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輕鬆處使你會心微笑,感人處使你潜然下淚 ── 《大富之家》

2016/8/9 — 10:30

由「香港電影資料館」主辦,「香港粵語片研究會」策劃的香港電影「編 + 導」回顧系列之三【允文允笑莫康時】在七月初已圓滿結束,是次回顧反應甚佳,不少場次賣個滿座,粵語長片時代雖距我們稍遠,但這次影展足證明觀眾對這些昔日的「本土電影」興趣依然,莫康時是當時重要的創作力量,更加不應忽視。筆者在六月初為其中一部展映作品《大富之家》(A Sorrowful Millionaire,1963)擔任影後談講者,現將當日的講談內容以筆記點列形式濃縮整理如下,若有錯漏,請各位不吝指正。

一、有關「喜劇聖手」莫康時(1908-1969)

廣告

莫康時早在三十年代已經進入電影行業,初期以編劇為主,1939 年開始導演生涯。莫氏出身編劇,其大部分電影皆自編自導,而且他精於外文,早年寫過不少外國電影影評和翻譯文章(如三十年代在《新銀星》同《大眾畫報》發表者),從中吸收了不少養份,尤以喜劇見稱,他畢生執導電影共 137 部(當中約一成是國語片,也涉獵過偵探、神怪、驚悚等多種類型),喜劇就佔了近半,成績廣受認同,有「喜劇聖手」之譽,報章宣傳他的電影,也嘗以「中國劉別謙、喜劇催生婆」等語稱許他,可見他這方面的成就。後來莫康時與黃岱、龍圖、胡鵬、馮志剛、李鐵、吳回、黃鶴聲、盧雨岐、珠璣並稱「十大導演」,也曾合組「十兄弟電影企業公司」;他作風穩健,其作品未必部部上佳,卻是甚少失手,故不少電影公司籌拍創業作,也喜邀請莫康時執導,《大富之家》正是這樣的作品。對筆者而言,莫氏這部後期作品,堪稱其喜劇藝術之大成。

廣告

二、《大富之家》的創作背景與票房成就

《大富之家》是吳楚帆成立的新潮影業公司的創業作,於 1963 年 4 月 9 公映,乃香港粵語片史上首部伊士曼七彩闊銀幕時裝片,極受注目,《華僑日報》、《澳門日報》等更是連日宣傳,其首映禮更分別為香港仔航海學校及澳門婦聯子弟學校建校基金義映本片籌款,邀得中外紳商名流赴會,是粵語片少有的待遇。

拍攝彩色電影,是當時大勢所趨,自四十年代末香港拍出首部彩色影片,國粵語片皆陸續嘗試新鮮,如邵氏 1958 年由周詩祿執導的粵語片《玉女驚魂》(Sweet Girl in Terror),就頗受大眾歡迎,其女主角林鳳即為《大富之家》的靈魂人物,其後華聯在 1960 年邀請李晨風執導的《人海孤鴻》(The Orphan)更是相當賣座,吳楚帆、李小龍主演的陣容令其更街知巷聞,不久邵氏推出首部綜藝體弧形闊銀幕彩色國語片《千嬌百媚》(Les Belles,1961),票房驚人,成為當年香港、新加坡、台灣最賣座影片,更將導演陶秦與主角林黛的名聲推向巔峰,此後電影人紛紛挑戰七彩光影世界,自是必然之舉。雖然如此,當時粵語片雖開始嘗試局部的彩色效果,但多以戲曲、神怪片為主(例如掌風、劍氣等特技畫面),因其深得海外觀眾喜愛,票房較佳,至於投資彩色時裝片,則需要有心人大手筆冒險,上文提到的吳楚帆就是關鍵人物。

新潮影業公司組成於 1961 年,籌備這部彩色闊銀幕時裝片,前後就花了一年時間,最終於 1962 年 6 月 25 日開拍,原定拍 20 日,但直至 7 月 22 日也只拍了 10 日戲份,耗時甚久,經費也鉅——本片成本達 24 萬(也有說 30 萬的),等於一般兩三部粵語片的花費(光是片廠場租一日就要一千元)。雖說成功商得 11 院聯映,但當時報章計算,即使各院皆滿,一日才有萬多元票房,至少要九日全滿才能回本,可是粵語片上映一周左右即落畫乃當時常態,新潮如此冒險,確是相當勇進之舉。幸而影片大獲成功,映期直落兩周,票房打破 40 萬大關,破了粵語片紀錄(註);同年五月底石硤尾美麗宮戲院開張,也選擇再度放映《大富之家》作開幕首映,可見影片的受歡迎程度,當時報章廣告多次強調這是「一九六三年東南亞最成功的電影」,實非虛言。

