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潘源良〈攝氏零度〉中情的變化

2015/6/4 — 13:39

【文:陳俊軒】

填詞:潘源良

積雪十多尺 已是尋常事
快樂已蒼白 何日結冰我不知
給你我的愛 誰料這體溫竟等不到下次
擁著你 更冰凍更未停止

願我濃濃的熱愛 注入沒窮盡寒流冰海
使你復燃就像睡火山甦醒過來 熔岩似花散開

*誰也講氣候回暖 原來是冷在情天
求讓我借地球高溫 叫這段情逃離冰點
求我可偷取塵世一切暖
去把你冰封的美麗重現於這天
怎麼方可叫愛重燃 從零度再起升向未來
更溫暖*

積雪十多尺 不是半天事
快樂已蒼白 何日結冰我不知
給你我的愛 誰料這體溫竟等不到下次
擁著你 更冰凍更未停止

Repeat*

就算地球焚燒 星火化成塵飄
愛也是成全了 將不再動搖
就算夢兒微小 只想重拾微笑
也要在零度裡 把溫暖上調

Repeat*

潘源良(Poon Yuen Leung,1959 年 11 月 8 日-)是香港著名的填詞人,有「浪子詞人」之稱。他自 1980 年代開始其填詞生涯,曾爲林子祥、譚詠麟等著名歌星填詞。潘源良擅於將自然情感細膩地流露於歌詞當中,他不但擅寫情歌,例如張學友〈遙遠的他〉等著名歌曲,還寫了許多很寫實、很有社會觸覺及思考人性的歌詞。

廣告

〈攝氏零度〉是由潘源良填詞,由張敬軒主唱,收錄於張敬軒的第十一張個人大碟-《No. ELEVEN》第二版,並發行於 2010 年 6 月。

〈攝氏零度〉的主題論及到全球暖化與人的愛的關係,全球氣溫因氣候暖化而上升,但可惜人的愛卻愈冷化,從詞中可透視了詞人對人性的反思,當中重用情感所渲染,亦表現出詞人的內心憂患及希望可暖化人性與人愛的願望及抱負等等。

廣告

本文嘗試探討潘源良〈攝氏零度〉中情感的變化.而全首歌曲總括可分為四大部分,當中的情感以不同的形式變化以下將作詳析:

第一部分是由「積雪十多尺 已是尋常事」至「擁著你 更冰凍更未停止」。首句 「積雪十多尺 已是尋常事」當中的「積雪」是指人的愛被冷藏了,並有其普遍性;次句「快樂已蒼白 何日結冰我不知」是指出究竟人變得冷漠和缺愛的特質從何時發生呢?詞人對此表現帶疑惑又感嘆;第三句「給你我的愛 誰料這體溫竟等不到下次」指出對他人的愛很快又被結了冰可能是由於對方的抗拒與冷漠所造成;第四句「擁著你 更冰凍更未停止」指出人與人真實貼近的接觸原來更體現到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因為對方根本缺了愛。

從第一部分看,它的情感是「感嘆帶悲」。在現今世界,人性耗損與缺愛的問題已極為普遍。詞人在此部分的情感較為感嘆,當中「何日結冰我不知」有帶疑惑又帶感嘆,「誰料這體溫竟等不到下次」中的「誰料」即「怎料到」,表示著感情的跌伏,帶有悲觀色彩,而「更冰凍更未停止」運用了兩次「更」字,表示著「冰凍」是負面的意義層遞著,見其嘆息的情感。故此,第一部分的情感是「感嘆帶悲」。

第二部分是由「願我濃濃的熱愛」至「熔岩似花散開」。首句「願我濃濃的熱愛 注入沒窮盡寒流冰海」是希望以自己為立足點,以自己對他人的熱情與熱誠,能打動眾人(沒窮盡)又「寒」又「冰」的心;次句「使你復燃就像睡火山甦醒過來 熔岩似花散開」中的「復燃」、「睡火山」、「熔岩」都用了火的意象來表示自己激烈的願望與衝動,希望能夠融化已被冷藏的心與愛。

從第二部分看,它的情感變化是「由悲到喜」。它經歷了第一段對現世的感嘆後,詞人開始進入自我的願望延伸,表達了自己既願望、夢想與衝動,這可以由詞人運用的火意象所見到,火有正面積極的象徵,故第二部分的情感較激昂,與第一部分裡情感有所變化,由悲(感嘆)到喜(激昂)。

第三部分是由「誰也講氣候回暖」至「更溫暖」。首句「誰也講氣候回暖 原來是冷在情天」運用了對比手法,突顯氣候的暖化,人情卻不斷在冷化,此「情」非彼「晴」;次句、第三及四句「求讓我借地球高溫 叫這段情逃離冰點」、「 求我可偷取塵世一切暖」及「去把你冰封的美麗重現於這天」都表現出詞人希望融化人與人之間的冷漠與隔膜,使「人情」能重見天日;第五句「怎麼方可叫愛重燃 從零度再起升向未來 更溫暖」呈現一種畫面感,以自問自答的方式透露了作者的急切的意願與希望,要重喚人間的愛與情,就是要由現在開始。

從第三部分看,它的情感變化是「由激昂到迫切」。第二部分的「願我濃濃的熱愛 注入沒窮盡寒流冰海」與第三部分的「求讓我借地球高溫 叫這段情逃離冰點」,看似分別不大,同樣是表達詞人的願望,但內心的情感卻不同。詞人在此部分的情感是帶有迫切感,是第二部分(激昂意願)的昇華,可從字眼著手,第三部分有運用「求」及「偷」等字,第二部分出現的「願」是純粹的想像與希望,而第三部分用「求」,是比較以迫切的心作出行動,而「偷」也有急於行動的語境。

第四部分是由「就算地球焚燒」到「把溫暖上調」。首四句「 就算地球焚燒 星火化成塵飄 愛也是成全了 將不再動搖」表示即使地球一切幻滅,只要人的愛與情仍存活著就足夠了;尾四句「就算夢兒微小 只想重拾微笑 也要在零度裡 把溫暖上調」指出不論人的身份、階級或志向等等如何,也會努力尋回人世間的愛。

從第四部分看,它的情感變化是「由迫切到肯定」。第三部分的迫切重喚人間之愛的情感已得到詞人心理上的自我肯定,「愛也是成全了 將不再動搖」表現出人有愛可戰勝一切,而「也要在零度裡 把溫暖上調」指出眾人都必會努力尋回人世間的愛與情,可其詞人心理上的自我肯定。

總括來說,潘源良在〈攝氏零度〉的情感變化,首先是對現代人缺愛的悲愁,再變為重喚愛願望的激昂,然後變化到對重喚愛願望的迫切,最後是對自我心理上的肯定以作歌曲的總結。可見詞人擅於運用情感的變化,情感可有轉折,亦有同中帶異,不單擅於寫情歌,還擅寫有關人生、社會等題材的歌詞。

--

參考資料: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175749
http://blog.chinaunix.net/uid-20375883-id-1959728.html
http://lifestyle.etnet.com.hk/column/index.php/features/specialfeatures/1123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XQDbjlgsYU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