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醉岸居《D7689》- 沉默就是幫兇

2016/4/29 — 19:00

《案件編號:D7689》宣傳品

《案件編號:D7689》宣傳品

【文:畢歸】 

行先死先,抗爭起議,下場慘烈,古今皆然。是嗎?

如果抗爭者必死,那麼,妥協就是慢性死亡,沉默更加是幫兇。

廣告

十年後,香港,面目全非。香港變成中國香港巿、謊話變成真相、歪理變成真理,公義?有存在過嗎?一宗案件,編號D7689,將巿長賈昭賢推出法庭為被告,政府罕有高調介入,一切源於自稱「U」的神秘人公告殺人名單,以及巿長的惡行——明示暗示殺害反政府的記者和異見人士。法庭上,真假證人重組香港崩壞細節,竊漏過去驚天大陰謀。作為觀眾的陪審員,將一切看在眼內,卻不為所動。

本地劇團「醉岸居」製作的《D7689》,顧名思義,是諷刺以689票當選的政長官梁振英,以及香港現況,由於題材敏感,早前向地政總署申請掛出宣傳品時,居然遭到拒絕,當局據報甚至連「D7689」也不敢說,引起傳媒關注。近年官方一次又一次「此地無銀三百两」的打壓行動,如電影《十年》般,變相成為最有效的宣傳,今次事件也正正是《D7689》的現實寫照。

廣告

《D7689》是現今劇場少數回應本地社會的故事,難能可貴。導演兼編劇卡卡卡選擇以極度嚴肅手法處理— 一場場的判審,密集的對白,將荒謬現實呈現觀眾眼前,其中記者葉知秋遺孀出庭作證那幕,印象最深——記者葉知秋被七驚毒打至死,可憐一對子女被教育洗腦、被執法部門威脅,一個女人就這樣,被聲稱公平公正的法律機關,被迫得竭斯底里,看得人很不忍心。

故事一開始就將觀眾設定為陪審團,值得一讚,尤其是在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這個場地。做法能加深觀眾投入感之餘,也著實是比喻大眾的袖手旁觀,例如當扮演記者的演員,被警察打得奄奄一息時,那名演員就用了最後一口氣,奮力爬向觀眾席,更加雙手緊握著其中一位觀眾雙腳,被握著的觀眾大概是不知如何反應,以致冷靜非常,就像看著凶案發生而不發一言,情況就如劇中遺孀所言——當時好多人見到我老公被打死,他們甚至舉起手機拍照拍片,但無人出手相救。

亂世,見不義而不言,與幫兇無異。沉默,就是幫兇。

香港人太習慣別人為自己抗議,就像最近的《明報》凌晨辭退執行總編輯姜國元一事,大家都說不要罷工,要守好崗位、做好本份。我無法理解,做好本份如何能帶來改變?沒有抗爭哪有勝利,歷史上的改朝換來,永遠不會從天而降——曼德拉用廿七年的牢獄,換來種族隔離政策的廢除;昂山素姬被軟禁十五年,只為叫世人記住,還有個國家叫緬甸;林肯為了廢除黒奴制度,最終賠上了性命。

自願減薪,原諒我,這算是哪門子的抗議?如果只為證明管理層非因「節省資源」而裁人的話,也太沒有必要了吧。

走在抗爭前線的人,被喚做傻仔,沒有抗爭是必勝的,但,只有堅持到最後一刻,才有勝利的可能,歷史沒有「早知」,也沒有「如果」,只有堅持到底的信念。

劇中一幕幕片段,喚起兩年前雨傘運動震憾人心的回憶——抗爭(或被稱做暴徒)領袖如「佔領中環」發起人戴耀弓大竹土般,在人群中痛哭崩潰,劇中領袖說,其實他很累,他也不想當領袖,他也想跟著別人的方向走;劇中巿長對抗爭者說,少年你太年輕,政治複雜得難以想像,趁還有機會,回頭吧,情況就像那天看著電播直播,梁麗幗等學聯五子對著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等官員大辯論⋯⋯

《D7689》由於「貼地」,故事甚有潛力,當中不少對白也令觀眾有共鳴,甚至開懷大笑,例如巿長賈昭賢這幾句:「巿民根本不應該反政府,巿民的責任是努力工作、努力交稅。」「香港巿是法治社會,只有政府才能行使暴力。」

如果有機會重演,我建議減低嚴肅程度,改為加大反諷力度,增加以上一類認真卻不失趣味的對白,演出想必更為可觀,因為全場兩小時無中場休息,密集而嚴肅的對白,實在是考驗觀眾。順帶一提,今次演員不時「食螺絲」,尤其在關鍵場面,如巿長與抗爭領袖對決一幕,難免影響了故事流暢度,令觀眾難以投入,有點美中不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