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贏返香港,把聲 — RubberBand《呢度》後記

2016/12/16 — 15:11

(攝:阿果)

(攝:阿果)

昨晚到旺角麥花臣看 RubberBand 演唱會,參與了樂隊主音 6 號口中的「老朋友聚舊 party」。散場後,耳朵異常暢快。

坦白說,作為香港人,近年我的耳朵不時失聰。像昨午葉劉淑儀宣布參選,電視台全程直播其四十五分鐘超長講話(或廢話),台上支持者昏昏欲睡之時,電視機旁的我雙耳劇痛。我知道,和我病況相近的人,不在少數。

這個年頭活在香港,無論是社會政治的領域,抑或流行文化的世界,既要忍受無數本地刺耳噪音,又要提防從北方湧下來的中國好聲音。老實說,好難頂。如何避免?唯有關上耳朵,自動失聰。

廣告

昨晚走入麥花臣場館,我放下戒備,張開耳朵,源於一個期望:可以找到屬於我哋,屬於我地的聲音。

而 RubberBand 沒有令我失望。八時一刻,6 號捧著結他入場,泥鯭、阿偉、阿正與樂手們緊隨而後,魚貫上台。此後三小時,我傾聽流聲,欣賞演出,然後發現 RubberBand 把聲,有三個特點:

廣告

 

一、靚聲。

作為樂隊,首要任務是做好音樂。昨晚在麥花臣,RubberBand 由第一首《寂寞島嶼》(本人至愛)到最後一首《阿波羅》(house light 已亮起),都示範如何做好樂隊本分。主音 6 號不是傳統靚聲,但一如以往,感染人心,唱每一句都像跟現場觀眾說故事。散場後,我摸摸耳朵,發現有油。

四面台上,沒有煙花機關,沒有華衣美服,甚至可說是沒有驚喜。但卻有拚命演奏的樂隊成員與一眾樂手,忘形編織出穿透人心的好音樂。三小時音樂會,樂迷全程投入,放鬆每一條前臂,拍爛每一隻手掌,不是偶然。

主音 6 號(攝:阿果)

主音 6 號(攝:阿果)

二、民聲。

樂迷支持 RubberBand,除了因為他們做好音樂,更因為樂隊出道以來,一直深入人群,與民同樂。《睜開眼》、《快樂鐳射舖》、《豬籠墟事變》等歌詞貼近庶民生活,已是共識;昨晚演唱會上,樂隊索性不停離開舞台,走入人群:一時請大家盤膝而坐,圍住樂隊,像營火會;一時步上看台,衝到山頂,與觀眾互動。

當然,不少演唱會都有類似做法,但昨晚所見,RubberBand 的舉動,很多時都是即興而為,身邊經常沒有保安隨身 — 像阿正完場前獨自走上看台,連監製與樂隊成員都毫不知情。很多歌手都喜歡說,自己屬於舞台;RubberBand 的演出則彷彿宣告,他們不單屬於舞台,更屬於群眾。

民聲,也見於社會關懷。演唱會前讀了不少訪問,知道 RubberBand 在巨蛋騷一役後,對回應社會議題變得更婉轉謹慎(但立場一直不變,例如佔領期間有成員在龍和道現身)。這次《呢度》演唱會,一如上次伊館音樂會(佔領期間),沒有擺明車馬講政治,可是知音不難意會。像唱《挾持》前,6 號說了一句「將這歌送給香港人」,彷彿將原來被解讀為中年人成長的歌詞,套入新的框架。

上個夢 已沒 全屍
今天 雖則安穩 殘留了執意
不驚怕 滿路風雨
就恨 想搞的 撒野事
被幸福 所虛耗 透支

—《挾持》 填詞:黃偉文

歌詞描述的無力狀態,跟傘運落幕後許多參與者的心情,何其吻合?

這就是 RubberBand。他們甚少刻意將政治、本土掛在口邊,亦更不擅長拋出足金金句、動人soundbute,吸引眼球,搶佔曝光。如《JET》編輯金成所言,他們非常「不爭」,甚至過於「不爭」。可是,從他們一路走來的姿態,從他們唱出的每一句歌詞,作為香港人,你絕絕對對能夠體會,樂隊如何與民同在,怎樣跟你我同呼同吸。

這把民聲,放在當下香港,何其珍貴。

6 號、泥鯭在人群中唱《怪物》(攝:阿果)

6 號、泥鯭在人群中唱《怪物》(攝:阿果)

三、真聲。

6 號唱歌,從來少靠假音,多用真聲。不過所謂「真聲」,不僅限於技巧層面,而要視乎這把聲音有多 authentic。RubberBand 演出可貴,正正在於其「真」。阿偉攜女兒上台,嗚咽唱出《G.I》,真情流露;泥鯭向女友送上一曲《怪物》,一字一句都像吐露心聲;6 號跟太太 Tim Lui 合唱《Slow and Easy》,對望拖手,根本不是「演出」。這份不介意將自我坦露的真情,很難得。

「真」亦不僅限於「情」,更在於他們的「格」。昨晚開場前我偶爾在想,這隊樂隊明明沒什麼包裝,為什麼一直那麼多人情有獨鍾?三小時後,我開始想通:可能正因為他們沒有任何包裝。這是真正屬於他們的「格」。

當你看到 6 號用盡全身的力去唱每一首歌,看到樂隊成員和一眾樂手滿臉笑容地彈奏每串音符,在場樂迷都會有同一感覺:這班人真的相信他們唱的每一個字,真的享受他們奏的每一粒音,真的喜歡他們做的每一件事。

有理由相信,這是許多人喜歡 RubberBand 的真正原因。因為誰都知道,在這個年頭的香港,要忠於自我,說自己相信的話,做自己喜歡的事,何其困難。要維持真聲,某程度上需要勇氣。

回家路上,想起開場前場內播出的其中一段訪問片段。片中盧凱彤這樣勸告 RubberBand:(大意)「你們不是要做香港的五月天。你們只要成為香港的 RubberBand。」

是的,RubberBand 不需要成為誰。唯願你們抓緊初衷,保持真誠,走入人群,做好音樂,繼續為香港贏返把聲。

(圖片來源:RubberBand facebook)

(圖片來源:RubberBand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