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Twitter遺言學英文

2017/8/4 — 14:32

讀情信的不成文規定是,熱戀中的情信沒有分手信好看,而分手信又沒有遺言好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想起寫下隻字片語之後將成永恆,沒有Modify不能Delete,情理之上更見難能可貴。

趁Dunkirk上映,最近經濟學人也完寫了一篇有關於戰時遺言集的書評。

有點兒類似彭浩翔那本碎碎唸,那本書也值得一讀,給沒有讀過的人強烈推薦。

廣告

書起源於一戰後士兵家人以為能從對岸運回遺體在英國安葬,政府卻一直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不是每個人都能付得起費用,而如果任由他們各自以遺願安葬,也就會顯得不夠團結,不能One Country, One Army, One Vision。

打正旗號的獨裁明刀明槍,打著民主旗號的獨裁往往難以對付。

廣告

不論出身軍階,死後都只能是一塊長方形圓打石碑,家人和宗教團體不滿抗議,最後政府讓步,只能寫六十六字,原因是看上去比較好。限制了字數和規格,反倒做就了史家和文學家出論文寫書舉辦研討會的好理由,也成了各位學習英語的好例子。

例如 Rudyard Kipling 在 For All We Have And Are 之中寫道 "Who dies if England lives?" ,就被改成 "Who lives if England dies?" 他們那時候的愛國,不僅是國民教育,上行遊行,唱國歌要真的唱出聲,學校每天升旗,而是平時一言不發,要你為國捐軀時卻能從容不迫視死如歸。

"A noble type of good heroic womanhood"就見了當時女性作醫療後勤參與戰爭,引用了Longfellow歌頌南丁格爾的詩詞。

"It is men, of my age and single, who are expected to do their duty."見證了當時政治制度和時局下的世態,但看遺言筆鋒如此冷,不帶一絲個人感情,可說是真男人。
"Fell in a righteous cause, an Englishman and a Jew"可圈可點之處不只在於其國際公民的身份和歸屬感,而是當英法俄結盟,身為猶太人要和迫害猶太人的俄國共同抗戰,想必百般滋味在心頭。

寫過了這麼多,那麼我又有沒有自己最喜歡的?當然有。比較近期的有一句是:"Nothing's worth while, but thoughts of you." 

那時候就想起曹操的短歌行,"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彼岸隔世寫來,不但意思相似,音節也相近。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nothing's worth while, but thoughts of you.

讀起上來,恰似民國時期張愛玲寫給胡蘭成,那些大作家寫給對方的小情書。

 

(參考連結:The Economi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