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流,兩位返鄉青年的故事

2019/1/18 — 17:14

仙娘溪村村民合力收集村內建築廢料,建成一個露天廣場。

仙娘溪村村民合力收集村內建築廢料,建成一個露天廣場。

【文:吳彥俊、圖:香港電台】

中國在農村長大的青年,短短二十多年的人生,所經歷的起伏,對很多香港人來說是難以想像。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修理手機,做了五六年,其實這個行業賺錢容易,但賺得到錢,就忽略了很多別的事。」阿堂對著鏡頭時,將自己多年來的經歷說得輕描淡寫。

廣告

初中離開農村家鄉,已經歷過無數起起遲遲。到城市做由學徒做起,由手機店員工,成為手機店老闆,之後又投資失敗,再變回員工。兜兜轉轉,明白在城市生活,有錢就會風光,只有無止境的欲望和消費,始終無根。

由村民帶領文化導賞團,介紹仙娘溪村的生態及歷史文化。

由村民帶領文化導賞團,介紹仙娘溪村的生態及歷史文化。

廣告

多年來,他始終記掛著故鄉仙娘溪村。有一次他長假回鄉,在社工鼓勵下,與幾位同樣到城裡打工多年,始終思鄉的同鄉年青人,重新務農並經營鄉村導賞團,希望在家鄉亦能有生計和事業。

然而,這未必就是一個簡單的浪子回頭故事,回鄉經營,路可能更崎嶇。中國的發展大趨勢,至今依然是以農村支援城市。農村裡年輕力壯的人口,被催迫到城市打工,並非無因。以農作物維生,收入微薄,生計極不穩。以仙娘溪村為例,十多年前地方政府規劃下,鼓勵當地農民種植砂糖桔為經濟作物,起初幾年收入尚可。村裡開始大規模改種砂糖桔,然而適得其反,大量農藥種植,污染當地土壤,遍地砂糖桔都染上了黃龍病,結不了果。至今,仙娘溪村的村民也沒有找到取代砂糖桔的經濟作物。

村中的婦女為生態遊準備農家菜。

村中的婦女為生態遊準備農家菜。

阿堂努力向村裡年長的農民重新學習務農,也試圖引入有機種植方法。然而,在收入始終微薄的環境下,六位回鄉奮鬥的年青同鄉,也陸續放棄,再次投入城市勞動市場,只剩兩人。連阿堂的家人也開始質疑阿堂,怎麼不像其他年青人,好好的到城市裡打工,年紀輕輕就做著這種沒前途的工作。

幸好,阿堂還有其他一同探索農村出路的同伴。在仙娘溪村,還有另一梯隊的「返鄉青年」。

原本的祠堂和鄉公所,演變成飯堂。

原本的祠堂和鄉公所,演變成飯堂。

家鈺是仙娘溪其中一位駐村社工。她在城市裡長大,社工系畢業,後來曾就職於城市的社工組織:「在城市工作的話,對你的要求可能是一天要走訪幾個家庭,一個星期要做幾個小組。每天都忙不過來,任務特別多,是在電腦前不斷寫東西。我對社工這份工作產生懷疑,它真的是這個樣子嗎?」最終,家鈺決定到農村做社區工作,希望能投身更長時間的社區經營。在城裡長大的家鈺,由學習廣東土話方言開始,慢慢適應農村生活。

家鈺(右一)

家鈺(右一)

該社工組織致力於農村復興運動,一直渴望協助農村人口,不必流𢓺到城市,也能在家鄉找到自足的生計。起初,村民本不了解何謂社工,對這群身份不明的大學生不甚理解,卻漸漸互相信賴,並與他們共行共進,一同重新推動合作社運動。他們試行生態旅遊,設立有機農產品加工技術並尋找客源,在仙娘溪村經營一個個實驗,逆發展潮流,在農村被城市榨乾之前,摸索一條能夠自足發展的道路。

旅客正享用由婦女準備的午餐。

旅客正享用由婦女準備的午餐。

一連五集的《中國故事》,透過中國內地一個個小人物的遭遇,呈現改革開放四十年後中國翻天覆地的變遷。節目逢星期五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映,本集於1月18日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chinastories2019/episode/54269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