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麼近那麼遠:《我要真... 審訊》

2015/6/28 — 10:59

【文:游心】

65歲社運人士兼民謠歌手 Kamble 在大笪地朗唱民謠歌曲,卻無端端被拉上差館,警方懷疑他以歌曲教唆水道工人自殺,Kamble 與水道工人素未謀面,怎樣教唆他人自殺?警方「依法辦事」加上控方律師「搬龍門」,猶如為 Kamble 扣上「莫須有」的罪名!

27歲新紮印度編導 Chaitanya Tamhane 首部自編自導長篇電影就已經一鳴驚人,獲得高評價之餘,更獲得包括威尼斯影展最佳新導演等多個獎項。《我要真... 審訊》沒有Bollywood 電影常見的歌舞環節,導演以大量的定焦遠鏡拍攝,配上簡陋法庭場景及地道街景,大大提升了電影的寫實味道。電影主線環繞 Kamble 受審的荒謬過程:控方証據不足卻經常借故拖延案件;法官以案件敏感為由拒絕 65 歲老頭保釋外出;檢控律師引用過時案例以加強法理基礎,又不時引導證人作出不利 Kamble 的口供;法庭剛還 Kamble 清白,警方旋即又以罪名更重的危害國家安全罪拘捕 Kamble。

廣告

兩小時的電影中加插了幾條看似無關痛癢的副線,但只要觀眾能耐心細嘗,定能感受到印度人民面對不公義時的無奈與抽離。在法庭「場外」,法官向友人表示任職IT 或擁MBA 學位能賺取更高收入;辯護律師飲紅酒、架私家車;檢控律師閑時與家人看舞台劇;水道工人的妻子為生活而選擇不出庭作證。當警權及法律程序被濫用的情況下,低下階層為生活而奔波勞碌,未能發聲及反抗絕對是可以理解,但中產的律師及法官亦選擇視若無睹,繼續「離地」生活,就令人惋惜。

政府強調「依法辦事」,盡用權力及法律程序,卻不重視程序公義,兼「搬龍門」演繹各種條文。「暗角七警」石沉大海;民選議員只向「阿爺」交待;民調結果輸打贏要;土地問題的「劍橋事件」... 荒誕怪事天天上演。香港與封建國度,是這麼近那麼遠,「離地」可能保障得到這一代香港人的利益,但下一代呢?沒有公義、三權失效以及問責名存實亡,那麼香港仍有甚麼競爭優勢?

廣告

作者簡介:游心的 Facebook -「黑盒世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