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講藝術,蘇富比同恒基邊個高招啲?

2018/10/15 — 10:41

當然兩個都咁賤,不過賤,都有高低手之分。

事緣係最近睇新聞,見到恒基又出招,在港島西 SOHO 搞「藝里坊 ARTLANE」,稱係「打造獨特壁畫小區,勢成文青打卡聖地」。

唔使講都知係嗰味嘢。不外乎是叫些 Street Artist 來做 Graffiti,「美化」社區。社區美化了,文青就多了;文青變多了,生意就好了;生意變好了,租金就貴了;租金變貴了,你就仆街了,買棺材都無錢了。

廣告

這進路並非新事,不少所謂「市區活化」都做過,幾年前起動九龍東就在觀塘搞到滿城風雨,好多藝術家投訴。人們說 Graffiti 原初有反建制精神,如今竟用來替政府塗脂抹粉。恒基這個「本港市區重建主要領導者之一」(抄自新聞稿)呢,可能以為自己好醒,今次不用 Graffiti 一詞,也不用 Street Art,而改用 Urban Art、壁畫藝術。

廣告

恒基推出以 Urban Art 城市藝術風格打造的港島西 SOHO「藝里坊 ARTLANE」,項目座落於皇后大道西與德輔道西之間,銳意打造獨一無二的社區藝術文化之旅。恒基秉承集團一直用心築建社區的理念,加入充滿本地色彩的壁畫藝術,活化區内面貌,改善舊區環境並重鋪行人路及樓梯,大大方便該區的居民出入,為他們帶來更理想的居住環境,增添社群的凝聚力。(官方新聞稿)

我諗起 Banksy。一來因為他是 Street Art 之神,二來佢又咁叻仔創造了史上第一件在拍賣會製作的作品,而且賣得咁貴,無奶油唔諗起佢。Banksy 與蘇富比;「壁畫藝術家」們和恒基。兩對都是在資本主義市場拉埋天窗的小賤人。然而我唔是要鬧人,我是認真諗的﹕前一對成為全球熱話,人見人愛;後一對卻被罵界,識少少的藝術愛好者都叫慘不忍睹。為甚麼?

正是高手與低手的差異。

我們一齊看看「藝里老母(Ark Nei)」「增添社群的凝聚力」的作品﹕

還有這個仍未創作,睇落勁似 Photoshop 素材的藝術。來自 Jasper Dowding。

雖然作品真係好核突,但我唔是要討論作品質素。我甚至不是想要鬧地產霸權。我是真心想為恒基出謀獻策的。

我想說的是,當全世界都知道香港地產霸權幾嚴重,全世界都知道上面的所謂藝術可以「增添獨有的藝術文化氣息,在沉醉於本土文化中,穿梭新舊交替的時空,體現港島西區中西薈萃的品味生活」(恒基語)是徹底的「你呃人」,恒基卻對此似乎不聞不問。它沒有讓這些人所共知的訊息,出現在它的作品裡。

這就是蘇記同恒地的最大差異﹕你睇人哋蘇記幾大方?Banksy 罵市場、罵拍賣、罵藝術商品化,歡迎﹗

「歡迎」異見有甚麼不好呢?因為在資本主義世界,本來異見就是可以賣的呀。香港的地產商日日擔驚受怕,對「地產霸權」四個字驚過佛地魔,好似人哋一講,佢就要股價大跌咁。你睇蘇富比幾大方,你罵它,它絕不會少塊肉,作品可以賺 publicity 賣得更貴,還能掛多個「支持言論自由」的牌匾在辦公室呢。

這就是恒地笨的地方,識玩應該邀請藝術家來插地產霸權。 「全港唯一挑戰地產霸權地產項目」。嘩。李兆基行出來話﹕「雖然觀點不同,但我誓死捍衛香港藝術家發言的權利。」嘩嘩。我包你上頭條。咁你覺得你的單位會賣得貴咗定平咗呢?

資本主義唔是咁玩的,少年,你太年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