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著林斷山明 思考廣彩的過去現在未來 

2019/7/31 — 10:29

在這個時代,香港還有甚麼是有未來的呢?早前,在死線前趕去看了香港理工大學的設計年展及茶敘一番,之後再在烈日當空的日子翻山到了在沙田道風⼭藝術軒舉行的「向山舉目:道風山經典繪瓷藏品展」(展期至 12 月 13 日)——是因為廣彩,也是因為本港「碩果僅存」的一位廣彩藝術家,取名為「林斷山明」的魏德龍(Dixon)。

當你問甚麼是廣彩時,筆者是明白的,不知道香港曾有過輝煌的彩瓷業是有點情有可原的,要學生知道原來在清朝開始興盛的廣彩,但以外銷瓷為主,本港在清末也開始出現本土生產的廣彩瓷器,而二十世紀是本地彩瓷的流金歲月,成品風格甚具本地特色,糅合中西文化元素,行銷世界不同地方,但今天大多數人可能從來未聽過廣彩。

而從中三便開始研究廣彩瓷藝,2011 年起更在有 90 多年歷史的瓷器廠粵東磁廠拜師學藝的林斷山明,他其實是今年於香港理工大學修畢環境及室內設計學士課程,在理大的設計年展中也可看到其畢業作品「 Dra-Mo-lain Formula」,這個由繪畫、瓷器及模型等構成的方程式,以飲烏龍茶為例子,創作了一個貫穿了飲茶、廣彩、陶瓷、交流的空間,將採摘、揉捻、烘乾茶葉等程序化成屏風上的中國風故事圖案,再串連到茶具及器皿的造型,將很多文化元素、設計風格、應用價值等連繫一起,使一個茶敘在某程度轉化為思考瓷器的未來的活動。

廣告

在這設計年展之後,筆者也到了由林斷山明策展的「向山舉目:道風山經典繪瓷藏品展」。他成為道風山駐場藝術家已超過有一年,這次展覽就是希望藉更多人明白到成立於 1947 年的道風山繪瓷部的精緻瓷器作品其實很有名,而且在香港廣彩業有一定的地位。在展覽中,可看到特別從倉庫中找出來的經典外銷瓷珍品,好像有些孤版樣板湯匙,又或從 1947 開始在道風山擔任畫師及教導青年僧侶繪瓷的謝中吾先生的作品等。林斷山明還表示藝術軒特別闢一個空間用來舉行展覽活動,而且更已排到下年了。

時移世易,以往輝煌的廣彩業已不在,而廣彩工藝而何去何從,走向甚麼發展方向好呢?不一成不變,又如何在美學、技術、應用、市場等不同方面和時代及市場接軌呢,不要變成沒有內容的文化符號,又或沒有繼承的傳統工藝,又或沒布人認識的歷史片段呢——或者就好像在上年林斷山明在藝術軒舉行的廣彩瓷個展「在風中」(In the Midest of the Wind)名字一般——風是觀之無形,拂身無聲,有則不覺,無亦難知。

廣告

如何傳承及發展廣彩藝術文化,或者就沒有答案,因為不可能是一個答案,又或不是一個人可以解決到,在道風山中向山舉目,在風中思考及創作,或者也有可能找到出路。廣彩,是一種工藝,也是一種風格,也是一種紀錄及呈現的媒介,要創新,或者真的比仿古更困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