註︰華僑影業公司創業作《雷雨》(Thunderstorm,1957)兩周票房收 26 萬,創 8 年來粵語片紀錄,後來邵氏邀請李翰祥執導的彩色國語片《江山美人》(The Kingdom and The Beauty,1959)收逾 40 萬,票房紀錄高踞當年香港中西影片之冠。數年後,鳳凰公司出品的七彩闊銀幕影片《金鷹》(The Golden Eagle,1964)則是香港第一部票房收入超過 100 萬的作品。

三、「大富之家」隱含的社會諷刺

本片以「大富之家」為主角,卻非歌頌其仁德,而是諷刺其道貌岸然的一面,不過本片以喜劇形式處理,故事藉豪富之流「亂搞婚外情」的淫逸生活造文章,搞笑為主,人物並不特別邪惡,對貧富懸殊的社會也無刻意、深刻的描述。儘管如此,上文從數字方面提到本片的成就,其實從敘事角度來看,「數字」也起了關鍵作用。

粵語片不時出現奸商淫紳之流,有田有地有工廠,往往以財力壓人害人,一出手就是數百、數千元,並不少見,本片寫的「大富之家」,卻是加倍豪富,故事中也經常煞有介事地提到他們所花的金額,遠逾以往粵語時裝片的「生活水平」。例如一開場黃曼梨飾演的富商妻向丈夫吳楚帆提出設立「反立妾會」,即索要五萬元;後來高魯泉逼養女林鳳迷魂吳楚帆,並勒索後者十萬八萬作立妾的掩口費,隨便就以「萬」為單位,其實相當驚人。又如吳楚帆與義弟張瑛到夜總會尋人,向侍應打賞,隨手就是一百元;林鳳在高級餐廳吃個早餐,價錢八元五角;杜平飾演吳楚帆兒子,不滿父親干預其婚姻,離家出走,月租單位連傢俬需一百六十;高魯泉起初引誘吳楚帆金屋藏嬌,就說只需「係咁意」每月二三千家用,這種以萬元算的豪奢作風,實是粵語片所少見。

須知六十年代香港的生活水平還是頗為貧窮。莫康時導演的《三女性》(Three Females,1960)中丁瑩飾演的辦公室女郎,月入才一百幾十,後來受廣告所騙,幾乎被鹹濕經理輕薄,原因也是月薪達二三百,難得地吸引,她為了追求獨立生活自租房住,起初唯有忍氣吞聲。至於識字不多的社會基層,收入就更微薄了。事實上,到了 1966 年,熟練工人的工資起點也只每天九元,普通工人則為四至五元,茶餐廳奶茶四毫一杯,豬扒飯賣一元八角兼送熱飲;由此可見,「大富之家」的生活無疑非常離地,凡事皆以為可用錢解決,隱含著一定的社會諷刺。

◆影片中吳楚帆居住的豪宅由著名佈景師陳景森搭建,其中這道樓梯就供導演發揮了不少戲劇,搭建得也確實比一般影片結實,至少可讓少年石修沿扶手作滑梯,報章宣傳就指這樓梯每一級成本需九十元,以此說明本片花費之鉅。

◆影片中吳楚帆居住的豪宅由著名佈景師陳景森搭建,其中這道樓梯就供導演發揮了不少戲劇,搭建得也確實比一般影片結實,至少可讓少年石修沿扶手作滑梯,報章宣傳就指這樓梯每一級成本需九十元,以此說明本片花費之鉅。

那麼「大富之家」經營的是甚麼企業?不難預料,就是地產。電影中吳楚帆雖然不常安坐辦公室,但故事開段也有提到他買地起房,打個電話就能聯絡高級政府官員,縱沒有提到他有官商勾結之舉,但也不妨想當然耳。一個「反立妾會」需要五萬元成立,換算今天的物價,大抵是數以百萬計,不知道用在何處?更隱藏的諷刺在於影片開首。該段講述張瑛當年搞婚外情誕下私生孿生姊妹,東窗事發後兩姊妹被逼分別流落他方,才有後來林鳳分飾的兩姊妹分別與吳楚帆父子發展戀情之事,弄出無數錯摸亂局。電影沒有強調時空背景,但從 1963 年推算回去,張瑛當年這段孽緣應發生在香港淪陷日軍之手期間,可是其時吳楚帆已是一方之富,還與張瑛等在光潔亮白的醫院處理這等私事,仍可在那時候逍遙快活的會是甚麼人呢?怎樣的大富之家可在重光後依然得到政府信任乃至勾結?這就不妨留待觀眾想像了。因此,影片雖然走輕鬆路線,背後指向的污煙瘴氣也許並不簡單。

