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輸畀大媽,冇偈

2019/3/18 — 12:53

Justin 表演,以 drag queen diva 的 image 殺出重圍, 充滿活力,全場笑爆。

感謝他邀請我。因為申請參加這個 No Limits 落選了,更加想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於是馬上仆到去。發現自己可能是輸畀兩位大媽,心服口服。大媽企上台,就是文化的象徵,她們的一舉手一投足,就係一件事。相比之下,我的確什麼都不是。

如果要我帶領大家跳一隻舞,我的確只能夠跳芭蕾舞,仲要係考試嗰幾隻,不過,台上當然早已經有一個 professional 的 ballerina。

廣告

這樣的「共融」表演,原來已有一定的 formula, 一定會有一個坐輪椅的,intellectually impaired 的,gender queer 的,一定會有小朋友,外席人士以及外表較為騎呢一點的。其實「一般人」形象不夠突出的,真的只可以做觀眾。

廣告

一星期之內和二十人排一個演出,各方面的計算都很好,如果以一個在沙田大會堂,與眾同樂,傷健共融,作為一個 community dance 或者某一種跳出傳統的 dance performance 的確好啱數。散場時,聽到一些舞蹈界資深的朋友說 Jerome Bel is much more than this, 可以很 provocative, 很希望能看到他其他創作。

其實 community dance 是甚麼?怎樣才算是一個精彩的舞蹈演出呢?上星期才知道有「萬物起舞」(everything that roses must dance) 在大館演出,原來英國劇團Complicite 也是響譽國際的編作劇團,他們在兩星期連結一百個互不認識的女人,可惜我完全沒有這些 contacts, 又錯過了。一直在尋找芭蕾舞以外的跳舞經驗,卻總是跟這些東西擦身而過。希望有有一些更好玩的東西在等待着我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