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喬靖夫《步天歌》中的迷信、科學與末日意象

2015/6/14 — 12:18

【文:張承禧】

填詞:喬靖夫

城內眾人害怕未來前程
喜愛計算占卜每步順逆
寧願聽聞述說虛幻夢魅
滿天星宿佈置 一生早被命定
全部信徒 迷得昏天暗地

仰望無涯天空 銀河星星
人們似螞蟻般困惑疑忌
各樣迷糊猜測 謠言紛飛
滿足了預期

仰望無涯天空 銀河星星
人們正笑我一個在尋覓
每步仍然不休 前行不息
縱使已走得筋竭力疲


*抬頭極目盡望 世界太美
天賜我雙腳哪會踏原地
四周虛空漆黑 不信蒼天注定
迎著冷冷刺痛的風 吹走傷悲*


人面對明日那未來前程
走到哪裡也不算是順利
沉默裡仍倔強不願認命
這生不信氣數 結果早被命定
雲上旅途 遊走於天與地

腳踏無涯天空 銀河星星
窮途裡挫折中拒絕逃避
每步仍然不休 前行不息
縱使已走得筋竭力疲

REPEAT*

無涯天空 銀河星星
窮途裡挫折中拒絕逃避
每步仍然不休 前行不息
縱使已走得筋竭力疲

REPEAT* 

喬靖夫,﹝1﹞正職為動作幻想小說家,填詞偶而為之。他常以寫小說手法入詞,是以他的詞作著重畫面感,尤重首段的細緻描寫。﹝2﹞內容上,他的詞作雖不乏情歌,但其作品更傾向於偏鋒的一面,﹝3﹞擁有非主流的寫詞筆觸。他強調歌詞的社會性,突破主流。﹝4﹞具體而言,他喜歡描寫世界盡頭、末日意象,〈步天歌〉即為一例。

廣告

〈步天歌〉收錄於盧巧音偏鋒概念專輯《天演論》。當中論及神話、哲學、科學、宗教、戰爭、生死等嚴肅議題。專輯取名自赫胥黎名著《天演論》,專輯即有探討人類進化歷程之意。具體上,自人類誕生始,及後歷經各種不公義、爭戰、愚昧迷信、情感、思想,乃至死亡,及最後人類文明的破敗。﹝5﹞整個專輯、十首歌曲皆是警世寓言。《天演論》是歌手在主流樂壇打響名聲後的偏鋒實驗,﹝6﹞可謂粵語歌詞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其中〈步天歌〉作為第五首,一反前首〈一念天堂〉之情愛柔和,接續同是喬靖夫作品〈阿修羅樹海〉之緊張、壓迫的氣氛,﹝7﹞並加以磅礡氣勢、「步天」趨勢,達到全專輯高潮所在。﹝8﹞內容上則延續〈隔岸觀音〉對信徒的諷刺,以末日意象,探討天文科學與迷信、科學家與群眾的矛盾、人類探索天文的阻礙與決心。喬靖夫自言:「〈步天歌〉就非常直接的講迷信,使人有末世的感覺,『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這又能配合大碟《天演論》的主題。」﹝9﹞

廣告

如《天演論》之取名自赫胥黎,〈步天歌〉亦取名自一部以詩歌形式,介紹中國古代全天星官的著作——《步天歌》。﹝10﹞ 歌詩本為一體,〈步天歌〉即承繼此名而來。喬靖夫的詞作,不乏借用文學作品名稱或概念處, ﹝11﹞正如他言:「文學與歌詞之間,當然有文學資源在當中起作用。」﹝12﹞在此基礎上,《步天歌》介紹星宿,既有迷信的成分,亦有科學理性的成分,正呼應〈步天歌〉的主題。當中,不論是迷信星宿者,還是天文科學家,也是「步天」者。

〈步天歌〉的內容,主要由眾人的迷信,營造出末日氣氛,同時表明「我」不是無知群眾,一個人在尋覓探索天文真理。〈步天歌〉開首即描寫「城內眾人」、「信徒」因為懼怕未來前程,所以要以占卜、星宿命定一生。其中第三句「寧願」一詞、第五句「迷得昏天暗地」,既表明了詞人反對眾人的立場,亦埋下「我」不同於群眾的伏線。喬靖夫的詞作,尤重首段的畫面感,﹝13﹞這裏亦然。首段即描寫「城內」情況:「喜愛計算占卜」、「聽聞述說虛幻夢魅」、信徒「迷得昏天暗地」,同時營造出末日來臨前夕,人心浮動謠言滿天的紛亂景象。﹝14﹞次段,「我」仰望無涯星空,清楚理解這一切,眾人則「似螞蟻般困惑疑忌」,使城內「迷糊猜測」、「謠言紛飛」。可是正因這樣,眾人才「滿足了預期」。「滿足了預期」作為結句,呼應首兩段的主旨,眾人困惑未來前程,心理上希望一生早被命定,因此看著星宿佈置解釋一切,滿足了他們的預期。

