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談李敖(之四)

2018/6/1 — 21:20

資料圖片:李敖,圖片來源:中視新聞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李敖,圖片來源:中視新聞片段截圖

也是經由胡適,李敖接觸了易卜生的《國民公敵》,從中得到了他一生中最強烈的價值信念,那就是:真相是不方便的,堅持說出真相的人必定會遭受孤立與迫害,忠於真相與事實就必然要付出孤獨的代價。從這個信念衍伸出李敖的自信,以及李敖的終極人生策略。

他的自信是:會引發社會權力者厭惡、反對的內容,必然就是真相。他的策略則是:不只要做「國民公敵」,而且還要做不會被打倒被消滅的「國民公敵」,那麼就必須擺出強者的姿態,倒過來威脅那些想要打倒他的人。要能堅持說出真相真話,必須具備條件:讓你的敵人忌憚你、害怕你。他們不會心軟放過你,只能逼他們不敢輕易對你下手,才有機會在恐怖平衡中,像馴獸師般不只在獅口中活命,還能傲然面對龐然兇殘的公獅子。

不過李敖顯然忽略了他要說的話、要揭露的事實,和易卜生戲中劇情的差異。劇中史塔克曼醫生堅持的真相,是水受到了污染的事實,是可以有客觀檢驗標準的。然而李敖要說的,卻往往是關於人的「動機-行為-效果」的評判。也就是說,他要揭露的他要主張的,通常不具備那麼清楚的客觀標準,但他卻以和史塔克曼醫生同等確信的態度將自己的判斷當作真相,而一旦受到反對打壓時,就更理所當然將判斷上綱為真理。

廣告

李敖的成名作,是〈老年人與棒子〉;早期引來最多撻伐的文章,則是主張取消中醫的。這樣的論點,無可避免招惹了強烈的反彈,被他視為該交出棒子的「老年人」當然忍不住要出口出手教訓這個「黃口小兒」;相信中醫的人,更不要說在當中醫執業的人,當然群起攻擊這個狂妄的「全盤西化派青年」。

這樣的文章具備高度煽動性,也的確引發了高度情緒性的叫罵,然而平心而論,老人是不是該交棒,中醫是不是沒有存在價值,怎麼能有客觀的「真相」呢?但李敖不管這中間的差異,受到強烈攻擊的現象,就讓他深信自己已經身處易卜生筆下的「國民公敵」處境了,燃起他孤獨與集體社會虛妄戰鬥的強烈意志。

廣告

李敖後來專注於蒐集資料暴露高官大員們的表裡不一,對他來說,樁樁件件都是白紙黑字的事實;由他的熱情讀者轉述後更樁樁件件都是對高官大員的鐵證指控。不過要由文字上所記錄的,不管是日記、書信、新聞、回憶或公文,去推斷人的動機,由動機而行為,進而描述行為帶來的或欺騙或圖利或禍國殃民的結果,這中間其實牽涉了多少李敖的主觀解釋。這不是科學事實,這是關係到對於人的認知與理解的人文知識,是沒有那麼簡單是非黑白分明的人心人情人事。

不幸的,人心人情人事的複雜、曖昧與深邃本質,一直都是李敖無法理解與體會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