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躁動的年代(二)

2017/2/14 — 10:00

Michael Jackson; Credit: Wikipedia

Michael Jackson; Credit: Wikipedia

Billie Jean is not my lover, She's just a girl who claims that I am the one, But the kid is not my son, She says I am the one, but the kid is not my son

在中環 DiscoDisco 舞池內的舞者,彷彿著了魔般隨著 Billie Jean 的強勁節拍,在閃爍不定的燈光下,使勁地搖擺著身體,然後,大家很有默契地,一起摹彷著 Michael Jackson 的舞姿,打開外套,狠狠抓一把下體,大力向前挺一下。更厲害的(我當然是這一群),雙手抽一抽褲管,上身傾前,突然停頓,跟著,很慢很瀟灑地,開始 Moonwalk!

是時候了,大家叫了起來,縱使舞池已經十分擠逼,其他舞者亦自動甘願騰出空間,讓這裏的台柱,施露華出場。無線電視最出色的舞蹈藝員,菲律賓籍,黝黑的皮膚,銀色全套舞衣,濶邊絨帽,雙手插袋,在座位的那一邊,以腳尖倒後 Moonwalk 到舞他中心,雙手指地,擺好架式,大力踏地呯的一聲,拋出帽子,三個轉身,一跪而下,滑去走廊的另一端。大家再次尖叫。因為圈內再沒有菜鳥,有資格站在場中的,只剩下舞王麥德羅,及他弟弟,在嚫妹仔一戲中演「長樂街 Peter 仔」的麥德和,以及一些酷到不行的外籍 Breakdancers 。他們或在急速地震動著身體,或在默劇著抹窗動作,或在二人連在一起,做著波浪。

廣告

如果有人問我,八十年代的香港,是甚麼樣子,我會說,真希望有時光機,載你們來到 DD (DiscoDisco) ,當年香港版本的 Studio 54 ,喧嘩熱鬧,繁華錦簇,就是這樣。

假使七十年代是貧窮、古板、純樸、努力安居樂業,那麼,八十年代便是脫貧、反叛、打破框框、 Yuppies 、不安而躁動的年代。 DD 是縮影。這裏的老闆是年青的同性戀者 Gordon Huthar ,因為他厭倦了高級酒店內的刻板夜生活,不想再因為與其他男性共舞而被趕,於是與香港最著名 DJ Andrew Bull,合力打造出當年最開明最潮最好玩的地方。

廣告

讓我們看看這裏的顧客有乖乖的大學生、白領西裝友、專業人仕,這些「觀光客」,他們也要去舞會,自然要落 DD 見識一下。有自以為時髦一點的「V」型人,一大把電攣的頭髮,劃成一字的粗眉,誇張的化裝(少林足球中的阿梅),穿著本地設計師「汗」的大墊膊外衣,高腰蘿蔔褲,去到 DD ,才知道天外有天,明白甚麼叫真正的潮流。香港夠膽扮 Punk 的,當年也不太多,有的,大部份在這裏出現。然後有 Skinheads ,有皮褸 SM 一族。肥胖一點的,不論男女,皆塗上口紅戴帽穿濶外衣,扮成 Boy George ,啍著 Do you really want to hurt me, do you really want to make me cry... 。其中最令人目瞪口呆,是那班穿著營光貼身女裝健美操運動衣,或赤著上身只穿一條超緊小短褲的男仕,永遠以最奇怪的方法,舞動著身體,成為場中的焦點。

這便是八十年 Disco 的文化。從 DD,到 Hot Gossip 、 Canton 、 Holly East 一樣,要其他客人讓路,在舞池中 solo ,只得二個方法,一是跳贏全場,就如施露華;一是最時髦有型,眩目迷人。否則,那怕是名人熟客如陳百强、梅豔芳、張國榮、 Andy Warhol 、 Rod Steward (在 DD 見過一次),史泰龍(在 Canton 出現),不分身份階級,一律要做配角。很公平。

我呢,非常小兒科,穿一個耳環,束一條馬尾,套一條長袋裙(那時還是 29 吋腰,穿裙還可以,否則只能扮 Boy George 了),就此出場。這已經是此生最大膽的裝扮。很慶幸有八十年代,有中環 DD ,提供了這氛圍,跳出框框,自由地去表達自己。

今天早上,女友剛走進書房,看了此文幾段,不信我曾經是 DD 常客,不得已,穿上襪子,立即表演了幾下給她看,逗得她嘻哈絕到。瘋狂的八十年代,至少也教懂我們一、兩手泡女絕活,比起現在的 Clubbing ,是不是有趣一點?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