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儂牆上的粉筆花末

2015/1/6 — 15:00

上學那些年,粉筆末是陪著我們一路成長最熟悉的記憶了。大部分香港學生,在小學六年、七年中學,十多年的童時少年成長印象中,我們都是從老師書寫在黑板上的粉筆字學會識字、思考與感受。

課堂上,黑板與粉筆是老師權威的空間;小息時,粉筆與黑板卻是學生發揮創意、交流與表達情感思想的地方;到了放學一刻,輪值打掃課室時,其主要的工作之一也是與粉筆末打交道。先以乾布刷去粉筆末字跡,再用濕布輕輕清刷,黑板即時回復潔淨無瑕。雖然我們早懂得清刷黑板時要閉息,但吸入粉筆末似乎是難以避免的。無論如何,我們都曾因為黑板還原了潔淨的面貌而感覺愉快。而我在黑板上練習繪畫的記憶仍然是自身在讀書時代的最令人懷念的記憶之一。

近日,一名 14 歲中三女學生在金鐘連儂牆用粉筆畫了兩朵花,被警方視為刑事毀壞案件處理,重案組隨即封鎖整條連儂牆樓梯約 13 小時,再把少女通宵扣查 17 個小時,並被判入住兒童及青少年院三周。

廣告

不知道常用粉筆傳授學問的教師們有何感想?不知道以促進香港藝術、教育與公共空間思維的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成員們有何感想?不知道從事藝術創作、創意與文化工作的廣大各界人士有知感想?不知道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有何感想?不知道身兼政務司司長與西九文化區董事局主席的林鄭月娥有何感想?也不知道廣大的家長有何感想?

警隊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被政權濫用已是不爭的事實,即使警方一頭在否認,另一頭又再光明正大地繼續無恥。更嚴重的問題也許不是警方對於無恥行為的否認,而是當無恥成為警隊慣性的合理化行為。這才是香港社會最可怕的後果。它必將逐漸腐蝕警方的信譽,最終導致其信用與說服力徹底的破產。當社會不再信任警方是正義與公正的,將是另一場可怕的災禍。

廣告

而我卻感到對於藝術創作自由前所未有的打壓與扼殺。因為我們所面對的金鐘連儂牆,在正義與公正面前,其實與我們身處社會公共空間的任何一面牆無異──難道是說,政府總部的牆比社會其他建築的牆更昂貴、更極權、更神聖不可侵犯嗎?只是畫上不構成任何毀壞的粉筆花朵呢!暫不說裝飾性的粉筆末花朵使監獄般的石屎高牆更富美觀與人性──相信警方對於這次粉筆畫案件的荒謬處理手法,很可能成為日後警方處理同類事件的範例。

這就令我對於本土公共空間的藝術創作、行為表演藝術、街頭塗鴉藝術與創意產業的前景感到不寒而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