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談李敖(之二)

2018/5/31 — 16:05

資料圖片:李敖,圖片來源:中視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李敖,圖片來源:中視新聞片段截圖

李敖說:「在我文章和講話中間,我有個習慣,你可以說是惡習,就是要隨時插播吹噓自己,插播以後,又回入正題,講話與常人無異。」他自己知道,他這種特殊的風格常常惱怒人,是很多人眼中的「惡習」,但他不可能改,因為這是他的生存之道,是他深入人格底層的自我保護機制。他長期自覺地和其實比他大得多,隨時可以將他輾過使他毀滅的威權對抗,必須「虛張聲勢」,把自己吹脹為本來的十倍百倍,混淆、困惑他的敵人,讓他們相信李敖很了不起、很難對付,就像獅子面對揮著長鞭馴獸師錯誤地高估了馴獸師真實的力量。

在獅子面前,馴獸師不能有一點心虛懷疑,他得如同催眠般徹底相信自己不怕獅子,反而是獅子應該怕他。正因為李敖和他的敵人現實上力量如此不相襯,所以他養成了自我吹噓的習慣,無法停止膨脹自己,才能擺出一副睥睨瞧不起國民黨政權的模樣,也才能讓國民黨為之眩惑,遲疑不知究竟該拿他怎麼辦。

國民黨幹嘛怕他?繼續套用馴獸師的比喻,李敖手上拿了一條什麼樣的鞭子,讓他面前的獅子們不得不忌憚呢?簡單地說,他的長鞭就是各種當代文件資料,加上能夠蒐集審查資料的考據工夫,加上善於排比呈現資料的煽動性文字風格。這樣一條鞭子是明白晃在獅子面前的,讓獅子困惑、害怕的,是牠們弄不明白這鞭子何時會打到自己身上來,打到身上時會有多痛,能造成多大的傷害。

廣告

李敖早早就看出了國民黨政權統治者根本上最脆弱的一點 — 他們身上帶著中國傳統的價值約束,不管現實上用什麼方式奪取權力、運用權力,他們愛面子,一定要講究表面上的姿態與名聲。從蔣介石到蔣經國,兩代父子不只在意當代的人如何看他們說他們,他們還更在意未來身後會在歷史上留下怎樣的評斷。

於是蔣氏父子,以及圍繞著他們國民黨政權中人,註定要表裡不一。表面上要有符合中國傳統君子標準的形象,然而如果真的那麼君子,怎麼能獲得權力、更不可能維持權力吧!但如果將他們獲得權力、維持權力的真相攤在陽光下,他們自己卻絕對無法接受。

廣告

於是要有政權的化妝師。於是要創造官方說法。於是要改造歷史,要壟斷歷史解釋的權力。於是要箝制評論政權的自由。

然而這樣的國民黨,卻也就最怕被「掀底」,將辛苦維持的假面拆穿,露出表裡不一、前後不一的尷尬模樣。而李敖最會的,就是蒐羅、保存各種資料,甚至是沒有人想到可以當資料用的資料;而李敖最擅長運用的,就是擺出一副什麼資料都會落入我手裡的姿態。於是愈是在國民黨權力場中,愈是在意面子外表的人,就愈是容易成為一隻隻忌憚李敖手上長鞭,無法判斷究竟該害怕李敖到什麼程度,以至於不能撲過來「消滅李敖」的獅子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