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書小記(一)百代都行秦政法

2016/8/15 — 13:09

【文:松木】

近日讀書,這段話最驚心:

「朱子答陳亮云:若以其建立國家,傳世久遠,便謂其得天理之正,此正是以成敗論是非,但取其獲禽之多而不羞其詭遇之不出於正也。千五百年之間,正坐為此,所以只是架漏牽補過了時日。其間雖或不無小康,而堯、舜、三王、周公、孔子所傳之道,未嘗一日得行於天地之間也。

從朱子到今天,又過了八百年,因此我們祇好接著説:

二千三百年之間,只是架漏牽補過了時日。堯、舜、三王、周公、孔子所傳之道,未嘗一日行於天地之間也。」

廣告

這是余英時先生定稿於一九七六年的文章《反智論與中國政治傳統》的最後一段。當年文革未完,率獸食人之局未變,儒家仁義之旨被貶斥為封建餘毒,而三綱五常之制度儒家實為儒表法裏的帝王專制之術。「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變成「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的帝王偶像迷狂。余先生此沉痛論史之言,自可讀入當下。

三十年前初讀此文,印象深刻。而今文革結束又過四十年,正當國人皆説民族復興,領導人高談強國夢,我重讀文章,沉痛更深,可接英時先生説:

廣告

二千三百年又四十年間,仁義之政,未嘗行於中國之內。殘賊之風,流毒於民,於今尤烈。

毛澤東治國無方,史識卻不差:「百代都行秦政法」,力行發揚,混入蘇俄共黨思想,致中國人間地獄。

今日領導人最崇拜毛澤東,也見力行,集軍政大權於—身,殘害異己,封殺言論,大興文字獄。仁義之士,望門投止;百姓之民,利誘劍迫。對於自然環境,可謂竭澤而漁,對於普世價值,可謂嗤之以鼻,直是傷天害理。此亦千百年來,外儒內法,不問是非,只問權勢的帝王獨夫之術。

然則儒家禮義之教,雖模塑中國人民的言行思想,卻未嘗實現於朝廷。當今之世,還能有何意義?大陸有人提倡制度儒家,結合共黨的意識形態,是否繼續「緣飾」專制統治的阿世曲學?還是如港台新儒家所倡,心性之學開出自由民主,東西互補,發展出治世良方?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作者簡介:當年文藝青年,今日退休教師。心憂天下,努力本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