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城・邊廂・邊緣化

2016/3/11 — 10:51

聽著Mr.的作品《邊城》,看著香港現今的社會,感觸良多。或許,聽著一首如此「灰色」的歌曲時,看到的東西也會自然而然地染上了灰色。

在童年時代裏 多少歡笑要去追

在《邊城》的lyric video版本中,製作者坐在充滿懷舊風味的電車內向外拍攝,彷彿從舊有的角度出發,見證著時代的急速變遷,與電車緩慢的速度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暗示社會中的每一個人,不論林林總總的原因,有些時候總會趕不上生活的節奏。「而為何人大了 天天渴睡」正好反映了香港人急促的步伐,有時為了工作及生計,忙得連睡一個好覺的機會也沒有。

廣告

長大了,才懂得兒時的好,才懷念童時那種悠然的腳步。「在童年時代裏 多少歡笑要去追」這句歌詞,令我不其然地想起許廷鏗的那首《青春頌》──「誰亦會隨年變老 方懂得童年多好」。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即使過往的回憶會悄悄的消耗掉,卻仍然難掩舊歡笑。

誰挑起對立如輻射

廣告

近年,社會撕裂的情況愈趨嚴重,藍絲與黄絲在政治上的對立、廢青與老一輩在思想上的衝突、香港人與內地人在生活上的磨擦,彼此之間有如深隔著一面厚不可破的城牆,就像《邊城》中的那句歌詞「如城牆門漸厚 打開也累」,雙方均處於自己的「邊城」内,並如像仇人般敵視著對方,甚至隔空對罵。

被挑起的對立如輻射,屢見不爽;社會撕裂的二三事,亦因為傳媒連日來的報道,漸漸令人變得麻木了,有些人甚至開始對此見怪不怪。那些在街頭抗爭、希望為香港爭取獨立自主的人士,亦被冠以「暴徒」之名,被主流社會的意識型態所唾棄,被社會的「大眾」所邊緣化。

OH NO JUST LET IT GO

Mr.的主音布志綸,並沒有像信樂團的主音阿信在《死了都要愛》一曲中,力竭聲嘶地把自己的情感澎湃地宣洩出來,卻反而透過較為內歛、淡淡然的演繹方式,釋放出那些鬱悶在心中的情緒,藉以放下心中桎梏已久的枷鎖。《邊城》表面上像是輕描淡寫般點到即止,實際上卻是蘊藏著非筆墨所能形容的哀傷。這種細膩而平和的演唱方式,就像一個久歷滄桑的過來人,以平和的調子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更能觸動平凡又渺小的心靈。

作者Facebook專頁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