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踏血尋梅:查找人心

2015/12/16 — 14:34

《踏血尋梅》劇照

《踏血尋梅》劇照

查找人心

看慣《金田一》和《柯南》,總以為查案就是「誰是兇手」的遊戲,《踏血尋梅》卻開拓出偵探故事的另一個面向,它發掘的不是隱藏的案情,而是潛匿的人心。過程中,數不盡的哀憐,說不清的傷痛,讓人不禁為之感動,年度最佳香港電影的頭銜,我認為《踏血尋梅》拿下了。

「援交少女」王佳梅(春夏飾演)遭殺害,兇手是嫖客丁子聰(白只飾演),他認罪,並清楚交代殺害及肢解少女的經過。至於動機,案發前丁子聰曾經吸食毒品,完全有因為精神錯亂而殺人的可能。用以入罪,上述內容已經很足夠,沒有撲朔迷離的密室殺人,沒有潛藏於背後的神秘兇手,還可以查什麼呢?叫福爾摩斯來也不會查出什麼。所以臧 Sir(郭富城飾演)不是福爾摩斯,他深入案件不是出於要「破案」的壓力,而是單純對人的情感以至處境發生興趣。

廣告

這種興趣源於一種對人的憐憫,相當貼近宗教情操,它高尚,卻與社會價值隱隱相違。你看臧 Sir 的上司(邵美琪飾演)一再催促他盡快寫報告,花時間查案不如花時間多陪女兒;受害者的家人重覆強調,最重要的是丁子聰終身監禁;而法庭聆訊,亦只側重於案發時的血腥。綜合上述種種,可以講,對於殺人,我們的社會是以一種偏向功利的角度去理解。大家關心的問題是:有沒有殺,誰殺,怎樣殺—一言以蔽之,就是搞定刑罰之後什麼都可以不理。為何而殺,甚至為何而死呢,能夠如臧 Sir 一樣鑽研這些事情的人,少之又少。

功利二字聽起來很負面,可著實有它存在的依據。臧 Sir 花大量時間去理解王佳梅與丁子聰走上絕路的原因,固然教人欽佩,可他發掘得太深,便不由自主代入兩人的不幸,對自己的精神造成極大負擔,他夢見自己遭丁子聰殺害,血淋淋的景象讓他驚醒,正是最佳證據。而更要命的是,臧 Sir 拖垮自身之外,也嚴重影響身邊人的情緒。電影後段,前妻對臧 Sir 直言,最初聽他談血案覺得很有趣,但漸漸地這種事成為她的夢魘,可以說是親人對臧 Sir 最直接不過的控訴。這麼看來,上司不顧被害人的慘情,工作時間老談女兒﹑升職之類的看似很自私,可臧 Sir 以大愛深入一單又一單慘案,不就間接粉碎了自己的家庭嗎?

廣告

耶穌受難所以偉大,某意義下正因為衪能夠為他人放棄自己所有。然而臧 Sir 是人不是神,他同情王佳梅與丁子聰,可又明白自己的局限,人性與神性在體內拉鋸,查案過程中他不斷調整自己可以付出幾多的底線,那種糾結與無奈,是《踏血尋梅》臧 Sir 一線最好看的地方。

人心是?

上文提到《踏血尋梅》特別的地方在於它查問人的情感和處境:王佳梅為何而死,丁子聰為何而殺,諸如此類有關「為何」的問題,我想由電影內精神醫生的解答講起。醫生話,丁子聰殺王佳梅,原因在於他走不出小時候母親因車禍死去的陰影,他憎恨女人。這種答案看似有理,亦合乎我們社會的思路,但實則過份依重因與果的線性關係,解釋效力遠不如想像中大,丁子聰本人就不予以認可,他說自己恨的不是女人,而是人。

我們看王佳梅,她為什麼叫丁子聰殺自己呢?因為貧窮?因為嫌棄自己淪落風塵?因為被自己所愛的男人玩弄?這些都是答案的一部份,可也僅僅只是一部份,要理解王佳梅,就必須將這些散碎的部份拼湊成完整的圖畫,這正是電影的價值,故事的價值,它讓我們全面而深入去認識人的處境,如果單單一句「因為 A,所以 B」就可以解釋清楚事情,我們還入場幹什麼?

丁﹑王二人的故事說得相當動人,交叉剪接殺人以及王佳梅高唱《娃娃看天下》時的期盼,過去的畫面:海邊的性愛﹑死去的母親﹑公園與孩子的相遇﹑初到香港見到親人……所有所有融合一體,那一刻,我聽到戲院上下都是抽泣聲。確實,很難有一次謀殺,讓你感到的不是害怕與憎恨,而是憐惜﹑痛心﹑以及說不盡的嘆息。《踏血尋梅》這部作品真的太好,它讓人心以整全而非散碎的形式呈現出來,觸碰那整全,麻痺已久的生命質感甦醒過來,看電影,本來就是想要如此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