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愛》—當忠誠與良心在天秤的兩邊

2019/8/3 — 21:11

《讀愛》(The Reader)是一個以愛情包裝的殘酷故事。二戰前,少年跟任職巴士收銀員的女人墜入愛河,她要他讀小說給自己聽,常常感動至淚流披面。直至一天,她得知自己即將升職為文員後便突然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兒。二戰後,大學修讀法律的少年旁聽一宗納粹集中營蓋世太保的審訊:數名女獄卒被控把三百名猶太婦女鎖在失火教堂裡,導致她們燒死在火災中。少年驚覺,其中一個犯人正是當年失蹤的她。

審訊時,集中營裡種種惡行被揭露在陽光下:她要集中營的猶太女人每晚讀小說給她聽;每個月她會選10個人到毒氣室殺死;獄卒們把猶太婦女鎖在教堂裡,甚至失火時也拒絕開門,以免她們逃走⋯⋯女人作供時把一切罪行和盤托出,坦白得近乎無知,因為她深信自己不過是盡忠職守。「開門的話她們會逃走呀,我們不能讓她們跑掉呀。」作供時她如此自辯。

這個女人的確是個好員工,不是嗎?在巴士公司工作時,正因為她表現出色才破格獲升職。後來因為某些原因轉職蓋世太保,她也盡力按照指示工作。她也要生活、也要養家啊。但她的「盡忠職守」卻令上百個無辜女人活活燒死在絕望中。那怕只是一念慈悲,這些獄卒當時也有能力避免悲劇發生,只是她們沒有選擇這樣做。

廣告

社會告訴我們,人應該忠於工作、敬業樂業,努力貢獻社會。但假如這份工作的本質是邪惡呢?你說,你只是按上頭指示辦事,你也不想的。然而女人也不是想殺死那班猶太女人啊,只是她的工作就是不讓她們逃走,每個月選10個人出來,「僅此而己」。她不是天生邪惡——她在少男生病時,幫助了萍水相逢生病的他;即使在集中營,她也「盡力」選一些生病的、年老的囚犯去送死。然而,她以及她一眾同僚對工作的忠誠,卻令數以百萬計的人被囚禁、虐待、殘殺,教堂大火不過體現了盲目效忠的可怕結果。希特拉作為納粹邪惡的標誌與提倡者,正正靠著無數盲目「盡忠職守」的人,犯下現代人類最嚴重的種族滅絕罪行。

生而為人應否有能力憑良心辦事?當「忠誠」讓你成為邪惡的幫兇,你還應該死忠於你的工作嗎?

廣告

8月5日,香港人請一起罷工、罷課、罷市、罷買。守獲我城,對官警黑說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