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 燭光

2017/9/30 — 19:27

六四燭光晚會(圖片來源:wikipedia)

六四燭光晚會(圖片來源:wikipedia)

【文: 柏思,教育工作者】

《逆權司機》是一部撼動人心的電影。一位漢城的士司機因緣際會, 接載了一位德國記者去光州, 親歷1980年南韓的光州事件。他見證了學生反極權政府的示威, 軍隊的血腥鎮壓; 他和義憤填胸的市民一起參與營救, 最後亦身負打破新聞封鎖的重託, 冒險協助記者把錄像帶出光州, 讓暴行得以公諸於世。

電影感人,因為它把在歷史敍述中面目模糊的普通人,有血有肉地呈現出來。 光州的「民眾」和「學生」再不是一個名詞,他們成為實實在在的人物,有妻兒、有朋友、有生活、有夢想。我們和來自外地的漢城司機一起認識他們; 到悲劇發生時, 對於漢城司機或是對於我們, 他們已不再是陌生人。

廣告

然而電影帶出的感覺,又怎會陌生。對於經歷過80年代的香港人來說,電影裝載了太多埋藏在記憶中的聲音和影像。電影開首,的士司機哼的歌,是譚詠麟的火美人。再後來,軍隊和民眾在黑夜的對峙、煙霧、槍聲;有人倒地淌血、救人者抬著血跡斑斑的人在街上狂奔;然後那種揪心、強忍眼淚的感覺,又回來了。二十多年前,六四的晩上,坐在電視機前,就是這種感覺。那種可怖的感覺,竟然被一部韓國電影拍下來了。

可能導演自己也沒有想過,他用心地拍一套屬於自己鄉土的電影,竟在千里之外,召喚起一個屬於觀眾自己的歷史記憶, 讓那埋藏的悲傷得以訴說, 彷彿讓我們一同記錄、一同悼念那早該被記錄、早該被悼念的感覺。

廣告

所以對於認為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沒有意義的人,我只能説:維園的燭光一定要點下去。六四是一個屬於我們的時空的傷口,這個傷口尚未癒合。維園的燭光,不只是為我們自己的傷痛而點,更加是為那些不能點燃燭光的人而點。燭光可能微小,但也許在千里之外,它會感動人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