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文譯本第一部:1970~80年代香港青年運動

2018/1/30 — 20:28

圖左為〈1970~80年代香港青年運動〉封面

圖左為〈1970~80年代香港青年運動〉封面

譯者序

香港在70年代青年激動化運動後,由於學運走向沈寂,各種探索社運出路以結社形式出現。其中一個是“新青學社”,其主要形式是以一所工人夜校,嘗試向工人運動結合。本文作者在2007年間到港做了一個有關“新青學社”的研究,並為研究年報『現代中國』撰寫了一篇學術論文。

作者日野女士是一位長期關注社會公義的日本學者。撰文時為名古屋的金城學院大學,現代文化學部,國際社會科的教授。全文分三部,共15頁。當中將涉及梁耀忠和劉山青。

“新青學社”發生年代久遠,當中人與事的記憶必然有錯漏。對學社的針砭及理解,應該無法合一。筆者嘗試記載,以其失軼。譯文將以三節連載形式刊登。文中以{  } 括著的文字為譯者所加,與作者無關。

譯者為劉山青。

1970 - 80年代的香港青年運動

廣告

《論文》研究年報『現代中國』第81號、2007年9月、第107-120頁。

1970 - 80年代的香港青年運動

廣告

─回顧「新青學社」及其活動─

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香港青年運動

作者:日野 みどり HINO, Midori

介紹

“新青學社”是七十年代中期由一群香港曾參與學生運動的大學生畢業生成立的一個協會。其宗旨是透過工人夜校,教育“年輕工人,讓其加深對周圍環境的意識,了解個人和社會的關係(註1)”。他們將學校命名為“新青工人夜校”。“新青學社”自1977年始至1985年終,活躍了9年。它重視小組活動和課外活動、刊物,參與工人運動和社會運動,發展了一種新穎的教育理念。

在這篇論文中,作者嘗試以客觀方法,概述“新青學社”從成立到終結的過程及其活動,並把這個實踐放在那個時期的香港社會變革過程中,以期探索其歷史意義。

新青學社積累了大約9年努力,是學生運動回應當時的社會潮流,延伸至工人/社會運動的一個小實驗。它跨越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中英就香港前途問題談判,和代議政制的引入,“新青學社”促成了其主要成員{梁耀忠}晉身議會。可以說,研究 “新青學社”有助於了解香港民主派的早期發展和誕生。

香港七十年代是社會快速變化的時期。除了經濟的騰飛,香港殖民政府吸收了1967年暴亂的教訓,採取懷柔政策以穩定社會。一般市民的生活水平和環境得到了改善。此外,利用了二戰後的勞動力的增長,以出口為導向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促進了年輕工人學習知識的需求,工人夜校因此應運而生(註2)。此外,因第二次世界大戰從中國大陸流入香港的第二代漸漸長大。他們視香港為家,而不是一個臨時居留地。一種的新意識── 香港人的身份── 開始出現。

為此,從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出現了各種社會運動和組織。這些組織與宗教團體,社會服務組織,學生組織不同。它們也和傳統的同鄉會、宗親會不同。其主要分別是它們由經歷過學運的大學畢業生組成,自此,政府受著各種社會運動的沖擊(註3)。當時的工會組織率低,一些後學運開始針對地區,工廠等組織年輕工人(註4)。

新青學社作為學生運動的延伸,可以被看作為向勞工運動發展或為年輕工人傳授非常規教育的一種社會運動。

本文章的取材包括:1977年2月新青工人夜校開學始至,1984年10月工人夜校結業所發表的『新青月刊』、新青學社出版的『工人文學獎文集』(http://workerlit.grassrootforum.hk/)、新青工人夜校所編制的課程教材和管理相關資料、向各相關人士的採訪結果,和對新青學社的調查報導(註5)。

