一段,則是記錄了過程中顏淵和孔子走散了,後來才出現,孔子激動地對顏淵說:「我還以為你死了,再也看不到你了!」顏淵帶著幽默感平撫老師的心情,說:「不用擔心,老師還在,我怎麼敢先死呢!」

兩段簡短的記錄,鮮明地顯示當時的情況多麼危急,以至於孔子都沒有把握自己和學生們能夠活著離開那裡。事情的始末是孔子一行人經過匡的時候,卻被誤認為是魯國的陽虎,陽虎曾經苛待匡人,匡人恨他入骨,偏偏孔子長得很像陽虎,匡人以為陽虎竟然敢回到匡來,就將孔子團團圍住,困了好幾天,孔子弟子還因此都走散了。

這件事後來靠著向衛國求救,才得以解圍。孔子幾年中在衛國、陳國間多次往返,另外一次又不巧遇到了陳國的動亂,公叔氏帶領蒲人反叛陳國國君,亂中卻出現了孔子這一幫外人,就被蒲人團團圍住。孔子的一個弟子,叫公良孺的,帶著五輛兵車隨身護衛著,就和蒲人打殺起來,打得非常厲害,終於將蒲人嚇退了,孔子才得以從東門離開。

孔子「周遊列國」可不是輕鬆的觀光旅行,還有,他帶的弟子中,並不都是一群知書達禮的文士而已,延續周代「士」的傳統,孔子教出來的,有文士,也有像公良孺這樣的武士。

孔子之所以要「周遊列國」,是因為「墮三都」的失敗,使得他在魯國待不下去了。於是他就帶著學生,文士、武士們出亡,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國君或世卿需要他們的專業服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