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達明卅一.下】紅館舞台 回應時代

2017/3/10 — 13:15

2012 年 4 月《兜兜轉轉演唱會》中的〈It's My Party〉

2012 年 4 月《兜兜轉轉演唱會》中的〈It's My Party〉

達明一派這隊樂隊,尤其主唱黃耀明的名字,似乎已經與「政治表態」劃上等號。

每次接受媒體訪問,達明每每會被問到關於政治與封殺的話題,今次演唱會的宣傳訪問當然也一樣;黃耀明總不厭其煩地強調,今次演唱會不止政治,達明一派也不止政治。

「有啲人係想嚟娛樂一晚,但有啲人要嚟搵好多嘅意義。」黃耀明當然清楚外界對「達明一派」,對即將到來的達明演唱會有甚麼期許。

廣告

也許符合大家期望講講政治,再唱一次「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大家就會收貨,感激達明第N次唱出時代,為民發聲 — 雖然用演唱會承載社會與時代,用社會與時代主導演唱會,黃耀明過去五年已經做過三次1

表態不表態,政治不政治,that is not the question。 做過這麼多個關於香港的演唱會之後,籌備今次演唱會,黃耀明要思考的是:「究竟點樣再用一個新嘅方式去講?」

廣告


*   *   *

集音樂、時裝潮流、舞蹈等多種元素於一身的流行演唱會,是港式流行文化最豐富的載體之一,而紅館,便是 Cantopop 的殿堂。

無論世界如何變改,港人都可以買張飛,在演唱會中得到令人忘憂的娛樂,場內場外,恍如兩個世界。在紅館四面牆內,你不會找到關於社會的任何痕跡,可以放下一切現實憂慮,盡情享受感官刺激,代入愛慾痴怨。

1990 年,達明一派首次在紅館開唱,題目老土得很,就叫《我愛你達明一派演唱會2》,但這卻是一場被著名詞人黃偉文譽為「改變香港」的演唱會。

「『達明一派我愛你演唱會』有什麼影響了香港演唱會的生態?在 1990 年香港的演唱會其實已自行發展出一套標準模式,而且『上了軌道』,我會說他示範了演唱會的『另外一個做法』… 為觀眾帶來前所未見的風光。」

─〈辦一場改變世界的演唱會〉黃偉文

《我愛你演唱會》由舞台巨匠林奕華擔任導演,將達明的音樂作品與舞蹈、劇場、錄像融合,創下不少「業界初」,加上對社會面貌的影射,為習慣了華衣美服勁歌熱舞的香港,帶來不一樣的紅館演唱會體驗。

1990年的 Video Wall。圖:微博

1990年的 Video Wall。圖:微博

與進念關係密切的黃耀明,在單飛時期亦繼續嘗試這種「另類」的演唱會模式。1997 年 5 月底,即回歸前一個月,黃耀明在紅館舉行《創作人山人海音樂會》,翻唱多首九十年代情愛流行曲,但以改編為其賦予時代意義,例如將〈容易受傷的女人〉變成進行曲,又身穿英國國旗演繹〈情深說話未曾講3〉,並透過屏幕的影像與文字反映回歸前的港人心聲。

示範過紅館演唱會的另一種可能,但達明是否真正有影響過香港演唱會的生態?也許在舞台設計與表現手法上有影響過(按黃偉文的講法),但將整場演唱會與社會連結、透過一場演出回應時代,卻始終只此一家。在回歸初段的蜜月期中、大眾關心明星八卦吃喝玩樂多於政制改革中港矛盾的年代,對這種另類演唱會的「需求」,似乎亦不怎麼高企,連達明也似乎無處著力。

2004年的達明演唱會,主題改為「為人民服務」,也邀請了梁家傑湯家驊4做嘉賓,但該次演唱會被設計成一場盛大 Party,並無多少回應時代的著墨。被黃耀明形容為時代snapshot5的〈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亦有為該次演唱會推出更新版,但 2004 年的版本中,娛樂、文化人名佔全曲 62%,而政治人物則縮減至不足三成。