喬靖夫:「通常我會在歌詞的第一段甚至第二段寫情境、影象;然後在歌詞的中間部分,才會較為深入地寫主角的一些想法或一些動作,……」﹝15﹞〈步天歌〉首二段描寫了城內眾人的情況,第三段即深入主角的想法。「我」仍然仰望星空,可是所見的與眾人不同,被他們「笑我一個在尋覓」。然而「我」仍然「前行不息」,即使「已走得筋竭力疲」。詞人沒有具體說明「我」的身分,但從與眾人不同可見,「我」不是迷信星宿的人。眾人對星空是「迷信」的認識,相反,可以想像「我」是天文科學上的探索。同時,第二段結構與第三段相似,形成「我」與眾人的明顯對比、對立。句式上,兩段中唯結句字數有別,「滿足了預期」的氣氛是消沈的,而且僅此一句,說明首兩段與以下各段的分野;「縱使已走得筋竭力疲」是高昂的,接駁副歌之高潮,起著重要的主題意義。

第四段副歌進入高潮,當中解釋了「我一個在尋覓」的決心,基本上了囊括了〈步天歌〉的主旨。「我」為甚麼要異於眾人?「我」決心的根源是「世界太美」,「天賜我雙腳哪會踏原地」。此說法看似虛浮,但卻很能說明人(科學家)在世界太美的刺激下,求「真」、求引證世界之完美的初衷動機。對「我」而言,「踏原地」者即迷信的眾人,而「我」的想法是:「天賜我雙腳」就是去尋訪真理。同時亦呼應「步天」,「雙腳」象徵天賜的肉身與精神,進一步說,非指物理上的雙腿,更多是指人求「真」的決心。所以「我」「仍然不休/前行不息」,即使「筋竭力疲」仍要走。然而,「我」面對眾人迷信,是「四周虛空漆黑」的環境,是以除了求「真」外,更要有「不信蒼天注定」的決心,不像眾人般相信「一生早被命定」。結果是:「我」唯有「迎著冷冷刺痛的風/吹走傷悲」,﹝16﹞此風即有精神勉勵之意,雖然「冷冷刺痛」,但卻能吹走「我」被眾人排斥的傷悲。  如喬靖夫自言:「而〈步天歌〉中有少許反迷信的意味,講述人類不需要靠迷信,我相信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上。」  ﹝17﹞
第五段結構與首段相同,內容上有延續,亦起着對比作用。「人面對明日那未來前程」之「人」乃全人類,說明人「走到哪裡也不算是順利」。然而,「眾人」與「我」的處理方法不同。眾人即如首段描寫般「占卜每步順逆」;「我」則「沉默裡仍倔強不願認命」、「不信氣數」。這裏隱藏了「我」「仍然不休/前行不息」的求「真」決心、與眾人的決裂。所以接著下句:「結果早被命定」,不是說眾人迷信的合理,而是「我」如此求「真」,異於眾人,結局通常大同小異——被視為異端而殺害。因此下句「雲上旅途/遊走於天與地」就是「我」死後的旅途,繼續「步天」。是以第六段開首,「我」能夠「腳踏無涯天空」,回顧一生中「窮途裡挫折中」(為眾人所傷)「拒絕逃避」(追尋真理)的決心。第八、九段重複以總結,重申主旨。至此,「步天」之意義有三:一、眾人迷信星宿;二、「我」對天的執著;三、「我」死後靈魂的「步天」。

〈步天歌〉中眾人應付自然、末日的方法是占卜、星宿;「我」則是天文科學的分析。這實際上說明其時,宗教與科學處於半分離的狀態。有仍處於宗教膜拜迷信者,亦有像「我」般擁有科學精神的人。可以推斷其時正處於十六、十七世紀,近代科學開創者打破宗教對知識的壟斷。然而,正如歌詞所言:「走得筋竭力疲」、「結果早被命定」、「窮途裡挫折中」,科學家在追尋真理的途中付出了沉重代價。為人熟知的如哥白尼,提出「日心說」,遭教會迫害至死、伽利略維護哥白尼學說,亦遭迫害、古埃及女學者希帕提婭,被狂熱的基督教徒迫害殺死等等。時至今日,仍有各種違反科學的迷信,占卜星宿、星座生肖等,雖然它們已失去對科學理性的破壞力,但仍流行於民間。此外,〈步天歌〉謠言紛飛的末日景象,與2012末日預言的恐慌更是不謀而合。

