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軍艦島:抗日神片該怎樣拍

2017/8/24 — 16:29

《軍艦島》宣傳照

《軍艦島》宣傳照

《軍艦島》開畫至今票房不俗,除了歸功於宋仲基的俏臉與「雙宋戀」熱潮,厚重而宏大的歷史感亦居功厥偉。電影描述二戰時期,日軍強制徵召朝鮮人當礦奴的故事。看見受壓迫的民眾團結起來,挺身向暴政反抗,逃出暗無天日的監獄島,那種震撼與感動,只能說一邊看帥哥一邊上歷史課實在是最棒了。

真真假假

問題是,《軍艦島》真有那麼歷史嗎?電影上映時發生一個有趣的討論: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為首的一班人強調「電影是導演基於自己創作的故事而拍攝的,不是一部反映史實的紀錄電影。」韓國官方卻認定電影客觀「記錄」歷史。實情又是怎樣呢?

廣告

我們翻看史料,發現大戰時期日方確有強制遷徙朝鮮人和中國人到軍艦島採礦,當時島上的礦工每日被要求在礦坑勞動十二小時,食宿條件極其惡劣。可以說,就反映這種「奴隸」狀態而言,電影是比較忠實的。

然而,僅僅因為這種忠實而形容電影客觀「記錄」歷史,本身就是不尊重歷史的表現。導演本人講:「歷史上軍艦島從來沒試過四百人集體逃亡,或者正正因為從來沒人大規模集體逃亡,才令我更想拍這個逃亡故事。」清楚點出《軍艦島》的本質:這不是一部歷史紀錄片,而是建構於歷史背景之上的一場夢。於此個意義下,作為骨幹情節的「逃脫」甚至可以理解為離真相最遠。

廣告

導演亦透過更動很多歷史情節去強化故事信息。比方說電影從頭到尾隱去中國人的身影,為的是甚麼呢?因為這是一部證明「軍艦島是日本曾經迫害大韓民族鐵證」的電影,因為這是一部闡明「韓國人得撇開自私,團結一心,大家才可以迎接光明未來」的電影,給中國人太多的戲份與細節,會削弱整條主線的專注與力度。既然如此,乾脆拋開中國人,專寫宋仲基帶領國人奔向自由就好。這樣的行為在嚴謹的歷史書寫自然並不容許,但《軍艦島》終歸只是一齣弘揚民族意識的商業片而已,改一改又有何妨呢。

歷史只是個踏台

提到民族意識,或者我們可以再多講一點軍艦島的現況:其實自二戰以來,韓國人一直視軍艦島為苦難與迫害的象徵;與之相對的是,日本方面意圖否認和淡化負面形象,將軍艦島發展為觀光景點,至2014年,到訪當地的旅客人數已超過50萬人,2015年軍艦島更以「明治日本的產業革命遺產」之名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韓國方面對此自然反感,反擊是必須的,而《軍艦島》可理解為這個背景下的產物。

以流行文化宣揚自身的觀點是可取之法,寫到此處我想起《三國演義》,這部根據歷史事實改編的章回小說尊重歷史嗎?一言難盡,但可以肯定的是因為羅貫中的妙筆,曹操那個奸人的位置一坐便是七百年,這也是《軍艦島》想要做的事。歷史只是踏台,不要錯以為它是目標了。

說起來,中國的抗神日劇也是經近似思路而誕生吧!一樣是商業加歷史背景加民族意識的套路,為甚麼人家就是玩得比你溜?具體技術細節似乎又可以寫一篇長文分析,但我想更根本的原因是情感問題:諸如《建軍大業》這種旗號甫打出來,不問內容已經先輸一半吧,由這個角度講,說是「原罪」也似乎沒錯。這就是現今的香港,比起「偉大的祖國」,我們更願意接受韓國的推銷,這是「樣問題」——宋仲基的靚樣當然有關係,但主要還是對手太面可憎就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