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書小記(二)孔學名高出自民 讀《1949禮讚》

2016/8/19 — 20:19

【文:松木】

剛結束的香港書展,其中一個講者台灣學者楊儒賓。他在《1949禮讚》中對一九四九年中國的巨變提出另—種評價角度,就是中華文化,特別是儒家文化的又一次南遷。

中國歷史上,永嘉之亂,靖難之變,胡人南侵,漢人渡江,災難之後,南方文化的迅速發展。今天香港人說的稍近古音的粵語而非混入胡語的普通話,該是文化南遷的點滴痕跡。至於港人更貼近傳统的理倫風俗,更是今日大陸禮失而當求之「野」。

廣告

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敗走台灣,固然帶來中華民族的長期分裂,台灣本土的白色恐怖、族群仇恨至今未全消,創痛仍在。但中華文化在大陸幾乎徹底的崩壞淪落,卻在台灣不斷發展。當時全國的頂級文物,各領城的人才湧入台灣,帶來的文化激盪,引至的改變與發展,不能低估。今日台灣是華人地區中最民主的地方,意義重大。而儒家文化在這過程中,扮演了積極角色。

楊儒賓特別提到唐君毅、牟宗三、徐復觀等人的新儒家,共同鼓催自由民主,論證儒家心性之學可以或結合或開出自由民主制度,補個體主義之不足,東西文化調和融合,以救時代之弊。五十年代新儒家徐復觀與自由主義者殷海光由爭論到諒解,正好説明這過程。

廣告

《1949禮讚》中多篇文章都環繞以上主題,自然引起不少爭議(可參看《思想》第三十期)。不過最令筆者感興趣的是儒家和自由主義的關係:究竟是互相排斥,還是如楊儒賓所言互補不足,而儒家有其現代性?楊儒賓引用日本思想家島田虔次和溝口雄三都發現:儒家在東亞的發展顯示出—條清楚的紅線:一個注重個體自由、四民平等的理念、合議的協商制度以及合理的認知精神等等現代性因素,這條紅線從晚明時期即已存在。儒家的現代性正是很多學人思考和硏究的主題,如今大陸也有人大力推動制度儒家的理念。這已經不只是個學術題目了。

回到香港,一九四九之後,也來了大批新移民,所謂「南來人士」,有平民百姓,有商人、文人、學者。這塊土地讓他們避開禍刦磨難,自由發揮。上文提及的新儒家,唐君毅、牟宗三、徐復觀,以及歷史學家錢穆,大部份重要作品都在香港完成,影響及至台灣,他們共同創立新亞書院,在中華文化花果飄零之時,靈根自值於此。他們的受業弟子和學生,不少今日仍在文化界,學術界活躍,在今日香港禮崩樂壞,民主挫敗的處境下,他們可有作為?儒家還有相干?

 

作者簡介:當年文藝青年,今日退休教師。心憂天下,努力本地。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