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路迹、轆轤與草木

2016/1/13 — 11:55

──給遠行的母親

路迹

你是路跡漸行漸遠了吧
螻蟻感受不到虛空的重量
散作松霧一種垂覆的眼神
只有風景在身邊變化

設想無何有的樹樁是你的歇腳
讓一生勞動的筋脈盡潛入泥土
化開,東北邊遠的涯渚
該有新冒的芽苗⋯⋯

廣告

怨訾早已是橋後的葉絮
期許是何年月半碗遺下的湯
你把陌生的遠路看成毛衣
拆解,把畏寒的星月

收在漸遠漸細的線上⋯⋯

廣告

 

轆轤

棺柩下沉像轆轤
那些年的魚沒有片鱗裂開
半痕血的期許與微言
都錯過了
鏽刃乃有水長和山遠
山走更遠的路只為
更好的回眸

魚目錯失了水色無誤
鹽甕掩下了瓦瞼
早已無從得知
夕暉說留即成上一瞬
星月走無人的路
不只為埋藏

 

草木

幾乎把一切儀式都卸去了
按掣,便沉往無所見
而將往之地
斑竹落在玻璃外
香爐擱在碑柱
淡漠於暫無所用
離根的鮮花自鮮
自遺照復回於靈柩
休歇的化寶爐
不爭天空一口煙

不爭是樓高千丈
不爭是水懸一線
繞九龍與大半個新界回來
有什麼重回有什麼指說
解穢酒如今都成了英雄宴
城非草木

窗玻璃外一切上升的
如今都在陸沉了
沉到無所見而將往之地
盡處有待升的煙
煙突外天是湛藍
人是草木

 

(2015年12月11日至29日,原刊於《明報》世紀版詩言志,2016年1月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