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週評】正文字型短篇

2017/1/19 — 12:0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按:

不少朋友說 對於正文字型摸不著頭腦
所以寫個小短篇 或許可以做個小引子
個人認為正文字設計是字型設計最博大精心的部分
老師傅都會以有能力製作正文字為榮 也是業內體現真功架的無形考驗
所以除了好玩的標題字以外 正文字絕對值得大家放心思好好研究的

最近再開出幾年前購買的 Lyon 歐文字型來使用,排版覺得跟以前一樣還是賞心悅目,讓設計師有信心文字以最清晰好讀的方式呈上,這是正文字型洗練的設計帶來的信賴感。

正文字=布匹紋理

廣告

正文字型有如文章作者思路所鋪排出來的布匹紋理,讀者能夠透過紙面上的黑黑白白,追蹤作者的思考軌跡,並吸收作者的點子;也像黑膠唱片上的坑紋,讀者像是那根讀針,伴隨紙面上延綿的黑白軌道去閱讀。優質的正文字型,能夠令讀者一直保持在「閱讀狀態」──把資訊於腦海構成圖片,沉浸在那遍幻想空間。只是,這美妙的時間很容易被打斷──那怕是一個字過大、一個字太小,或是哪些字看起來怪怪的,也會打斷讀者的閱讀,心思轉移到字型問題上。 

正文字型的樂趣

廣告

其實人類社會的閱讀習慣並沒有太大改變──一切都由人的眼力決定──看一百年前開發的 Plantin 今天廣泛應用在 Monocle 雜誌內文字上;或五百年前 Claude Garamond 的字模,今天不同種類的復刻版本均獲廣泛使用,可知一二了。我想,設計正文字型有趣的點在於:怎樣在既定的黑白空間之間進行創作與創新,聽上去困難,其實機會還是有的。

舉例說,同是復刻文藝復興年代經典的人文風拉丁字型,Plantin 設計師選擇把今天已經逝去的優美線條重新帶到近代字型上,並保有那帶溫潤的粗細;五年前推出的 Lyon, 則著眼於如何透過字型軟件鋼筆工具的貝斯曲線(Bezier curve),既不失數位時代帶來的邏輯美,也能夠重塑人文字型的溫潤,並使字型排版時更省空間。正文字型開發工作龐大,所以幾乎每套都有一個獨特的有趣開發故事在背後,這讓設計師使用字型時多了一份踏實感覺,也最讓人所津津樂道。

有說太陽底下無新事物,在過去三十年電腦字型科技不斷推進下,好像很多可能性已經被發掘出來了。不過,其實時代並沒有停下來,即使閱讀習慣沒變,社會的風氣、視覺文化還是會轉變,正文字型的創新就在當中發掘,只是可以預計,開發時間未來必定會更長而已。

正文字型投資

正文字型投資的踏實,跟一般的標題字體投資有所不同。字體設計師往往需要花花數年時間完成一款正文字型,不過這種歷練也好像為設計灌注了抵抗時間洪流的魔法一樣,好的設計只會越陳越香而已。像剛剛的 Lyon 當時花了四千港幣(一萬六台幣)購買,以自己當時的收入跟財政狀況這可謂所費不非。可是幾年間,它替我完成數以百計的文件,包括報價單、收據等處理收入的文件;也像這幾天替我處理好一些文件,它都可以以我希望的形貌完成手上完成的工作,這就跟一個鎚子、一把剪刀的工具價值無分別,印刷出來的爽快感難以言喻。而且相比活字時代金屬活字折舊耗損,或許電腦字型好像更划算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