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令人下載衝動也沒有的《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

2015/10/9 — 13:27

廠牌:大樂音樂/和氣音樂
類型:國語流行
發行日期:2015-09-21
評分:5.8/10

陳珊妮近十多年所出的專輯都各自有著其鮮明的特色,像關於「愛」的《完美的呻吟》、涉及到「性」的《後來,我們都哭了》,還有古典懷舊加電子的《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少女舞曲style的《I Love You, John》,以及將目光移向社會、人文的《低調人生》等等。由此看出,Sandee並不想自己的音樂被「定型」在某一個位置,她的新專輯嘗試邀請多位不同領域的文化界人士參與填詞,就是如這位仍希望在創作中尋找出新東西的音樂人所寫到:「我想知道文字和音樂還有什麼秘密,我想知道那些特殊的心靈藏著什麼重要的事…..我只是想知道更多。」

在這一堆跨界「填詞人」的作品裡頭,其中最受關注的一首,就是蔡明亮所填的《那日下午》,其後段不斷重複的「你說應該會哭吧」,符合親人(若先於自己)離世後,雖有百般滋味在心頭,但混雜一起又被糊作一團,只能以「哭」來代替和表達,心內的千言萬語(這被蔡導拉長的「哭」的段落,又令人想起他《愛情萬歲》結尾,女主角那長達十分鐘的哭戲)。陳珊妮於文字直接、簡練的《那日下午》中,或是專輯《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的很多歌曲裡面,試圖以起伏不大的演繹來詮釋情感的微妙變化,她結合那編曲、音樂上比起以前更「收斂」的特點(其實從《低調人生》開始,已經如是),貌似心平氣和地唱著,但內裡卻想藏著難被人察覺的暗湧。

廣告

所以,我們聽到這唱片顯得較平平無奇、或失去了以前的豐富性(《致想要親我的》前面十多秒intro,已是專輯內為數不多的音樂亮點之一),也許是Sandee的特意為之,她近些年喜歡用上柔和的豎琴為自己的音樂作伴奏,其實可看作為陳珊妮歸向「平淡」的一個標誌。看侯孝賢讓主角「落地」的《聶隱娘》,注重的是「情」的刻畫,而非武打場面的炫目;我想同樣已經「落地」的陳珊妮,亦於此專輯中,希望做到音樂和歌詞上的「點到即止」,(如「輕觸式」的《滿天紛飛的銀杏森林》),並留下能觸發人更多感受的「隱」起來之部分。

然而現在問題又來了,Sandee請來的這些「填詞人」,很多都不是她音樂所屬的「那杯茶」。丁丁張想連矯情一下都只能寫得像小學生作文似的《我不是在悲傷的想念你》,就不用說了;聶永真玩文字遊戲的《Shut Up》,或更高級一點的、視野更寬闊一些的《流沙世界》,也是令我覺得故作姿態、空洞無物。儘管陳珊妮自己所寫的歌詞,亦有點玄、有點虛,但至起碼能跟她以往的音樂匹配,這「玄」和「虛」的感覺是「成立」的;可於新專輯之中,歌曲被如此之多的網絡作家水準般字句所填寫,編曲卻像是讓人在吃齋菜的情況下,又怎能從音樂的平淡裡面透出,那能給聽眾反復斟酌的「深刻」呢?(或者我理解是完全錯了,Sandee本就於這新作內不想「深刻」,她只想徹頭徹尾地做一張,跟網絡「接通」的唱片罷了)。

廣告

樂於嘗試的陳珊妮,曾打算借別人的創作,以及用類似旁觀者的目光,去看自己以前所看不到的、或被忽略掉的一個新世界;但出來的結果是,這樣的合作並未擦出什麼火花,專輯往「節制」方向靠攏的音樂,亦少了令人再專注的餘韻和感染力。有時別人的東西未必適合自己,那以前看不到的、或被忽略掉的風景,也可能不及原來的世界美麗;網上字句優美又做作的文章有很多,可將它們下載或摘錄其中部分再拼貼,基本上都不能拼出令人驚喜的作品出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