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近親性關係,有違反倫理嗎?

2017/5/26 — 19:17

中年漢在家鬱悶消沉,女兒主動獻身慰解,性關係逾越數年。結果上了法庭,也上了報章──本月二十八日宣判。女兒表示:與父親關係很好,每次性交後,都有睡意,感覺開心、滿足。我們看到讀者留言一片罵聲:

《蘋果日報》網頁讀者留言

《蘋果日報》網頁讀者留言

廣告

 

這些攻訐撻伐,不少情緒主導。當事人彼此樂在其中,事後未見隔閡,究竟有何問題?

廣告

一個頗流行的說法是,亂倫之失德,在於違反倫理:因為違反倫理,所以違反道德。然則在這論題上,我們須探討亂倫有否違反倫理?

讀者即時反應可能是:「仲洗問?話明『亂』倫,自然有違倫理。」於此,有一點須先說明,中文「亂倫」中的「亂」字含有逾越正軌的價值假設,一來這正是以下討論的問題,不宜將結論預作假設,二來倫理上的道德判斷,原則上不可能從用詞定義出來,故此約定本文「亂倫」只取其近親有性接觸的事態意思,而撇開其慣常預設了逾越正軌的意思。是否違反倫「理」,遂有商榷餘地,須斟酌情理探討。

我們出生,成長,都是二十/廿一世紀香港此一特定時空,故此我們很容易先入為主,覺得此時此地既有的倫常關係就是理所當然的。這想法頗欠斟酌:為何依據香港二十/廿一世紀的既有倫常作倫理準則,而非其他時空的既有倫常作倫理準則?這似是隨意而定,沒有道理可講;若說身處的社會廣為採納了的倫常關係,就一定合倫理,等於要人不經批判地隨波逐流,以他人眼中之是非為是非。這引起以下難題──試想像如此社會:即使父母含莘茹苦善加養育,子女成人後必虐殺父母為樂,且風俗如此,代代行之;而在此社會中卻有一子女善待父母終老,難道我們必須說他孝敬父母反而是違背了倫理?可見此說之謬。[1]

為有助撇除「社會流行的人倫關係必合倫理」的不當預設,可想想:歷史上東西方各民族的家庭關係多種多樣,五花八門,有父系,有母系走婚,有一夫一妻,有一夫多妻,有寡婦必須殉葬,有父親可任意決定子女生死……不一而足,可見此時此地的人倫關係是偶然的,非必然的。若果身處任何一種社會,就以該社會既有的人倫關係作倫理準則,這是自戕是非之心,俯仰由人。

然則要論倫「理」,在眾多出現過──以及沒有出現過──的人倫關係中,如何才合倫理?筆者以為,倫理的要旨,是人倫關係中各人在現實環境下藉以和衷共濟的適當份位;由此而論,其準則還須審視關係中各人的具體情況而定,不可抽離,當中包括:

一、容許或促進關係中各人身心健康發展。

二、容許或促進關係中各人以愛與尊重[2]相待。

三、容許或促進關係中各人互相信任。

四、容許或促進關係中各人自定人生前行軌跡,施展抱負,發揮長處,過有意義的人生。

五、若一方對另一方恩深情重,另一方在無害自己身心健康,亦無違愛與尊重的前提下,予以報答。

(讀者當可試舉其他準則。)

以此論之,中國古時候一些傳統陋俗──例如父母可決定子女婚姻,又或現代怪獸家長瘋狂催逼子女讀興趣班而損害其心理發展,其實不合倫理。

順帶一提:根據一套準則以判斷符合倫理與否,絕非此文新論,而是大眾共識。我們常說堅守中國傳統價值觀,實則在中國傳統倫常關係中往往只是堅守其合乎若干準則者(例如上列準則);乖違準則的,如「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則摒棄之,而不會用來判辨事情是否合乎倫理。

回到亂倫問題。在一夫一妻的期許之下(這制度一般而言當然有其優點),愛慾往往有排他傾向;父母養育子女的年月中,如果要恆常防範子女會成為夫妻之間的第三者、愛慾關係的競爭對手,恐怕至少違反上述第三點,令父母與子女之間滋生猜疑與心防。就像上月報載的亂倫案例,初發生時,父母尚未離婚,女兒遂成了婚姻第三者;這類情況,可能令父親失去其妻信任。而即使只容許離婚後與兒女亂倫,仍會引起此一問題──因父母仍須提防另一半被兒女搶走而離開自己,致使養育過程一樣多了疑慮。既然違反前述第三點,故可算不合倫理。

然而,另一方面,我們總能想像到若干亂倫情況,如性情開通成熟的兄妹/姊弟(或近似關係)之間親上加親,因與事者以及家人的個性使然,事情不影響家人的信任與相處,而不違反上擬的(或其他合理的)倫理準則,則所謂損害倫理,便無從說起。認清這點是重要的,一來有助釐清我們道理上排斥(或接受)亂倫之所以然;二來對亂倫者,不論其違反倫理與否,均可免卻很多不合情理的責難之辭。

結論

亂倫是否違反倫理,不能一概而論,須按與事者的具體情況而定,例如有否影響關係中各人的信任與相處關係。相反,若必以與事者所偶然身處時空的流行人倫關係作準,這只是教人摒棄是非之心,以他人眼中之是非為是非,並無道理可言。

本文由上月一則港聞引入議論,然而報上新聞經記者筆下片面紀錄,根據的是當事人或顧及案件後果而作的記述,跟事情真相有多大出入,外人難以知曉;然而本文論點不必受此囿限,而可視為對倫理原則的探討。

最後補充一點:本文所論,與時人之見頗有扞挌,由是異議可期;筆者確信只要討論揆情度理,就事論事,未嘗不有助真理之辨明。

       

注:

[1] 阿捷〈挑戰亂倫禁忌?近親性交的道德哲學思辨〉一文(載《立場新聞》),詳論亂論有否違反道德,當中亦論及家庭倫理的考慮,審視了主流中西倫常觀念,指二者的先天家庭倫常義務均隨子女成年而終止。姑勿論這是否其準確描述,但依本文分析,以中國或西方的主流倫常觀念作準,以判斷一事是否符合倫理,尚須詰問理由,而該文所論未及於此,只以之為預設的標準作種種推論。

[2]所謂尊重,其實仍須援引社會廣行的人倫關係相處方式,限度如下:依照人的普遍心理,我們當可預期某些相待方式會令彼此感覺尊重,某些相待方式會令一方感覺屈辱,而當事人所處社會廣行的人倫關係相處方式若影響此中感受,才須考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