四、演員的精彩發揮

容世誠︰「林鳳的出現,標誌着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她在《玉女春情》(1958)的『新潮玉女』形象,最能反映出五十年代出現在香港的本土『青春文化』。林鳳是這個新時代的產物。在銀幕之上,她的形象有別於白燕的賢慧堅貞、亦非紅線女的成熟嬌艷、也不是小燕飛的楚楚可憐。在邵氏的『青春片』裏面,林鳳往往是徘徊在『書院女』和『飛女』之間。」〈引自〈「歡樂青春,香港製造」:林鳳和邵氏粵語片〉,載於黃愛玲編《邵氏電影初探》〉

《大富之家》公映之時,林鳳早已是公認的「千面玉女」,迷倒萬千觀眾。莫康時雖不是發掘林鳳出道的慧眼,卻可說是帶出她時裝片中「千面」形象的一大功臣。在 1962 至 1964 年間,林鳳主演了 11 部莫康時的電影,當中以喜劇為主,也見證了她從「玉女」過渡到「少婦」角色的轉變。上述容氏的觀察,那種在書院女和飛女之間遊移的趣味,在本片中就表露無遺。

◆除了《大富之家》,這次回顧也有選映她和胡楓合演的《一對好冤家》(Lover's Quarrels,1963)。她和胡楓在銀幕上多次飾演鬥氣情侶,極有化學作用。

◆除了《大富之家》,這次回顧也有選映她和胡楓合演的《一對好冤家》(Lover's Quarrels,1963)。她和胡楓在銀幕上多次飾演鬥氣情侶,極有化學作用。

在《大富之家》中,林鳳分飾的孿生姐妹,一是端莊嫻淑的教師,一是嫵媚誘人的舞女,兩者性格天差地別,但林鳳都演得恰到好處,一雙明目更是靈氣動人,可拘謹可生鬼,當時不少報章影評都讚她「處理得當」、「演出成功」,「演技光鋩四射」,「精湛簡直可以掩蓋了吳楚帆」,當中尤為精彩的,自是圖中「色誘」吳楚帆騙財的一場,既是風情萬種,但又不及於亂,弄得吳楚帆團團轉,諧趣惹笑,盡見導演莫康時指導女演員的功力。這兩個孿生姊妹角色,莫康時著力最多的乃是舞女妹妹,其活潑愛自由的性格相當可愛,林鳳演來特別神采飛揚,事實上這角色並不貪財,思想也不墮落,當舞女色誘吳楚帆也只因受養父所逼,編導這樣的處理可讓林鳳放心發揮,不至弄污其玉女形象,寫得很是聰明。相對於與莫康時多有合作的另一粵語片女星丁瑩,語氣神態沒有那麼生硬的林鳳顯然可塑更高,若換了丁瑩演這舞女角色,效果只怕就打了折扣。另,林鳳在影片中至少換裝了七八次,每個造型都很得體、好看,有傳統中國婦女的雅氣,也有《珠光寶氣》(Breakfast at Tiffany's,1961)中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般的華麗,絕對是本片的靈魂。

至於吳楚帆與張瑛同演「負心漢」,也是粵語片少見的「壞拍擋」。吳張二人戲路廣闊,自是不止一次飾演壞人,吳楚帆在左几導演傑作《琵琶怨》(The Sorrowful Lute,1957)中飾演的惡霸跛七、張瑛在珠璣導演經典《血染黃金》(Blood Money,1957)飾演財迷心竅的老師,演出層次豐富,相信影迷都深有印象,但兩人同時使壞卻不多見。當然,他倆在影片表面上的言行也算不上為富不仁,作惡多端,但飽暖起淫念,各搞婚外情,也不可原諒,兩人戲中不時猥猥瑣瑣的模樣,對照他倆過往的正面形象就實在惹笑。此外,六十年代女性地位提升,反對立妾風氣,是粵語片常見主題,如上述的《三女性》就有所描述,數個至數十位女士自行組織,或派傳單提振婦女意識、或組工會保護自身利益,或結伴「緝私」反立妾,是社會常見現象,但如本片般黃曼梨設立成員達數百人的「反立妾會」就相信是誇張效果,最後吆喝吳楚帆的口吻也是她的典型表演,喜劇效果突出。這類防止丈夫「走私」、「偷食」的題材,後來楚原導演的《聰明太太笨丈夫》(Lovely Husbands,1969)就玩得更加肆意好笑,其中「防止丈夫走私協會」,靈感來源大概也離不開莫康時的一系列喜劇,參考過《大富之家》也不為奇吧。

