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護生、殺生與復仇的故事 《撞死了一隻羊》靈性佳作

2019/7/3 — 10:10

《撞死了一隻羊 (Jinpa) 》劇照

《撞死了一隻羊 (Jinpa) 》劇照

這是近期特別可觀的電影佳作,富於西藏地道風味,是優異的公路電影。還在簡單人物情節中涉及殺手復仇的懸疑,以及如夢之夢的靈性哲思。

西藏導演萬馬才旦的新作《撞死了一隻羊 (Jinpa) 》,把他自作同名短篇小說和次仁羅布短篇《殺手》結合,構思與風格都出色。王家衛、彭綺華監製,張叔平參與剪接,獲得去年威尼斯影展「地平線」競賽項目最佳劇本獎。

劇情是藏族貨車司機「金巴」在荒山野嶺兩日一夜的運貨行程,長路漫漫,風雪迷濛。途中他撞死了一隻羊,又順風接載了一個同樣名叫「金巴」的異客,知道他要去殺人報仇。羊的枉死,和人的尋仇,生死之謎使司機大感困擾。

廣告

我喜歡此片的蒼茫風格,黑超司機粗獷豪爽(主演者本身名叫金巴 Jinpa),愛聽意大利名歌「我的太陽」的藏語歌唱盒帶,行走江湖,而又保持傳統情義。他對撞死一隻羊感到歉疚,帶着死羊找喇嘛超度,進行天葬,但同時又買羊肉送給情婦,是不是很矛盾呢?藏傳佛教對殺生的觀念,顯然與其他佛教徒不同,他們在嚴寒高原需要吃肉,但眾生平等,人死如果天葬,就讓秃鷹吃人肉升天,也算公平。

至於殺手復仇,是劇情重心。司機念念不忘,想知道那個異客有沒有真的殺人,翌日回程時轉往另一偏僻小鎮打聽。故事發展並不驚險刺激,而做到引人入勝。

廣告

片中藏族演出者都充滿真實感,黑超司機金巴和演復仇異客的更登彭措,一個開朗一個內向,都演得出色。乞丐、喇嘛、屠夫、雜貨店一家人各有特色。兩個女角各有風情,情婦很自然,妙在索朗旺姆飾演小茶館年輕老板娘,相當風騷風趣。茶館戲頗長,生動顯出當地風俗人情,還穿插巧妙的黑白段落,剪接別具靈感。

殺不殺人,構成真幻交織。片尾關於夢與真實的西藏諺語,十分玄奧。

說到復仇故事,想起很久以前魯迅翻譯日本菊池寛短篇小說《復仇的話》,描述一個青年武士,奉母親之命去報殺父之仇。他於是離家闖蕩江湖,尋找仇人,練成出色劍術。多年後終於發現仇人淪為盲眼的可憐按摩師,應否殺他呢?

這小說給我難忘的深刻印象,原來現在上網就可找到重溫。魯迅對復仇很有興趣,寫過復仇散文和復仇新詩,還寫了精采的武俠復仇短篇小說《鑄劍》,描述春秋時代鑄劍名師干將被楚王所殺,遺腹子眉間尺被母親莫邪吩咐帶寶劍報仇。但怎樣殺死防衛深嚴的楚王呢?就構成「三王墓」的悲壯傳奇。盧景文曾製作室內歌劇《三王墓》,我亦看過深圳實驗劇團演出《鑄劍》。

各式各樣復仇的電影很多,前年希臘導演蘭堤莫斯拍出英語奇片《聖鹿獵殺》,哥連法路、妮歌潔曼飾演醫生夫婦,被一個喪父男生尋仇,弄到兩夫婦及子女非常慘情,很黑色變態。蘭堤莫斯拍過《單身動物園》,也黑色奇詭,去年的《爭寵》就黑色得迎合商業主流,得到奧斯卡影后獎。

還有匈牙利女導演安耶迪得柏林影展大獎的《夢鹿奇緣》,男女主角是大型屠房肉食廠的職員,不約而同都夢見野生雌鹿雄鹿的邂逅情景,兩人因而結上情緣。屠房當然殺生,但該片對生物有情,並不黑色。

《撞死了一隻羊》使我想起這兩部歐洲片,一部是殘酷而詭異的復仇,一部拍到殺生與愛生,都很複雜。現在這西藏片簡單而微妙,我覺得更有靈性,值得欣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