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on.fb.me/1Bx152y

2015/1/20 - 12:37

鄺俊宇

與朋友閒聊,聊到周六做甚麼好。他尷尬一笑:「唔啱你啦。」甚麼唔啱我?再三追問。「唉呀,講出來你實笑。」還是不肯說,死也不說,像做了虧心事,比打劫銀行還衰。如此你推我攘搞了半天,他才肯吐出一句:「《幸福再遇》新歌試聽會暨《數到三就放手》書簽會」。

原來我是一個看起來像是一個會討厭鄺俊宇的人。不,不僅如此,原來我看起來還像一個會恥笑喜歡鄺俊宇的人的人。

是甚麼人倒無所謂。我感興趣的是,為甚麼。為甚麼我會給人這種感覺。翻查網上討論,原來對鄺俊宇的批評真不少。來來去去論點都是那些,都屬於 Adorno 系,我把它們簡單歸納為兩點:

廣告

(1)鄺俊宇文字思想低級,無法為讀者帶來知識的長進甚至精神昇華;

(2)鄺俊宇之所以有治癒功能,不是因為它是仙丹,而是因為它是麻藥,是毒品。麻藥會麻醉人心,令人沉溺,自 high,減低對社會、對建制的批判力。

當然還有因為他是白鴿黨員而對他亂槍掃射的。這與他的作品無甚關係,今日暫且不談。

上述批評都不新鮮。每個時空的人對那個時空的流行文化,都有類似批評。對於第(1)點,我會想到四個字:「一葉知秋」。葉隨處可見,對許多人而言它是垃圾,或許它也確實是垃圾沒錯,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誰能知秋。那是觀者的修為。一句葉是垃圾就不聞不問不講不談,其實是對自己思想的限制。

第(2)點關於毒品,那我們就談禁毒吧。一直以來,政府禁毒宣傳招數有二:「恐嚇」和「罪疚」。不是鼓吹吸毒有多恐怖,叫年青人勿試;就是主張吸毒是壞事,害人害己,令家人傷心,情人傷感。早在六年前,校園驗毒計劃的年代,已有不少人批評政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卻從未想過為甚麼青年少年會沾染毒品。社會問題在哪裡?青少年心靈如果失落、孤獨,又為甚麼?如果說家長沒有時間陪伴,那為甚麼他們這樣忙?如果說以前學生哥放學可以找隔籬屋或者隔籬村的朋友玩,現在則人都唔識多個,又是甚麼原因?

對於結構性問題不思不想,只批評吸毒青少年,這就是建制思維。

治癒系文化何以在一個地方風行,原因有許多。從 Weber 角度講那是因為人類被資本主義剝削得人唔似人(物化),日做 n 個鐘,身心俱疲。大都會生活讓人缺乏生活觸感,以為 facebook friends 好多個其實無一能交心。社會政治現實令人失望到唔想再睇新聞。金錢與地位成為成功的唯一衡量指標,讓包括我在內的「失敗者」,缺乏自我認同感。

這些人太累,真要睡一睡。他們需要休息,需要「懂得自己的聲音」。他們需要「樹洞」,一個最少在他們心目中是明白自己痛苦的人,哪管你低級定高級。

如果現實無病,人又何需治療。

風高浪急,船泊碼頭,險象橫生。如果你想出力幫忙,你會(1)平風浪;(2)拆碼頭;還是(3)鑿船底?我會選(1),哪怕(1)最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