舞台始終屬於大娛樂家,紅館屬於追求娛樂的Cantopop樂迷;在香港的中心,這座四方樂壇聖殿仿如一個結界,隔絕場外一切紛擾,專心致志地營造最純粹的感官體驗,節拍太強教人血脈沸騰,射燈燒了都不怕,演唱現場,不必多廢話。

港人曾經忘記,紅館演唱會原來還可以承載娛樂以外的東西。


*   *   *

這正是 2012年《達明一派兜兜轉轉演唱會》引起這麼大迴響的原因。那一年,社會氣氛漸見生變。

2012 年四月,香港剛經歷一場「極醜惡」的特首選舉,黑材料與「你呃人」滿天飛,地下黨與小桃園疑團未釋,12萬港人透過港大電子公投系統表態對選舉投下白票,換來一個史上最低得票率的梁振英。

當時最流行的一句話,是來自 2011年劇集《天與地》的 The City is Dying。

就在此時,達明一派在紅館開騷,以80 年代末回歸前夕為時代背景而寫下的歌,詭異地折射出 2012 的香港。諷刺 80 年代流行樂曲矯情造作的〈天花亂墜〉,大屏幕配上當下政客與名人信口䧳黃的「金句」;描述回歸前移民潮的〈今天應該很高興〉,加上移民港人回流、中國資本外流,以及新移民和北上港人的龐大數字;主權移交前港人拷問中英雙方的〈你還愛我嗎〉,變成港人一句撫心自問,你還愛香港嗎?

同年8月移師亞博館搞 Part II「返嚟就郁6」,還請來學民思潮一眾學生上台,眼綁紅布、舉著「中國模式」國教教材與達明合唱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黃之鋒更即場帶領全場觀眾大喊「撤回」。最終曲亦改為〈抉擇〉,曲終後大屏幕浮現兩行大字:「9 月 9 日7發揮抉擇力量 返嚟就郁」。

2012年8月《兜兜轉轉演唱會:返嚟就郁》中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2012年8月《兜兜轉轉演唱會:返嚟就郁》中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在鬱悶的政治氣氛下,2012 年的《兜兜轉轉》以密集的社會性符號,直白的政治表述,引起香港觀眾的強烈共鳴,有份入場的港人紛紛大呼感動,在社交網站洗版「多謝達明為香港發聲」;經濟日報報系的《晴報》報道起題「達明一派為民請命」。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召集人陳惜姿觀後在專欄中寫:「與其說是演唱會,不如說是一個Campaign。」有網站小編難掩激奮心情,直呼「這是一場革命8」。

但對於這些評價,黃耀明不同意:在訪問中他強調「這不是一場政治集會」,而是一場為人民服務的音樂會9

「音樂就是政治,音樂不止是政治;音樂可以改變政治,讓政治正常化,變回人民身邊的呼吸喜樂、愛怒說唱。」

─〈俠隱再達明〉廖偉棠


*   *   *

講政治是一種表態,不講政治其實也是一種表態。對達明而言,用音樂與演出去回應時代,是自然不過的事。

隨著香港政治形勢不斷惡化,達明亦越企越前。黃耀明曾經與劉以達一同踏上由學民思潮及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搭起的舞台,在添馬公園面向「門常開」唱《天問》,黃耀明亦曾在金鐘夏愨道,與何韻詩和葉德嫻一起唱過《撐起雨傘》。

「那是時代的呼喚。身處嗰個時代,覺得應該要做,就去做了。」黃耀明答得簡單。

然而過去數年,社會由政治覺醒,漸漸走向政治泛濫的狀態,仿佛我們的時代單薄到只剩下政治。達明當然會講政治,但問題是怎樣講:明哥想得更多的是,這些年來大家日日講、不斷講,各種媒介都充滿政治,會否出現審美疲勞?

對觀眾來說如是,對以「顛覆」聞名的達明更如是。達明一派不介意企得前,但介意悶,介意被定性,介意變得易估。

從 80 年代到 2017,從 97 問題到政改問題到 2047 問題,三十年過去,香港反覆經歷似曾相識的「末世」,達明一派的歌便歷久常新,永遠啱用。〈今夜星光燦爛〉裏一句「恐怕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漸漸變得和「今日係 _ _ 最黑暗嘅一日」差不多耳熟。2017 年,這一句歌詞是否還能演繹出當下獨有的意義?

