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出學院,構造一個更具批判意識的民間社會

2017/4/7 — 15:16

曾游走過主流學院與民間,我較早已對香港主流大學體制沒有多餘的幻想。說白一點,學院體制裡的遊戲主要是要追趕滿足英美學術興趣的期刊、處理愈來愈多繁瑣的管理要求、學術山頭間的劃地角力、盲目追求破壞原有教育意義的指標,來換取一些有條件限制的資源進行研究與教學、主流社會地位的確認、一種虛擬的美好中產生活保障,與及接觸大學生推廣思想理論的機會。

近年與不少身邊有社會關懷的年青學人談起香港知識生產的問題時,無論是正在讀上去或是剛走入學院,言談間都有種無奈與不得志,會認為這個遊戲設定要你花很多精力及青春跟他玩,玩了多年仍然無法進場,最後他們可能根本玩不起。就算是成功走進體制內的,也知道他們只是云云當中熱中知識的精英少數,與推動知識活動普及的方向相去甚遠。

不要以為我們多年在體制外一直推動「知識自主」、「學在民間」,就會對體制內的活動工作本質上的敵視。其實我們很敬重留仍在學院內搏鬥的人,堅守著某些學系的陣地,繼續在愈益惡化的學院環境來繼續堅持生產知識的工作。相反,只是我實在太慳吝於自己的青春,才去另覓蹊徑,用自己的方法做扎根本土的民間研究,推動民間知識自主的民間辦學,辦具有關注本土問題意識視野的思想刊物,希望能做出一種能有力介入社會的知識生產新樣式。

廣告

今天看到幾位嶺南文研的學者離職學院重投民間,許多人會感可惜,但這其實亦是值得鼓舞的事。其實數月前我在書店碰到許寶老師,當時他已有離職後推動社區大學的理念與計劃,再於一年前他邀請過我們去台港民間辦學的研討會分享,當中已經有這樣的構思框架,精神與我們 香港民間學院 Intercommon Institute 推動的學在民間不謀而合。

廣告

羅永生、許寶強、陳允中

羅永生、許寶強、陳允中

民間可以為知識賦予一種全新的活力,而民間亦需要更穩固的知識土壤。當然民間就必須歷驗各種驚濤駭浪,近日我們又面臨一些民間辦學的新困境,許寶老師也相當緊張及關注,我們下星期又會傾傾如何共同面對,可見他們全身投入民間辦學的心已準備就緒。

我們本土研究社與民間學院一直以來幸得到生哥與許寶老師出力支持,例如我們的香港檔案研究計劃也無後顧之憂出名推廣,不少學者也因大學體制的制肘,儘管有興趣參與名義上也不能支持。當他們今天願意全身走出學院,我們也必鼎力支持他們,為學在民間的理念而奮鬥,構造一個更具社會批判意識的民間社會。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