喬靖夫描寫末世意象,他解釋:「還未知道甚麼時候毀滅,可是你知道情況會愈來愈差卻沒有方法可以補救。這種感覺才是最強烈的。」﹝18﹞ 〈步天歌〉正是如此。「我」面對眾人愚昧迷信,根本沒辦法補救,「昏天暗地」、「四周虛空漆黑」,「我」唯有堅信自己,繼續前行。此與魯迅「鐵屋吶喊」精神、「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19﹞之思想有相通處。在形式上,〈步天歌〉歌詞重複甚多,從而產生氣氛渲染、推進的效果。喬靖夫的末日意象,尤重澎湃、激昂的氣氛和節奏,而非衰敗頹靡。因此在用詞上,喬靖夫喜歡將之推至最盡:「無涯」、「筋竭力疲」、「極目盡望」、「四周虛空漆黑」、「窮途裡挫折中」等。〈世界盡頭‧冷酷異景〉亦然,不過它更重意象經營,相對〈步天歌〉則能巧妙地配合迷信與天文。流行曲詞壇描寫末日的,多是借題發揮的情歌,﹝20﹞典型如林若寧〈但願明天一醒世界末日〉:「與你地久天荒化作現實」。﹝21﹞因此喬靖夫對末日的想像,於流行詞壇實屬一大突破。

--

註:

﹝1﹞喬靖夫,原名劉偉明,1991年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翻譯系,並投身傳媒工作。1996年開始創作一系列動作幻想小說。喬靖夫詞作不多,他視之為副業、偶爾幫補家計之作。2000年憑盧巧音〈深藍〉獲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CASH)年度最佳歌詞奬,詞人身分始受大家重視。喬靖夫的詞作中,替盧巧音填詞的占了很大部分,有「盧巧音御用詞人」之稱。2010年,喬靖夫加入由黃偉文發起的「填詞人聯盟——Shoot the Lyricist」。

﹝2﹞喬靖夫:「寫歌詞的方程式與寫小說是一樣的,首先帶出一些畫面或情境再講出背後的主題。」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詞家有道——香港16詞人訪談錄》(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0),頁233。 

﹝3﹞朱耀偉、梁偉詩:「早在1998年盧巧音第一張大碟《MIAO》,喬靖夫的詞作已表現出相當偏鋒的一面。〈同居角落〉、〈無人王國〉、〈快感飛行〉作為喬靖夫踏足流行詞壇的首三首歌詞,非但沒有一首是情歌,更直白地點出了喬靖夫關注的幾個題材,包括〈同居角落〉的私人空間、〈無人王國〉的夜遊人世界及〈快感飛行〉所強調的精神自由。後來盧巧音〈周日牀上〉、〈夜燃燒〉和王菲〈光之翼〉都分別是這三個主題因子的重要延伸和續寫。」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頁183。

﹝4﹞喬靖夫:「現今的流行歌詞好像沒有那麼開闊地吸納其他界別的事物,而且社會性也不夠強。」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32。

﹝5﹞〈露茜〉最早的人類化石,說明人的誕生;〈天外飛仙〉以外星人角度觀察地球,諷刺人類的「不正常」;〈阿修羅樹海〉比喻人類之好鬥;〈隔岸觀音〉諷刺信徒偶像崇拜之愚昧;〈一念天堂〉以佛理「一念」之別解脫情困;〈步天歌〉描寫人類探索天文奧秘的阻礙和決心;〈女書〉以女禍之名歌頌女性情愛;〈笛卡兒的長生殿〉討論笛卡兒「永恆真理」與事物衰老的矛盾;〈送魂經〉超渡死者,人類必有一死;〈敵托邦的拾荒姑娘〉總結,預示著人類文明破敗的未來。[已註銷]:〈時間之外的往事〉,豆瓣音樂,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music.douban.com/review/5718513/〉。

﹝6﹞黃志華、朱耀偉:《香港歌詞八十談》(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1),頁342。

﹝7﹞[已註銷]:〈盧巧音《步天歌》:隋朝科幻〉,豆瓣douban,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www.douban.com/note/145512314/〉。

