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走正印與二幫 — 李鳳

2015/12/14 — 7:00

每次演出前,李鳳都會集中情緒,務求令表演力臻完美。

每次演出前,李鳳都會集中情緒,務求令表演力臻完美。

李鳳,縱橫梨園近半世紀,向來被公認為扮相靚、唱腔細膩,咬子清晰,功架十足,她絕對具備擔任做正印花旦的條件。不過,近年,她從不會為角色的輕重而耿耿於懷,除了不時擔綱做正印花旦外,就算是二幫,甚或三幫的角色,她一樣傾力演出。現在,李鳳已不拘泥演繹任何角色,她在戲行幾十年,歷盡起跌,嚐盡辛酸,種種的往事讓她學會凡事要隨緣,要懂得放下,明白對得失毋需強求,最重要是把握每次的演出機會,活在當下,觀眾的掌聲永遠是她在舞台上最大的推動力。

李鳳八歲時已初登台板,演出經驗豐富。

李鳳八歲時已初登台板,演出經驗豐富。

廣告

早於50年代,李鳳與哥哥李龍在著名粵劇男花旦陳非儂主持的「香江粵劇學院」學藝,由於兩兄妹表現出色,很快便獲得演出的機會。8歲時李鳳初登台板,與哥哥李龍合演折子戲 <醉打金枝>,兩兄妹分別飾演駙馬及公主的角色,他們的演出令人刮目相看,往後他們更有機會演出林家聲的粵語電影,扮演男女主角的童年戲份。當時,李鳳的媽媽對兩兄妹寄予厚望,希望他們能成大器,在戲行闖出名堂。當年不少童星,例如:馮寶寶、陳寶珠,都能一炮而紅。但李鳳童星生涯僅屬一般,未能成為她往後星途的跳板。

李鳳並未氣餒,她視粵劇為終身職業,選擇由低做起,她做過梅香、第四花旦、第三花旦、第二花旦,一步一步拾級而上。李鳳在年輕時候,曾有一顆好勝心,她視擔正做正印為人生的目標,故不斷苦練唱腔及功架,望能獲得別人認同。

廣告

李鳳經常站在虎度門前「偷師」,望能改進演出的技藝。

李鳳經常站在虎度門前「偷師」,望能改進演出的技藝。

「最緊要是站在虎度門旁看戲,觀察正印花旦在做甚麼。為甚麼要這樣做?因為要偷師。我擔當第三花旦時,希望第二花旦快點肚痛,她肚痛,我便有機會上;到我做第二花旦時,我又希望正印花旦肚痛,哈哈…..若她身體不適,便會找我頂替。若班主及群眾認為你做得好,你便可上位。」

70年代,默默耕耘的李鳳終於出人頭地,在「花錦繡劇團」一嚐做正印花旦,可惜時不與我,當時粵劇正值低潮,表演機會驟減,正印花旦的數目供過於求,李鳳最終未能穩坐正印花旦的位置。當時不少粵劇演員為了增加收入,傾向多棲發展,李鳳亦順應住時勢,在兼顧粵劇舞台表演之餘,亦嘗試轉型拍電視劇,包括:《天龍訣》《天蠶變》。另外,她又嘗試灌錄唱片,希望能突圍而出,尋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當時李鳳所灌錄的《玉簪記》更獲得金唱片的殊榮。

「自己都想扶搖直上,那時李寶瑩都已經出唱片,我又想去做李寶瑩,錄多些唱片讓人聽,讓多些人認識我。」

李鳳擅長跳羽扇舞。

李鳳擅長跳羽扇舞。

不過,要在演藝界大紅大紫,除了個人的實力外,際遇、運氣、人脈亦是關鍵。思前想後,李鳳認為自己始終屬於粵劇的舞台,故她選擇不在電視媒體繼續發展。

無奈的是,80年代粵劇行業持續式微,行內不少資深大老倌相繼退休,令到粵劇的發展進一步收窄。李鳳的梨園生涯亦因此停滯不前,她唯有痛下決心,學做時裝設計。但在李鳳的內心深處,仍燃燒著對正印花旦的一團火。

踏入90年代,時勢易轉,香港粵劇界經歷「小陽春」,大小劇場,鑼鼓聲再度響起。承接著這股熱潮,李鳳決定放棄鑽研了10年的時裝設計工作,與粵劇舞台再續前緣。她自組「豐華劇團」,除了擔任「班主」一職,更擔正做「正印花旦」角色。

「目標當然是正印花旦,當時有好多人支持我,那時我找人寫新劇本,寫白蛇傳,我上去內地練功,練左三個月先下來演出。」

半生遊走戲行,李鳳終於了結多年的心願,擔任正印;至此,理應躊躇滿志的李鳳卻毅然淡出經營幾年的劇團,放下身段,重回二幫角色……

大城市小角落,有人的地方,就有舞台,在人影交錯之間上演著一幕幕人生劇場。劇場中有人站台前,有人居幕後;有人擠身中央,有人游走兩旁;在掌聲灑落主角身上的一刻,可有人在意那些站在聚光燈柱外,默默支撐著每幕演出的一群配角;他們有些窮盡半身,與主角擦身而過;有人無心插柳,卻被命運選中。

一連十集的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 ── 最佳配角》,十個人物帶觀眾看看「配角」的故事。第二集【正印‧二幫】將於12月14日(星期一)晚上7時至7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敬請密切留意。

轉載自都市日報

每次公演前,李鳳與對手反覆練習,一絲不苟。 

每次公演前,李鳳與對手反覆練習,一絲不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