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儂牆上的花朵 政府究竟怕甚麼

2015/1/3 — 11:25

圖:東尼電機 facebook

圖:東尼電機 facebook

女孩在清水混凝土牆壁上以粉筆畫上的,並不是甚麼激烈的標語或革命口號,只是小花兩三朵。警察不合比例的激烈反應,證明了這個行動並非單純的只為應對非法塗鴉的執法,更暴露了現時政府及警方本身的敏感和怯弱。

廣大的一幅牆容不下兩三朵小花,其中一個原因,必然因為政府總部外牆的乾淨,代表了權力本身的面子,更加是政府的管治的一張成績表。法西斯政權在政府建築上愛用白色的牆壁,因為白色能夠表達一種中立性和完美無瑕的感覺。當然這個所謂中立是一個虛構的丶偽造的態度。白色的牆壁亦代表了一種空白,一種和諧共融而沒有反對聲音的空白。因此女孩無論在牆壁上畫上甚麼,都會因為破壞了空白牆壁的完美,而被當作挑戰政府重整社會秩序有功而且令社會重現和諧的表述。

女孩畫花的牆壁,是一道清水混土的牆壁。在現代主義建築之中,清水混凝土一直是建築師酷愛的材料。其中一個帶起這個潮流的是活躍於六丶七十年代的美國建築師路易•簡 (Louis Kahn)。他在建築作品中不喜歡修飾材料本身的質感和外貎。例如,在混凝土的灌槳過程中,牆壁兩面的模板需要靠幾條鐵枝從中間連接起來。混凝土牆壁完成以後,鐵枝原來的位置會剩下一個個小洞。路易•簡選擇留下這些小洞去展示物料的真實狀態。同期的日本的代謝派 (Metabolism) 建築師如丹下健三丶菊竹清訓等都偏愛同一個技巧。他們亦經常將此技巧用於政府機關的公共建築之中,給予這些機關實事求是,不做作不浮誇的感覺。於戰後正在復甦的英國和日本社會中,這正正符合大眾的主旋律。

廣告

公共建築從來都是在服務人民,而不是保護權力。現代主義建築師在建築之中所建立是一種忠實和謙厚的表現,而並非神聖而不可侵犯的牆壁。建築設計給牆壁預設了一種乾淨利落的初始狀態,卻沒有要求建築物必然服從當權者對面子的追求。粉筆落下的一瞬間,牆壁只會服從地照單全收。建築從來不能夠保護不得人心的政權,更甚者,它會是一道照妖鏡,隨時將社會的予盾狠狠地揭露出來。當權者若果仍然自欺欺人,最終受罪的恐怕只是自己。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