第一章

1.        新青學社的工人夜校的成立

“新青學社”由約三十多名成員組成,其主要成份來自1973年入學或1976年畢業的香港大專(大學)畢業生(註6)。其時的天主教大學聯會(天主教大學同學會KATSO)(註7))以香港大學學生為主導{聯會中以港大與中大生參與較多,其他各KATSO為其院校的學生組織,聯會在名義上為它們的聯合體},它傾向於左翼思想,當中包括一些其他意識形態,基本上為一多元的學生混合體。學社的普遍觀點為“學生運動與工人運動相結合”。香港的學生運動在1973年達到了一個較高的時期後,經歷過1976年的第一次天安門事件的沖擊,在1977年開始沈寂。在這個轉折點裡,學生們開始尋找新的運動出路。一群準備1976年畢業的大專生,從75年還在念書的時期,開始探索和籌建工人夜校。

戰後,香港的工業集中在新界區,荃灣為其中之一。這群青年在荃灣的街市附近租了一所住宅,並動手進行內部裝修,製作桌椅。他們在1976年底開始招生,工人夜校在1977年2月7日(星期一,農曆腊月二十)於荃灣街市街51號(華仁樓)2樓正式開學(註8)。

 “新青月刊”創刊號的一篇題為『不設校長的學校』,解釋了夜校的背景和和理念。

文章節錄如下:

《  一群大學畢業生於去年(1976年)六月始籌組工人學校,並命名為新青工人夜校。其目的是“為年輕工人提供利用夜間學習的機會,學習中文、英語、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基本知識,從而關懷周圍的環境 和理解個人與社會的關係”(註9)。從此,工人夜校朝著實現的這一目標邁進。新青學社用了約半年多的時間,編排課程,籌募經費,物色校址,裝修室內佈置.....每個人付出的努力漸見成效。

為了幫助工人拓寬視野,掌握基礎知識,我們的教育方法和內容都是創新的,不使用傳統的“教科書”教學法。(中段略過)----------

多名高年班學員在畢業禮中表白:“我要成為一個堅定不移的年輕人!”那美好的精神! 我們希望學社會成長為一個充滿活力的大家庭。學生不僅要學習知識,還要參與健全的課外活動。

如果你能指望未來,這個夜校是為年輕人建立的,導師和學員攜手一起。我們希望學員也加入管理夜校,加入我們之中 - 我希望你們以自力更新的精神,為學校管理工作流汗。

為什麼說這是沒有校長的學校?這是因為,所有的導師都那是志願者,相信集體管理是更好的方式。“如果群策群力,工作會更好”。不是嗎?(註10)      》

後文將談到,由於新青學社內部存在不同的意向,組織從一開始就缺乏統一的政策。但無論如何,工人夜校懷著這一矛盾大步向前。

2.組織和財務狀況

新青工人夜校的規模很小,稱不上傳統夜校。學生只有10到20人,輪流教學的導師約為20到30名。根據一位學社導師的依稀記憶,學社的租金約為港幣一至二千元。學社有2間面積約為400平方英尺(37.2平方米)的板隔房的狹窄教室,教室總是不夠。

新青學社是一個志願組織,其成員大都身兼夜校的教學及行政。學社有一本登記冊,記錄了其成員的捐助、教學次數和帶課外活動的情況。學社沒有外來資助,其財政主要來自早期成員在成立時的夾錢,每月學費,成員月費【註11】,和偶爾的慈善電影募捐。除了定額月費外,收入較多的成員會主動增加捐助。這種依賴個人自覺的集資方式說明學社的財政基礎很薄弱。

學社的管理由一個執行委員會決定,各學科有各自的教委會。學社引入了班主任制度,和各學科的負責人制度。學社的管理方式糅合了其從學生運動學來的理念和正規學校的教育管理知識。這是因為學社有不少中學教師。

學社奉行集體領導,制度上沒有明顯的組織領導。學社注重成員和學生之間的稱謂,否定傳統的師生之間的尊卑關係,施教者被稱為“導師”,受教者被稱為學員而是不學生。學社鼓勵學員與導師在日常直呼對方名字。當時香港的階級觀念頗重,知識份子和工人有明顯的從屬關係。這種以朋友相待的作法有其特殊意義,是新青學社的重要實踐之一,它代表“知識份子向工人學習”。

3 學員

年輕的工人為工人夜校的招生對象。政府自1978年起透過公營小學及中學(包括官立、資助及按額津貼學校)實施9年免費普及基礎教育(包括6年小學和3年初中教育)。因此,那時的工人夜校的課程設定從初中開始。

