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可愛鳥兒飛起來

2017/2/22 — 17:46

《星聲夢裡人》劇照

《星聲夢裡人》劇照

不要說Mia如何貪慕虛榮忘情負義。《La La Land》的結局,Seb和Mia重遇,他親自上台彈奏樂曲時,腦海浮現自己和Mia一幕幕的幸福情境,這些本來可以發生的;就像Amy Adams在《Arrival》中看到的未來,畫面很清晰很順暢。可是當年Seb看到的是另一個版本,當Mia埋怨自己放棄理想時,他深知這份情最终相親卻不可接近,他大概只能在生命某段時空擁有這個人。是Seb自己親手放走Mia的,是他堅持要她去試鏡,大清早駕車來接她不見不散。他應該不會不知道,她要振翅高飛了!

真正才華洋溢的人,不需要任何人賞識,便可以像石頭爆出來光芒四射。但很殘忍又必須承認,人世間這樣的天才可能只有少於五巴仙,大部分都是平凡人,也可以比較樂觀說,有二十至三十巴仙的人比平凡高一點點,即是有一點點才華,但要靜靜守候機會,需要時間琢磨,還要待天時、地利、人和三位大哥經過一千次縱橫交錯,然後就只有捉準那一次它們齊集,所謂神劇所謂天皇巨星所謂上月球的事情才會發生。上天有時會安排小撮人,可以一蹴而就完成夢想,然後讓大部分人在冀盼,去保持人類一份生存動能。但等運到的過程會好孤獨,會飽受挫折,有誰願意無條件陪伴你?包租婆不會等,信用卡最低還款額也不會算少你半厘利息。最終不是老爸老媽,就是那位愛你比愛自己更深的人才願意守候。

自私是比較容易得到快樂的,整天只管嚷著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人,其實只說明ego很夠大,不代表有同樣的天份,你喜歡做的不一定等於這世界需要。這時代我們不敢輕言愛情,由衷說出自己夢想可能會臉紅得抬不起頭來。我們有多久沒看過關於愛情和夢想的電影和情節了?《La La Land》卻如詩似畫的告訴我們兩者仍然存在。至少Mia最終成了巨星,她回到自己曾經打工,並終日發白日夢的小店幫襯,是一種很痛快的衣錦還鄉。同時間,我們也可看到Seb妥協。為了愛一個人,他竟然願意犧牲。

廣告

說愛很容易,為愛人埋葬自己的夢想,需要很厚重的刻骨銘心。Seb的夢想從來都夠清晰,他自恃才華洋溢,有足夠本錢執著頑固。他對爵士樂此志不渝,卻出生於錯誤年代,就是這份崇高的忿怒和執迷不悟,讓Mia第一眼看見他便愛上。他們都同樣懷才不遇,他們控訴世人愛膜拜卻沒珍惜文藝與才華。當他們相遇,以歌舞互相鼓勵扶持,很快便嚐到高濃度愛情的甜美,對命運的不服氣讓他們緊緊抱著,同站在無人之境,可是一味憤世嫉俗很好玩,卻沒可能無止境持續下去。Seb最不可愛是,他不只愛上Mia,還竟然作好準備照顧她,他終於考量了生活、交租和柴米油鹽,這看來不是一個爵士樂手應該顧慮的事情。才發現,爵士樂可以讓他半死不活,卻不可能成家立室。他只能投進朋友Keith的流行樂隊,換過一張臉龐進行全球巡迴演唱,為了討好更大量的觀眾和討生活,有艷女在旁伴舞也在所不辭。

Mia卻沒諒解,認為他追尋夢想的意志崩潰,他看到Mia仍然好想振翅高飛。可是兩個人都在泡沫浮游,沒把握飛得高飛得遠。鞦韆只有一個人的位置,兩個人一定要有一位站在後方推動,才可以讓鞦韆盪高,Seb應該明白,Mia盪得愈高,她便不會再回頭。Seb只能褪減自己的忿忿不平,忽視自己的懷才不遇,他只有讓自己成為一塊實地,讓可愛的鳥兒可以抓緊借力彈飛起來。可是這一來,Seb不再很有型,他竟然剎那間便成熟了,他不再是Mia一見鍾情那位忿怒爵士樂手。他衝口而出問她:「是不是我要一直潦倒才會讓妳沾沾自喜?」某程度刺中了彼此心坎,Mia大發雷霆,Seb演奏流行樂成功,讓他們看起來不再同是天涯淪落人。最後他當了爵士樂酒吧的老闆,他也圓了夢。其實Seb更像大部分我們,要轉了個大彎,做了很多不算喜歡做的事情,然後換取自己嚮往的生活和結果。

廣告

只能說,愛一個人去到那個地步,可以在遙遠的距離,看到妳過得好,生活如意,妳的男人沒有欺侮妳,我便會打從心底裡替妳歡喜!想起二十年前,柴門文的愛情短篇有這麼一節:男角在年輕時曾經逃婚,心裡一直歉疚對不起戀人,後來他知道女的嫁了別人,他打聽了她的出入範圍,找到她然後跟踪她。在下班繁忙時間,他看到她和丈夫在擠迫的公車找到一個座位,丈夫竟然自己先坐下來。他心裡不味兒,覺得自己曾深愛的女人始終沒得到幸福。沒想到過了幾個站,丈夫起來又讓太太坐下,還拍拍她屁股,原來他們連輪流站立輪流休息也早有默契,那份情誼甚至比單純讓老婆坐下來更多一份雋永。於是他䆁懷了,知道她過得幸福,便心滿意足!就像Mia離開前回眸一笑,她好像看懂了Seb彈奏的畫面。即使最終沒緣分擁有對方,至少也設法別讓這份愛輕易忘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