畢竟上一次,光輝璀璨的維港高樓已在〈今夜星光燦爛〉裏逐幢崩落成廢墟,說好了不變的五十年也已在〈皇后大盜〉裏,倒數至 2047年 6 月 30 日最後一秒。

2012年4月《兜兜轉轉演唱會》中的〈今夜星光燦爛〉

2012年4月《兜兜轉轉演唱會》中的〈今夜星光燦爛〉

沒有競爭與對手,達明要超越的是自己。再要用達明的歌、用一場音樂會,去反映當下香港的精神面貌,黃耀明坦言感到壓力:「覺得好難做。」

「尤其五年來做過咁多演唱會,都同香港有關。究竟點樣再用一個新嘅方式去講?」


*   *   *

《達明卅一》可能是達明一派的演唱會中,形式上最貼近一般紅館演唱會的一次。

從第一次紅館演唱會至今,除了97年的《萬歲萬歲萬萬歲》,影像都是達明演唱會的重要元素 — 從 1990年由近百部電視砌出來的大型屏幕,到2012年充滿政治語言與新聞片段的投映,達明舞台上的巨大屏幕往往擔當重要角色。三面台、台上竪起 video wall,達、明與樂隊在幕前演出,是達明演唱會的常態設置。

但今次達明決定嘗試一下開「四面台」的滋味。「我哋嘗試做一般紅館演唱會會做嘅嘢,有更多方式去呈現呢個演出。」

而今次演唱會中,最令人難以想像的新元素,是舞蹈。

上一次達明台上,出現達與明與樂手以外的表演者,要回溯至 1990 年的「我愛你演唱會」,但當年擔任演唱會導演的是舞台劇界的林奕華,舞者則非「常規」的 dancer,而是「進念二十面體」的表演者。事隔 27 年,達明要再嘗試另一種風格:多次為紅館演唱會擔任舞蹈總監的著名排舞師 High King,也是今次達明演唱會的幕後團體成員之一。

High King較為人熟知的身份,是流行天后容祖兒的「御用排舞師」,也曾為陳奕迅、古巨基等 「K歌之王」設計紅館演唱會的舞蹈;2015年容祖兒與李克勤被傳媒媲美為「音樂劇」的演唱會,就是由 High King 包辦舞蹈設計。

但今次,High King 要由流行情歌,轉向講社會、談政治的達明作品。擅長以故事性的舞蹈編排強化情感的 High King ,去為達明一派的演唱會排舞,會出現怎樣的火花?

黃耀明如此形容與 High King 的首次合作:「同佢合作,但仍想做出我哋想做的效果 … 對佢嚟講,都係一個新嘅挑戰,大家都要磨合。」

「但唔係我哋跳啊,係其他人跳!」黃耀明不忘澄清。

事實上,這也並非 High King 第一次接觸達明一派的作品。

2012 年,陳奕迅在《DUO》演唱會中翻唱〈禁色〉,舞台上就出現兩男一女戴上面具的舞蹈員,跳出哀悽的雙人舞與獨舞:男舞蹈員拒絕了與女舞蹈員共舞,從台側放置的衣櫃中拉出另一個男舞蹈員與其緊緊相擁 …〈禁色〉算是達明一派的作品中,情感較為豐富的作品;High King 又會如何處理達明那些與社會議題呼應、充滿政治意涵的快歌?

與主流樂壇合作無間的星級排舞師,遇上曲風另類、詞意敏感的傳奇樂隊,最令人好奇的是,「主流」演唱會的載體,將如何承載達明標誌性的社會關懷?


*   *   *

形式終究只是形式。對樂迷而言,達明演唱會最重要的還是當中要表達的神髓,於是也就回到最初的問題:再講香港,可以點樣講?