新青工人夜校的學生年齡在十幾歲到二十幾歲之間,與其導師的年齡相若。他們大部分是工廠工人,很多因家庭環境而離開正規學校。當中男女學員的人數相若。雖然新青學社的導師大都經歷學運洗禮,但是它所招收的學員很少社運或工運意識,他們入讀的原因大致為,“受到朋友的邀請”和“剛巧路過”。當時的年輕工人晚上上學的主要動機為,“獲取知識”,“想交朋友”和“打發晚上時間”(註12)。

4.課程,課外活動,學生組織

工人夜校採用兩學期制,三年內畢業。學期從二月至七月以及九月至次年一月間。上課時間為星期一,星期三,星期五,每週3天,時間為晚上7:30至9:30分,分2節,每節為45分鐘。學科為中文、英文、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每班約有十名學生,一般的出席率約為6到7人。教材的選擇由每個學科的教委會制定,它不用現成的教科書,講義由各導師編寫和影印。社會科學課使用了“共產黨宣言”,和其他列寧,馬克思的著作,也渉及中國大陸的情況。 在中文課採用了左派的寫實主義和無產階級文學等作品。課堂設計如大學(古希臘年代的大學理念),著重社會結構和階級意識分析,討論時事,它的特點是強調辯論。新青月刊記載如下,新青學社重視課堂外學習,在英文課上堂的時候,導師帶領學員到街上學習英語招牌;在自然科學課上,導師帶學員到郊野觀察青蛙和水生植物。學員表示,這些學習方法帶來新的體驗   (註13)。

豐富的課外活動可以從新青月刊的封面上反映,它們包括“民歌組”、“文學甲組創作”、“足球隊”、“吉他班”、“繪畫教室”等  (註14)。此外,學社利用假日組織短途旅行。新青學社創刊號的封面宣傳旅行──“請參加3月13日學年的第一次旅行!”。我們可以在隨後的新青月刊看到學員所寫的郊遊日誌。

學社重視組織學生。夜校成立不久,在1977年4月舉行了第一次班會,一年後成立了一個學生會。學生會的目的為,為學員服務,輔導同學學習課堂知識,參與學校的管理,加深對時事的認識(註14)。這群充滿學運理想的導師透過學生會,組織學員。

5. “新青月刊”及其文學活動

新青工人夜校重視學員的文學創作。學員根據自己的能力作文,它是學社的要求,優異作品刊登在“新青月刊”內。也就是說,學員的課堂作業成了“新青月刊”的固定供稿來源。另外,導師們常常透過“新青月刊”宣傳工人權利和工人運動。

“新青月刊”的編委會包括義工和學員。完成的雜誌在學校內分發,訂閱,還發放給友好的民間組織。據說,全盛期的郵寄數量達到3百之多。由於工作量大,“新青月刊”的發行差不多動員了整個學社。它是學社組織內部的溝通渠道,學社與外部的傳播媒介,它展示學員的作品,學習成果,也是學員體驗社會的一種課外活動。也就是說,它是反映學社活動的一面鏡子。它對研究新青學社運動很有代表性。

“新青學社”熱衷於文學活動。 當中,它倡導的「「工人文學獎」」受到社會廣泛關注。當時、香港大學學生會舉辦「青年文學獎徵文比賽」,新青學社構思的青年工人文學比賽受到活動主辦者的支持。新青時期的「工人文學獎」從1981年至1984年共舉辦了四次,直至1983年的第三屆才出版「工人文學獎獲獎文集」(在新青學社之後,「工人文學獎」得到延續)。“新青學社”在「工人文學獎第四屆」只發表了獲獎作品名單和通知獲獎者,但沒有發表獲獎作品文集。

1983年台灣作家陳映真在描寫工會運動的作品「雲」將這段歷史編入了劇本。學社的一些學員應邀參加其舞台劇義演。1988年陳映真訪港,作者日野教授在研討會上聽到陳映真談及這段創作歷史    (註15)。

 

