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識睇睇呢場】九龍城書節四人激辯 概念藝術不是藝術?

2018/11/12 — 18:45

曾德平、郭恩慈、陳育強、何兆基,圖片素材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曾德平、郭恩慈、陳育強、何兆基,圖片素材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藝術嘅嘢,你識條鐵?唔止係你,好多人都識條鐵。

2013 年西九展出美國藝術家 Paul McCarthy 的充氣巨屎 (Complex Pile),引起全港大辯,「屎都係藝術?」

2016 年,一青年在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 (SFMOMA) 惡作劇,放下一副眼鏡,竟有觀眾在眼鏡前駐足觀賞,甚至跪地拍照。

廣告

2018 年,一阿伯在葡萄牙 Serralves Museum 跌入一個 2.4 米深地洞。點解藝術館會有個窿?原來那是 Anish Kapoor 1992 年的作品 Descent into Limbo。

每隔一排,藝術界就會爆出類似新聞。荒誕背後總是一個問過千百回的問題﹕甚麼是藝術?

廣告

「陳育強X何兆基 VS 郭恩慈X曾德平」 四人激辯

年年九龍城書節活動眾多,今年亦不例外,但識貨之人會特別留意這場叫做「百年拉扯:做藝術和教藝術可以怎樣走下去? 」的對談會。嘉賓有四名,分別是任教中大藝術系近三十年的客座教授陳育強、現任中大藝術系副教授何兆基、自由學者郭恩慈與「生活行者」藝術家曾德平。四人聚首,將會討論三個「老掉牙」的藝術問題:第一,甚麼是藝術?第二,以文字、概念為表達方式的作品是不是藝術?第三,如果甚麼都可以是藝術,那藝術還有甚麼意義?

話題雖然舊,但歷久反而嘗新,何況今次應邀出席的四名講者,原是來自兩大陣營,雙方更早有「牙齒印」。提議今次對談的兆基創意書院職員 Miki 向《立場新聞》透露,事源於一個今年六月在 JCCAC 舉行的座談會。活動名為「甚麼是藝術...具像藝術、抽象藝術:各有千秋?」。Miki 憶述,當時郭恩慈曾在現場直接批評陳育強、何兆基的藝術教育方法。兩位教授都有創作概念性強的當代藝術,郭恩慈卻說,「極多數『概念藝術』都不是藝術」;她又否定「甚麼都是藝術」的說法,因為這等於將「藝術」取消。至於曾德平,則當時在場,並支持郭的見解。

郭的言論十分具爭議性。Miki 認為,這些觀點十分有意義。「其實大家也在質疑這些問題。有人放低一副眼鏡又被當做藝術,大家都會問,為甚麼?」Miki 說,雖然郭恩慈批評陳育強時,陳本人也在場,亦有嘗試回應,但受當時環境所限,雙方未能深入討論。因此希望借今次機會,讓兩派系再次闡明自己觀點,把討論繼續下去。

她提到四名講者都在大學教書,藝術觀不僅對他們而言、對其教學,以至學生發展亦十分重要。「過去一直有人說藝術是個人表述,也有說藝術要強調社會目的。真心想問,四名老師是怎樣教的呢?」

百年拉扯﹕做藝術和教藝術可以怎樣走下去
(圖片來源:九龍城書節 Facebook)

百年拉扯﹕做藝術和教藝術可以怎樣走下去
(圖片來源:九龍城書節 Facebook)

百年拉扯﹕做藝術和教藝術可以怎樣走下去

藝術究竟是有意識地表達個人感受,還是該帶有普世意義?如果藝術應從個人感性出發,那視覺藝術教育到底可以傳授什麼?如果藝術有傳統和理論可依,那創作者的自主性與作品原創性又如何可能?有論者說香港的藝術教育不教理論,更輕技巧,藝術老師教的究竟是什麼?上述種種拉扯和矛盾,百年來於藝術教育場域沒有停止過討論。今次書節請來幾位藝術教育界的翹楚,一起討論藝術應如何做,可怎樣教?

嘉賓:
陳育強 (藝術教育工作者)
何兆基(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副教授;藝術文學碩士課程總監)
郭恩慈(自由學者)
曾德平(生活行者)
主持:鄭秀慧(藝術系博士生)
日期:2/12/2018 (星期日)
時間:15:00-17:00

其實藝術分兩種派別,個人表述定目的性社會原因,這種討論一直發生,真心想問,四個在大學教書,如果藝術創作是個人表失,兩個教授是可以點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