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農業、戰爭、掠奪的關係

2015/12/16 — 10:46

夯土要比挖坑來得辛苦、困難。一個極為重要的現象是,大約距今四千三百年到四千年之間,在幾個不同的地方,都出現了夯土的痕跡。夯土的痕跡,幾乎在同一個時期運用在三種不同的建築形式上。一是祭壇,一是城牆,還有一個是宮室,就是大型建築物居址的基底。這個現象說明了:在文明的發展過程中,經過漫長的試驗才終於了解夯土技術,掌握了夯土的各個環節。

為什麼這個新技術會同時運用在三種不同的建築形式上?我們先來了解農業、戰爭、掠奪彼此之間的發展關係,才能說得清楚。

農業的出現是人類文明跨出的一大步。農業多麼重要!農業徹底改變了人主要的熱量來源,從撿拾採集堅果水果、打獵捕魚變成仰賴穀類作物。不過,農業對於人生存方式的改變還不止於此,農業同時還產生其他微妙卻恆常的生活態度,例如人開始要播種、要等待收成,就必然密切跟隨著作物的生長,而有了以往沒有的季節週期的感應。

廣告

因而幾乎在所有出現陶器、出現農業的文化中,開始看到與時間、與季節有關係的種種表現;農業出現的文化中,還相應會有對於方位的敏感。另外有一點和農產的收穫也是有關的。不管種植、收成的是哪一種作物,總是在同一個時間成熟。所以農業產生另外一個重要的要求,要人懂得等待,更要懂得儲藏。

在新石器時代依靠農業為生,那時沒有那麼好的農耕技術,更沒有那麼多的品種,能播種、採收的作物相對有限。一年到頭,大概就種一、兩種主要作物,因而也就習慣了依賴這幾種農作物。這意味著對作物的變化時節高度敏感,一定要知道作物什麼時候會成熟。一次採下來的收成該如何保存,因為一直要等到明年,季節再次循環,才能再有下一次的收穫。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經常會在陶器文明的遺址中,從陶器底部找到已經石化的穀類痕跡,就是因為陶器同時也負擔了儲存的功能。

廣告

農業讓人等待,逼人儲存,不只改變了人與自然、人與季節的關係,也連帶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發生了巨大變化──農業生產的儲存成了別人掠奪的對象。

我們今天講到農業,我們講到鄉村(pastoral)、田園,講到與土地之間的關係,產生的基本想像常常是:多麼淳樸和平!農夫樸實和平,商人卻奸詐好鬥,這是我們一貫的刻版印象。然而若是從歷史的角度來看,農業一旦在一個地方開始生根,變成主要的生活方式,那個地方必然隨之出現激烈的爭鬥。

爭鬥的動機很簡單了,任何一個農業聚落都必須儲存,自己儲存穀物時也就能想像別人也在儲存,難免浮現強烈的誘惑:我為什麼要這麼辛苦?既然別人也儲存,那麼把他們儲存的搶過來了不就好了嗎?

還有一件事不能忽略,早期農業在缺乏灌溉基礎的情況下,影響農業生產的變數很多,即使在環境類似,附近的聚落都可能有完全不同的農業命運。這個聚落今年大豐收,可能五公里之外一個聚落,什麼東西都收不到,在那種情況下,聚落與聚落間的關係勢必緊張。

臨潼姜寨的遺址顯現,那個時候的防禦是往下挖壕溝,這要防止動物侵犯沒有問題。但是壕溝(尤其是人為的壕溝)要防已經站立起來、且會使用工具的人類就沒那麼有把握了。農業發展連帶產生激烈的掠奪與爭鬥,不只在中國,在各個不同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都看到的同樣狀況。這樣的關係變動,必然迫使社會組織進行大幅調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