五、莫康時的喜劇絕招

經過這次香港粵語片研究會的初步回顧,各成員們皆認同莫康時處理喜劇極有一手,最常見的招數,就是編寫身份的錯摸和誤會的處境,讓角色如盲頭蒼蠅般撞板,製造笑料之餘,當中也能反映好些過時的階級觀念、落後的性別意識。

本片故事的最大誤會,來自林鳳飾演相貌相同的孿生姊妹,由於她倆多年來不知對方存在,於是當老師的姊姊(董美)愛上杜平,當舞女的妹妹(董媚)受唆使色誘吳楚帆,誤會即由此起——吳楚帆誤以為兒子愛上舞女,不許其婚事,自己喝醉後卻又想將舞女據為己有;杜平每次見到舞女卻以為是老師,不明白對方為何對自己如此冷淡,吳楚帆遇到老師則以為是舞女,不知道對方何以對彼此的私約毫無感情。父親與兒子愛上同一人(或相貌相近的女子)的鬧劇,在粵語片的歷史上,早可見於周詩祿導演的《兩仔爺》(Daddy and Sonny,1951),莫康時於此也常有發揮,如《金夫人》(Madame Kam,1963),駱恭飾演的富翁情迷白燕飾演的交際花(駱恭也少有地演這類急色角色,反轉演員固有形象,也是莫康時的慣技),張儀飾演駱恭兒子,愛上的則是白燕不敢相認的女兒丁瑩,張儀為使白燕一圓認女夢,卻被誤會與白燕發展不倫戀,兩父子因此弄出了不少笑話。更有趣的是《鄉村姑娘》(Village Girl,1955),張瑛與飾演其父親的高魯泉同時愛上「鄉村姑娘」芳艷芬,兩人皆不知後者其實是富家女,於是芳艷芬要經常換裝隱暪其真正身份,張瑛則常要帶芳艷芬避開父親追索又要想方法與她成親,高魯泉則找媒婆尋芳艷芬卻又弄錯了人,種種的誤會爆出了源源不絕的喜感,同時也諷刺著盲婚啞嫁、父權霸道的封建思想。

《大富之家》是莫康時的晚期作品,在這方面處理上已是駕輕就熟,董美被誤會是董媚,董媚被誤會是董美,這樣的轉換在本片至少達七八次之多,但本片的錯摸和誤會雖然複雜多變,但「由於編導演處理得高明,雖然人物交錯,卻是脈絡分明,對觀眾起了莫大的吸引力」,當時影評的讚語實在精準。到了結局一場,兩姊妹同時現身,其生母也出場說明關係,終於化解了誤會,卻又生出張瑛與吳楚帆是兄弟(當時觀眾不知道兩人無血緣關係),杜平不能娶堂妹的悲哀(其實劇情隱含著更可怕的事實,假如吳楚帆真的與董媚有染而他和張瑛真屬兄弟,那就更不為世俗所容了),莫康時在喜劇與悲劇之間轉換自如,難怪影片宣傳說本片是「輕鬆處使你會心微笑,感人處使你潜然下淚」的作品吧。

莫康時的喜劇技巧,並不單單在於聰明的編劇或流暢的過場,也不時在道具、構圖等小設計處下功夫。例如董媚在酒杯裡下迷藥欲灌醉吳楚帆,好讓養父乘機假拍艷照敲其竹槓,豈料她不過稍離開一會,吳楚帆自斟自飲兼交換了酒杯,結果兩人同時喝醉,語無倫次,愈搞愈亂,莫康時簡單幾個酒杯的特寫鏡頭,就清楚設下整個笑位。又如後來杜平因父親不許其親事,憤而離家出走自住,誰知租來的單位與董媚相鄰,杜平偶遇經過房門的董媚,誤會她是董美,拉拉扯扯不肯放手,又以為她另有男人,要到董媚單位查看,吳楚帆卻剛好在董媚房間,立即聞聲走避,又要爬窗過戶(他畏高,怕得腳顫顫),又要躲在床底(偷偷伸手捏了一下坐在床上的董媚示意,嚇得董媚要命),同一場戲,三個角色在兩間房間你來我去,加上吳楚帆和林鳳的腿腳特寫,所構成的複合笑料層次不可謂不豐富,莫康時的場面調度功力在此可見一斑。莫康時的導演技巧,未必在佈光、用色、鏡頭移動等處有獨特的個人標誌,但論編與導緊緊結合的能力,他無疑是粵語片的一流示範,值得我們繼續學習、研究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