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溜冰滾族〉中的霓虹──陳少琪再現滾族青年

2015/3/5 — 10:14

【文:莫岳峰】

填詞:陳少琪

這個雪屐場 這個晚上
看他正翱翔 似飛那樣
叫每個在場 也會欣賞
眼睛正覓尋 競爭對像
憑伎倆 在轉圈 動作漂亮
轉轉轉未停 飄忽身影
拍子裡盡情 再起革命
遠看去大門 看見有伴
正得意忘形 向他叫喚
又再全力轉出這新花款
在這刻格外感自滿

#隨幻覺隨動作 隨著急促音樂
在盤旋每個角落
流著少年脈膊 隨著一杯可樂
盡忘懷一切失落

這個雪屐場 這個晚上
看他正翱翔 似飛那樣
那瘦削面龐 到處眺望
髮色染著黃 眼中渴望
又再胡亂去闖 放肆碰撞
轉轉轉沒完 那會厭倦
舞影碰霓虹 永不間斷
佔領這樂園 痛快作亂
金與黑暗共存 我的志願
自信搖著快速的一雙腿
為了找美麗新伴侶                      

重唱#

〈溜冰滾族〉由陳少琪填詞,收錄在達明一派一九八八年發行的專輯《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 》。﹝1﹞ 陳少琪所填的詞是達明一派早期作品的靈魂,亦是他的成名作,當中包括一系列以都市為詞作場景的創作,﹝2﹞〈溜冰滾族〉寫的卻是在從城市獨立出來的一個空間。陳少琪說自己不會在太靜的環境裡寫詞,他要身邊周圍都有世界。﹝3﹞陳少琪自述:「我記得有一次為了寫〈溜冰滾族〉,與黃耀明去了九龍灣德福的溜冰場,特意坐在那兒看溜冰少年,感受他們所想的、所做的,就像實地考察般。」﹝4﹞因此〈溜冰滾族〉寫的正是一個名為溜冰場的世界和屬於這個世界中的年青人。

廣告

這次的分析重點落在「霓虹」二字之上,霓虹的形成和彩虹類似,霓虹就是位於彩虹的外圍,光度較弱的半圓環。﹝5﹞所說的就是從年青人身上發出的點點光茫,陳少琪的詞就像一部照相機,把他所看見的完完本本的拍下來。陳少琪說:「我們想寫他們的現在,但不會用評判性的字眼去形容他們,對或不對、好或壞都沒有,就如同紀錄片,文字的紀錄片。」其實在他同期的詞作如〈迷惘夜車〉、〈馬路天使〉、〈末世情〉,同樣出現「霓虹」二字,如〈迷惘夜車〉中的「劃過於千重霓紅/夜幕在黯然流動」;〈末世情〉中「霓虹漸亮/全沒理想」,但都是沉鬱的,有人說這是香港人對九七回歸的不安定情緒。暫且不論,在〈溜冰滾族〉中「舞影碰霓虹/永不間斷」的「霓虹」卻有不同的意蘊,就是說青年人的影子霓虹燈的燈光合為一體,不絕地發出光彩,雖然陳少琪說他沒有意圖要表現出好或壞,這歌詞某程度上是帶著積極向上的含意。

回首整篇歌詞,是結合陳少琪的觀察與隨想所得,開段「看他正翱翔/似飛那樣」見到溜冰少年溜冰的動作就像鳥兒在天空飛翔,「叫每個在場/也會欣賞」,更會帶動現場的人。「眼睛正覓尋/競爭對象」,出色的亦不只是一個少年,他們「憑伎倆/在轉圈/動作漂亮」互相比劃,一個個溜冰少年的滑動「轉轉轉未停/飄忽身影」,令現場更添色彩,就像在歌聲舞姿中「拍子裡盡情/再起革命」,有一場屬於他們的盛會。「遠看去大門/看見有伴」,更要把這份歡愉與好友分享,「正得意忘形/向他叫喚」表現出青春與羈絆的熱情。在活力與激情之下,青年「又再全力轉出這新花款」,表現出他們「在這刻格外感自滿」的自信與滿足。第二段的青年已投身到溜冰場的世界中「隨著急促音樂/在盤旋每個角落」,如陳少琪所說,「流著少年脈膊」說的正是一個在他身邊、眼前的世界,跳動著青年脈膊的溜冰世界。

廣告

再者,第三段與首段句式相似,但每每帶著不同。那裡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年青人呢?「那瘦削面龐/到處眺望」、「髮色染著黃/眼中渴望」染髮的不良少年,他們「又再胡亂去闖/放肆碰撞」,期待著「佔領這樂園/痛快作亂」。與首二段詞風略顯轉折,青年人的形象由自信滿滿,成了一副迷失放蕩的模樣,但陳少琪曾自言他這首歌的目的:「把從他們的心態、角度看到的東西,活生生擺在歌裡。不會用評判性的字眼,從來不。」﹝6﹞所以這是詞人的觀察和描述,而非批評。本詞中心句為「舞影碰霓虹/永不間斷」一句,「霓虹」縱不如彩虹,但它亦會發光丶亦能發亮,而正因為它的光弱,與「舞影」結合就更能堅實強大。如前部分「轉轉轉未停/飄忽身影」、「盤旋每個角落」,詞中表現出一種連續、永不間斷的意思,那就如少年的脈膊,他們人在溜冰,脈搏在跳動,這種情懷是把身心融為一體、不可分割的。

總括而言,〈溜冰滾族〉是一首表現的作品,陳少琪:「對我來說,當時寫那些歌其實是很容易的,因為非常坦白,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沒有經過太多的考慮、計算。」﹝7﹞也許有人會說這首歌是對被社會遺忘的這群年青人,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夜青的一種鼓舞。反之,或言是對他們瘋狂頹敗的控訴,但詞人的這篇詞作實是他為所見的這些人拍下的一張寫真照。香港著名小說家潘國靈說陳少琪的歌詞,是給香港過渡期的不明朗狀態寫下一首判決書,﹝8﹞倒不如說是記事本。詞中只說明了一件事情,就是「真實」。

 

--

註:

﹝1﹞參考網頁:〈達明一派 / 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專輯〉<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6698755/ >,瀏覽日期2014年3月30日。
﹝2﹞朱耀偉著:《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二──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中期》,(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年),頁56。
﹝3﹞朱耀偉著:《香港粵語流行歌詞研究二──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中期》,(香港:亮光文化有限公司,2011年),頁56。
﹝4﹞參考網頁:〈達明中的詞人之陳少琪〉<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914848/>,瀏覽日期2014年3月30日。
﹝5﹞參考網頁:〈彩虹與霓虹的差別?〉<https://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305090702513>,瀏覽日期2014年3月28日。
﹝6﹞參考網頁:〈達明中的詞人之陳少琪〉<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914848/>,瀏覽日期2014年3月30日。
﹝7﹞ 參考網頁:〈達明中的詞人之陳少琪〉<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914848/>,瀏覽日期2014年3月30日。
﹝8﹞參考網頁:〈潘國靈:霓虹的城市與文本意象〉<http://www.neonsigns.hk/neon-in-visual-culture/the-urban-and-cultural-imagery-of-neon/ >,瀏覽日期2014年5月20日。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