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進念《做好香港地》:形式實驗可取 場地選擇成疑

2018/9/24 — 13:00

《做好香港地》房屋土地50關鍵詞-特首 圖片來源:進念二十面體 Facebook

《做好香港地》房屋土地50關鍵詞-特首 圖片來源:進念二十面體 Facebook

很老實說,去看進念的《做好香港地》前,我並沒有任何的期望。公開場次前一天得知只需填問卷便可以進場,就抱著不妨一看的心態。看畢這個節目後,我卻第一時間發了訊息,希望一些朋友能去看看。

圖片來源:進念二十面體 Facebook

圖片來源:進念二十面體 Facebook

廣告

我不把《做好香港地》視作一個演出,而是以節目稱之,因為它的而且確不應被歸類為演出。(儘管它在文化中心大劇院中「上演」)《做》更像是一種公眾論壇或座談會的變奏。一個混合了多媒體、表演與公眾互動及參與的論壇。《做》的主題,是近年香港人一直關心的土地議題。現時有關土地的辯論,大多圍繞在尋找土地建屋,比如是否開發郊野公園、收回粉嶺高球場等等,這些熱議的話題,似乎都流於一種口舌之爭多於真正的議政,並且欠缺對香港土地問題的背景脈絡的認識。《做》一開場,卻由歷史入手,一段短片,以數據與視覺帶領觀眾從五十年代開始,了解香港的住屋與土地問題。把觀眾由現在帶回歷史中,給予他們更宏觀的視覺,然後再以科技配合的互動環節,運用即時投票系統,讓觀眾回答一系列看似與土地議題不太相干的問題,引出香港土地政策的一些缺點或漏洞,以及側面帶出本地土地政策的發展史。

如此的處理,感覺像是示範了如何透過舞台、多媒體與科技,去組織公眾參與的論壇/座談會。有別於傳統論壇予人長篇大論、死氣沉沉、數字與術語泛濫的感覺,《做》以視覺、數據整合與即時投票的方式,讓參與「論壇」者真正感受到議題與自身關係的密切性,同時把觀眾放回一個時間更廣的脈絡之中,去思考這個議題的前因後果。《做》的中段有一些戲劇式的處理,卻又回歸到我不太喜歡的「港式戲劇」的表演方式,但作為一種引子,一種論壇中的插曲,也是可以接受。最後的互動以及觀眾發言的環節,似乎也明顯地看到觀眾更主動的發言(不過那也可能是因為住屋問題的迫切性所致)。

廣告

簡而言之,《做》作為一種公眾論壇或座談會的形式的想像與實驗的話,似乎是一個頗成功具頗具啟發性的嘗試。我想像的是,假如政府的諮詢,或不同的政策論壇能以相類似的形式去進行的話,也許議政的質素與風氣能有點不同的光景出現。當然,這也應歸功於進念及其合作大學的團隊,在前期做的資料搜集及整合,以及其把數據視覺化 (data visualisation) ,以更易於看得明白的形式,呈現那些教人頭痛的數據,也使觀眾更易於明白及比較這些資料。

圖片來源:進念二十面體 Facebook

圖片來源:進念二十面體 Facebook

資料搜集、視覺化的數據,互動等等皆有,作為一種論壇,無疑是使在場人士由被動的「觀眾」,變成更主動的「參與者」。以此思考議政論壇可以採取的形式,的確有趣。不過,問題在於,為什麼要在一個能容納一千多人的大劇院中進行?

劇場確是一種刺激人思考的空間。比如最早期的希臘劇場,其戲劇既具故事性,同時亦帶有「議事」的元素。劇作或多或少反映時弊,空間本身亦鼓勵當時的觀眾與舞台之間互動。不過當中必具敍事與故事,觀眾先在情感上投入,然後跳出故事反思現實帶來思考。我不能說《做》完全沒有此部份的意圖:開場的錄像可以說是一種敍事,也使作為香港人的觀眾有所投入。不過作為論壇/座談會的實驗,必須考慮的參與人數與空間大小是否合適?

以我親身參與的經驗而言,在一個能座上千人的大劇院中,只有約 90 - 100 人於現場,如此的安排是否合適 ?由本來需購票入場改為填寫問卷登記進場,如此安排或的確能增加出席人數,設學生專場亦是作為推廣教育的手段,然而這些種種都未能解答,運用文化中心大劇院進行如此製作的合理性。

再者,即使不以結果去評價,就是以其希望實驗的形式之本質而言,一個能讓有深度討論的論壇或座談會,我猜人數上限不過 200 為合適,300 人已是上限。人數太多,在場人士的參與感會大打折扣。空間太大,則主持方與觀眾方的距離太遠,無法建立互動關係。此點即使在《做》的現場,亦有所反映:兩位主持由始至終座於大劇院觀眾席的堂座 (Stall) 的中間前排,首十行則放置不同關鍵字的標板,而樓座沒有開放予觀眾,可見主辦方其實有意識到這一點。

在場地選擇上,無疑與進念作為文化中心場地夥伴有關。場地選擇自然也與「土地問題」有關係了。在香港表演場地不足的情況下,如何善用不同類型場地的討論與爭議不斷,進念選擇以大劇院進行《做》的實驗,又能否稱上「善用土地/空間」呢?儘管其只用了大劇院之週四、週五晚上,然後週六則以同樣空間上演《心經練習曲》之做法,或可說是一種「物盡其用」,但以觀眾量與形式之本質而言,又是否可以其他場地之選擇?抑或現時之選擇,只是一種資源上的方便?作為香港九大藝團之中的進念,坐擁資源之巨,又是否能更有效運用這種優勢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