備註

(註1)    “新青月刊”(81年7月號,4頁等)招生廣告。

(註2)    當時義務教育的對像是小學六年(1978年實行九年義務教育)。儘管法定工作年齡為14歲以上,小孩離開小學工作並無例外。例如黄碧芬「童工」魏紹恩・羅啓鋭『我們是這樣長大的』明窗出版社,1997年,頁79-81。許多年輕的工人,尤其是女孩,都去上夜校。阮小玲「香港五、六十年代阿信的故事」同上、89-91頁、蔡寶瓊『晩晩六点半』進一歩多媒体有限公司、1998年、Salaff, Janet (1981)Working Daughters of Hong Kong: Filial Piety or Power in the Family? Colombia University Press (Reprinted in 1995)。 陸鴻基『従榕樹下到電腦前:香港教育的故事』進一歩多媒体有限公司。根據2003年期間,從66年至81年期間,每年由3萬至6萬工人在夜校讀初中(156頁)。據統計,超過九成的工人夜校學生的平均年齡比傳統學校的大,整體上夜校初中生的年齡分佈從十幾歲至30齡不等。『Education Dept. Annual Summary/香港教育司署年報』、1968、 1971、 1976、 1981年版。

(註3)    陸(同上)、在此期間,一些公民團體的請願,透過公共電視/電台廣播的形式展示給公眾,RTHK(香港電台)提供公民論壇辯論時事(215-216頁)。

(註4)    England, Joe & Rear, Joe (1981) Industrial Relations and Law in Hong Kong. Hong Ko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從20世紀50年代以來出口增長的情況看,勞動者人數最多的行業為紡織品,服裝,塑料工業等,其勞工的組織率顯著地低(pp.153-154)。這些行業工種以臨時工為主。水岡不二雄「英國人控制下的“計劃經濟”政策 - 戰後工業化進程中勞動力政策的例子――」『世界經濟評論』27(10)、1983年,指出這是殖民地政府的分裂勞工運動的政策。

(註5)    香港大學圖書館館藏“新青月刊”和“工人文學獎獲獎作品集”,前者共有30卷,不包括缺失部分,後者共有3卷和影印副本。部份 材料由前工人夜校學生提供。 分別訪談了從新青學社早期階段到最後階段不同時期的4名導師和5名前學生。

(註6 )  當時,香港只有兩所大學, 分別為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和其他的高等教育機構定名為學院(或“書院”)。

(註7)  七十年代上半年是學生運動的高潮時期,其時主流學生組織大都是左傾的,而KATSO(各院校的天主教同學會)也不例外。因此,作者將KATSO視為一個學生運動團體多於一個純宗教組織。

(註8)  「工人夜校」即“勞動者的夜校”。截至2006年3月,工人的夜校的舊址仍然存在,只是它已由不相關的公司佔用。

(註9)  本文使用的主題名稱以香港常用的為本。它與中國大陸的標準中文不同。香港的日常用語為語,其書面語則為標準中文。這也是20世紀70年代香港的學校授課用語。【香港粤語 基礎語彙 単行本】吉川雅之 (著)、2001年、2-3頁(日文本)。

(註10)  新青月刊創刊號[1977年2月] 2頁。以下相同。

(註11 )在中後期, 新青月刊”頻繁張貼招生,學費為“每月30港元”(81年7月號等)。 據一位前新青導師解釋,其初期學費大約在10-20元左右。他表示,學費是學社的唯一收入,他不知學社有否其他財政來源。 據統計署(2005年8月7日)的相關於80年代的租金和“新青月刊”的一篇文章表示,當時的一般的一個住宅單位的租金約為港幣一千五百元至二千元,一間客套房約為港幣六百元,一件襯衫的價格約為港幣二十五元至三十五元 ,工人的工資約為1,500美元。 1983年7月號,第4-5頁。

  (註12) 入讀夜間学校的動機調査報告、官塘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星環社會協進組編『夜校:香港夜中学調査報告書』1976年、16頁。

 (註13)新青月刊第 7號[77年・月不詳]15頁、9號[78年・月不詳]17-18頁。

 (註14)新青 雙月刊第2號[79年4月]11-13頁。

 (註15)83年10月號、13-14頁。

未完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