一月底,達明正在構思演唱會與新專輯時,注意到一段新聞。話說彼邦有狂人特朗普當選,帶契一本經典小說衝上暢銷榜首。「特朗普上任,《1984》重新成為暢銷書,個世界竟然回到書入面嗰個地步。很 ironic。」

細思之下,《1984》書中的時空,與現今的香港、世界何其相像。「書入面有newsspeak、doublethink、真理部,將新聞同歷史竄改到合政權心意,日日改寫事實 — 同我哋嘅社會越來越相似。書入面有好多監控,有形嘅,條街四圍都係攝影機;無形嘅,每個人都知道有人𥄫住,就唔做某啲嘢。」

「好似我哋而家活緊嘅世界。」

新碟第一首派台的單曲名為〈1+4=14〉,就是取材自《1984》裏「2+2=5」的概念。明哥又透露,演唱會亦將以《1984》為載體,去審視香港的處境。

〈1+4=14〉,以短促的樂句、躁動的電子與結他,營造出機械與不安的氛圍。歌詞中「和諧教我 難和諧就犧牲」與「神經的我被消失」,港人一聽就難免想起李波林榮基,與黃耀明自己被封殺的經歷,但這首歌不止講香港,也講世界;與此同時,要將之解讀為《1984》小說中的情節描寫,亦完全說得通。現實與小說透過音樂相互連結,交集出多重解讀。

回到音樂與歌曲本身,達明從來都擅長用同一首歌,承載多重意義,盡量拓闊歌曲被詮釋的可能性:〈你還愛我嗎〉其實是一首情歌,而〈今夜星光燦爛〉歌詞講的,是兩個廢青在維港畔飛車。在達明營造的紅館結界裏,Party 解「派對」但也解「黨」,梁振英是同志?黃耀明也是同志;司徒華與蒼井空,伍晃榮與葉劉淑儀,全部可以在同一首歌中出現。

2012 年 4 月《兜兜轉轉演唱會》中的〈天花亂墜〉

2012 年 4 月《兜兜轉轉演唱會》中的〈天花亂墜〉

「表態」直白而絕對,但回應時代,不應只有政治,也絕不止「表態」一種方式。

「達明之所以歷久不衰,是因為他們給了一個很大的投射空間。」詞人邁克曾如此總結10

「是否要好戲劇性、好多隱喻先算精彩?咩都唔講唔做,只玩音樂都係一個方式;在不同的時機,做不同的事,我不覺得演唱會只有一種模式。呈現的方式是隨著時代的改變,隨著你自己心境改變而去做。」對黃耀明而言,站上集會大台,與站上紅館舞台,都是為了回應時代:「無論如何,我們做演出都是呼應一個 calling,覺得這個時候要做一個這樣的演出,才搬出這些東西。」

達明從來無懼在社會需要的時候,直截了當地「表態」;但回到創作者的身份,明哥不希望演唱會只是(又)一場集體發洩。

「我唔想為大家先行定性。希望同時可以娛樂到大家、畀到意義大家,但亦要講到我哋心入面想講嘅嘢。呢樣係最難。」

一切將於本月底在紅館揭曉。這一次,達明一派將如何在經典舊作中挖出更多新意義,又如何透過重新解讀舊作,提出另一種甚至 N 種解讀當下香港的可能?

黃耀明、劉以達

黃耀明、劉以達

-------------------------------

1. 包括《兜兜轉轉》,以及個人演唱會《太平山下》(2014)及《美麗的呼聲聽證會》(2016)

2. 網上流傳一個說法,指該演唱會原名「我愛你,你還愛我嗎?達明一派演唱會」,但因太長最後改為「我愛你達明一派演唱會」,此說來源不可考。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bfS2VfCN_k&t=3m30s

4. 演唱會於 2004 年 12 月舉行,梁、湯二人則於該年 9 月首度當選,以新科議員姿態進入立法會。據當時報道,黃耀明在參與《頭條新聞》錄製時邀請兩人,最終兩人在台上合唱〈你還愛我嗎〉,但並未錄入演唱會 DVD 中。

5. http://jet.my-magazine.me/article/detail/interview/9193

6. 2012年六月,時任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立法會大會「剪布」前,不慎入咪的一句話,疑為向建制派議員「通水」預告休會後立即剪布。

7. 2012 年立法會選舉投票日

8.https://www.facebook.com/timable.hk/photos/a.141727455857524.17890.134865886543681/455833081113625/?type=3&theater

9. 東方日報 2012 年 7 月 24 日專訪

10. 〈邁克、何秀萍:那個下午我“戇居居”燒信〉,《南方都市報》達明 20 週年特輯(200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