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書人有沒有無聊的權利?

2016/10/7 — 20:38

在大學校園,學生可以「無聊」一下嘛?(圖片來源:中大網站)

在大學校園,學生可以「無聊」一下嘛?(圖片來源:中大網站)

大前天,沈祖堯撰寫了篇網誌,指中大學生在百萬大道打麻將,有欠讀書人應有的禮貌,希望同學反思自己對中大社群的責任。

看畢整篇文章,完全摸不著頭腦。先不說「打麻將、打邊爐」會發展到隨便塗鴉甚至其他不雅行為是滑坡論證,在深夜四處無人的公共地方打麻將,是怎樣對不住讀書人的禮貌呢?學生不是機器人,正如學者也不會廿四小時只鑽研學術,絕不消遣享受生活。自通宵閱讀室搬往圖書館內,深夜的百萬大道更顯得死寂荒蕪;最近的宿舍也在千步之外,打麻將根本不會滋擾到其他人,又怎會被說出沒有考慮其他人的感受。然而,當晚的同學有沒有滋擾到人,根本不是沈的重點(因為文章已承認同學沒有對其他人造成重大滋擾)。同學的「錯」,是「對不住讀書人的禮貌」。

廣告

在學校高層的眼中,學生大概就是應該認真地上堂接收知識、參加健康乾淨的美學文化活動來培養個人品格、再閒時參與些社會關懷的活動、接觸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來培養國際視野。原則上,這些目標是沒有錯的,只是全都來得很工具性。說打麻將對不住讀書人的禮貌,隱含的就是學生每時每刻跟從某一套行為及形象。

百萬大道是否只能做跟學術有關的活動,答案從校方官方活動「中大有晴」已經呼之欲出。活動期間,百萬大道變成一個遊樂場,擺了跳飛機、旋轉梯,還有雪糕車。對了雪糕車免費派雪糕,引來同學如盂蘭派米般爭相輪候。成件事在百萬大道發生,都好唔讀書人。至於睇波、舞蹈匯演、藝墟等還有什麼非學術活動,you name it.

廣告

所以問題的核心,根本不是有沒有滋擾到人,亦不是百萬大道。而是原來隱藏在私密空間的活動,變成可被見到的活動——學生亦因此維持不了那種「讀書人」的形象了,而令中大名聲受損。這種對讀書人的形象定型,是忽略了人本身的多元性,亦否定了身份是多於一種的。我作為一個讀書人,因此懂得在討論時不會打斷別人,不以惡言相對;但同時我也是個有血有肉的個體,會透過罵髒話來發泄情緒。

學生打麻將,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是件無聊的事。但為什麼我們沒有權去無聊,要每一刻都跟足學生那套倒模的行為形象,才算是一個好的讀書人。

要一個學生對生活有憧憬,要他們成為真誠的人,就需要讓他們好好地探索生活的可能性。大學年代,我曾在深夜走入游泳池打球、或在夕陽下爬上大樹,這些胡思亂想自由奔放的動作,其實成就了我對生活的熱情。早前看到一個朋友寫他回憶的中大,我沒法寫到他動人的文字,唯有原文複製過來作結:

「直到今天,我最懷念的大學時光,都是那胡思亂想的時候。那些時刻,對山水有感受,對天地有憐憫,本我與自然介乎融和與衝突間,時而柔和,時而區隔。在那真真假假之間,我彷彿明白自由是甚麼一回事,那種感覺成了往後生活的憑據。如果日常無法再現那感懷天地間的入神,那肯定是生活出了問題。這樣我才明白,為甚麼校友往往選擇中大作為終站和起點——惟有回到那孕育自由氣息之地一躍而下,才得以化成輕絲微風,穿梭時間生命之間。」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