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鄰家怪嚇:猥瑣佬的惡夢世界

2016/10/4 — 14:17

電影《鄰家怪嚇》

電影《鄰家怪嚇》

將日本驚悚片大師黑澤清的新作《鄰家怪嚇》像壽司卷斬開兩半,前半撲朔迷離的案情精彩得猶如築地出產;後半呢?明將油雞壽司卷一樣古怪……話雖如此,當你離開餐桌後多天,又會莫名其妙的想起來,覺得它有點特別,有點意思。《鄰家怪嚇》,在我眼中便是這麼一齣電影。

虎頭蛇尾

《鄰家怪嚇》改編自前川裕的小說《Creepy》,分明暗兩線進行。明線講退役警察高倉調查數年前一單離奇失蹤案件;暗線講高倉的妻子搬家後與奇怪鄰居西野先生的互動。黑澤清前段節奏把握得很好,兩條線看似互不相關但又隱隱牽連,觀眾逐漸發覺當天的神秘案件西野先生的嫌疑極大,偏偏這時高倉妻有點失去控制的與西野交好,觀眾為她的安危擔心得手心冒汗。形勢如此緊張,之後的劇情,唔,四個字:莫名其妙。

廣告

莫名其妙皆因劇情發展下去太讓人摸不着頭腦。不明白西野控制高倉妻的藥是甚麼;不明白西野的犯案動機;不明白小妹妹幹嗎不報警;不明白警察怎麼老愛單刀赴會去送死;不明白男主角怎可能忽然回復正常...黑澤清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我們興沖沖打開,卻發覺裡頭盡是問唬,一頭霧水,精彩自然便說不上了,加多句「搞什麼飛機」,也是很合理啊。

因為都是假的

廣告

世上劇情牽強的電影多如天上繁星,再添一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後來回想一下,覺得《鄰家怪嚇》的說不過去不算普通的說不過去,它有點道理。這種道理,如果把整個故事當作真實案件審視是看不出來的,你得把它當寓言或者惡夢去看待,才能體會當中的意思。

我們看西村這個犯人,不能將他當作真正的人處理。結尾給子彈擊中,血也沒半滴,不就是導演明明白白告訴我們他不是血肉之軀嗎?除此之外,他處理屍體的方法,把人像真空包裝醃漬食品般以袋壓縮起來,夢幻得不真實;他的居室,異次元一般,現代藝術感十足的褶紋房間,亦是虛構意味十足。種種跡象提示我們:都是假的,認真你就輸了。

因為都是假的,很多實際問題,諸如剛才提及的藥是什麼,動機為何種種,都變得沒那麼重要。畢竟犯人不是真的犯人,只是一個符號,一個象徵罷了。我們要關心的,反而是那個符號代表的意義。

為何她會離開你

西村代表的應該是潛伏在日本社會的家庭危機。高倉妻受西野控制,根本原因不是藥物,而是她與丈夫之間的信任危機。這個講法乍聽有點古怪,因為大銀幕上兩夫妻一直相敬如賓,不似有問題。然而如果留意細處,就不難發覺丈夫因為醉心查案,沒有正視妻子不安的事實,繼而引發之後的災難。這種隱藏於表面和平之下的冷漠及不理解,其實是黑澤清電影很常見的主題,承接諸如《Cure》、《東京奏鳴曲》、《身後戀事》等舊作而來。

導演沒有清楚交代妻子為什麼甘於服從西野,而是將劇情埋在丈夫查案的明線之下,其實是以劇情結構的設計反映丈夫沒有關心妻子,讓她置於視線之外。西野作為危機的象徵此時乘虛而入,瓦解二人的關係。所以講,黑澤清其實是借了一件懸疑案件的殼,完成了一次現代夫婦相處的探討。

猥瑣佬的極致

引用《端傳媒》訪問黑澤清的講法:「西野這個角色其實是實際存在的犯人,被警察抓捕後,現在還在世。但是這部電影並不想讓人覺得這是對真實事件的翻拍...想讓觀眾覺得,西野是真實世界中不會存在,只存在於人們的幻想或惡夢中的人物。」明明是真實人物,但又要讓他如幻想一樣的惡夢,這種思路其實蠻曲折的。亦可能因為如此,電影整體感覺有些迂迴,並非人人受得了。當然,迂迴也有迂迴的魅力,而且香川照之的精彩演出確實把西野這個角色的詭異之處發揮得淋漓盡致,猥瑣佬的極致,絕對是全套戲最大的亮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