﹝8﹞斐宇梧的中文唱片架:〈斐宇梧的中文唱片架〉,Facebook,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Chinesealbumreview/posts/313740645393368〉。

﹝9﹞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36。

﹝10﹞周曉陸:「《步天歌》之所以影響巨大,在於它首先將二十八宿三垣體系整理成文,雖然是詩歌形式,卻成為一個囊括了中國古代所謂二百八十三星官、一千四百六十四星『定紀』的科學的恒星體系。大家都知道,中國星官體制星名構成,是一個以專制君王為核心的天廷王朝和社會百態的反映,這種星名組織早於《步天歌》許多年即已形成,《步天歌》將它們串絡為詩章,並不因此而影響了比較純粹的科學作品的性質。」周曉陸:《步天歌研究》(北京:中國書店,2004),頁2。

﹝11﹞2000年《Muse》中〈世界盡頭‧冷酷異景〉,即取名自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及至《天演論》,當中喬靖夫的詞作名稱、概念皆有與文學作品相關的依據:〈阿修羅樹海〉之「阿修羅」取名自印度神話、〈步天歌〉取名自《步天歌》、〈送魂經〉取名自四川彝族超度死者的古老經文。

﹝12﹞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32。

﹝13﹞朱耀偉、梁偉詩,頁183。

﹝14﹞梁偉詩、黃津珏:〈《詩珏失調》:對話(七)──主流不能承受的末日vs 未晚(2012.12. 20及2013.01.03)〉,Blog,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leungjass.blogspot.hk/2013/01/vs-201212-2020130103.html〉。

﹝15﹞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33。

﹝16﹞[已註銷]:〈盧巧音《步天歌》:隋朝科幻〉,豆瓣douban,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www.douban.com/note/145512314/〉。

﹝17﹞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40。

﹝18﹞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頁236。

﹝19﹞魯迅著、楊義選評:《魯迅作品精華 第一卷‧【小說集】》(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頁72。

﹝20﹞梁偉詩、黃津珏:「去年黃偉文為王菀之所寫的〈末日〉大熱。其實〈末日〉左右隔籬,早有大棚失散兄弟姐妹。『末日家族』親族繁衍,包括周耀輝的〈我的世界末日〉〈我們的末日〉、林若寧〈但願明天一醒世界末日〉、李峻一〈2012〉、周博賢〈十二月二十〉〈草稿〉、梁栢堅〈就算只得一秒〉、李克勤〈世界末日〉、鄧紫棋〈末日THE END〉、小廣〈2013的約定〉、龍小菌〈讓我們在末日前一起搬家〉等等。」梁偉詩、黃津珏:〈《詩珏失調》:對話(七)──主流不能承受的末日vs 未晚(2012.12. 20及2013.01.03)〉,Blog,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leungjass.blogspot.hk/2013/01/vs-201212-2020130103.html〉。

﹝21﹞魔鏡歌詞網:〈蔡卓妍 但願明天一醒世界末日〉,魔鏡歌詞網,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mojim.com/twy105702x10x5.htm〉。

 

參考書目:

[已註銷]:〈時間之外的往事〉,豆瓣音樂,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music.douban.com/review/5718513/〉。

[已註銷]:〈盧巧音《步天歌》:隋朝科幻〉,豆瓣douban,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www.douban.com/note/145512314/〉。

朱耀偉、梁偉詩:《後九七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
周曉陸:《步天歌研究》,北京:中國書店,2004。

梁偉詩、黃津珏:〈《詩珏失調》:對話(七)──主流不能承受的末日vs 未晚(2012.12. 20及2013.01.03)〉,Blog,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leungjass.blogspot.hk/2013/01/vs-201212-2020130103.html〉。

斐宇梧的中文唱片架:〈斐宇梧的中文唱片架〉,Facebook,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Chinesealbumreview/posts/313740645393368〉。

黃志華、朱耀偉、梁偉詩:《詞家有道——香港16詞人訪談錄》,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0。

黃志華、朱耀偉:《香港歌詞八十談》,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1。

魯迅著、楊義選評:《魯迅作品精華 第一卷‧【小說集】》,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

魔鏡歌詞網:〈蔡卓妍 但願明天一醒世界末日〉,魔鏡歌詞網,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mojim.com/twy105702x10x5.htm〉。

魔鏡歌詞網:〈盧巧音 步天歌〉,魔鏡歌詞網,2014年5月4日瀏覽,〈http://mojim.com/twy100172x14x6.htm〉。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