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老頂:拒絕政治操弄,古惑仔和警察的抉擇

2016/4/4 — 10:00

《選老頂》劇照

《選老頂》劇照

【文:蒼山風】
 
選老頂,七哥爭取的畢竟不是真普選,而是在假普選框架下,透過群眾力量令自己成為話事人,權力是有下放給兄弟的,「我要票」的下場是命都無埋,造就神爺的「變是為了不變」,權力歸於神爺。

七哥從來沒有想過兄弟一人一票,為了妻兒、自尊、事業,出獄後決定爭上位,他在中學就加入了社團,由細做起,學識不高的古惑仔,也是唯一一個竟然有兄弟幫他擋刀的字頭大佬。

豺狼滿口理論,在浴堂與情人消磨也說:「權力核心傾向選中能力不高的人,以維持自己權力不變」,然而他也沒有想過兄弟一人一票,他直接用錢買票,他有警方臥底背景,上位快、學歷高,擅長財技多於動刀的字頭大佬。

廣告

故事的重點從來不在於一人一票,而是阿爺的政治操弄,權力如何運作,權力不在於你手上有沒有票而已,在於你如何讓權力透過各種制度變更,仍然回到你手上,七哥在點票時振臂高呼「一人一票」,兄弟們大叫「我要票」,誠然令人振奮,然而在政治操弄的大故事下,振奮也轉折成鬱悶與悲劇,一次暗殺,兄弟就不得不血濺街頭,並不是為民主犧牲,而是為七哥、為神爺而死。

時代力量淹來,運動卻由阿爺收割,因為七哥和豺狼終究只想上位,除了六寶以外,兄弟其實是上位的籌碼多過兄弟,兄弟們也樂於跟大佬,有票固然好,新仇舊恨燃燒起來,斬死敵人才是王道。

廣告

寄語香港,誰又能不犧牲而爭取到真普選?卻不是說不要為他人作嫁衣,而是如何讓犧牲有價,是否朝向真正民主公義的社會,可笑的是,戲中最清醒的人,反而是那個警察,清醒不在於他那一句「唔理你係咩人,我都會救,因為我係警察。」而是他往往可以在群情洶湧的時候,堅持做他認為正確的事,一個沒有「跟大佬」的警察。

至於六寶,為七哥擋刀,第一個敢於高叫「我要票」的人,他的犧牲出乎意料,留一個希望給下一代,這個抉擇讓他倖免於難,相比起六寶七哥的兄弟情,這份父女情無疑虛幻得嚇人,其實他的抉擇是與神爺對比的,無條件把希望送給下一代,朝自己動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