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醜」到盡頭便是型

2016/9/23 — 15:14

像Vivienne Westwood這樣,有時候很難判定是醜還是美,你可能認為醜,但黃偉文就曾穿著它拍攝《GQ》雜誌。事實上,把外套裡的衣架取掉,它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的花紋長褸罷了。

像Vivienne Westwood這樣,有時候很難判定是醜還是美,你可能認為醜,但黃偉文就曾穿著它拍攝《GQ》雜誌。事實上,把外套裡的衣架取掉,它只不過是一件普通的花紋長褸罷了。

時裝有種奇特的現象,是可能在其他的設計領域不會發生的,就是「醜即是美」,而這種「醜」,感覺是違背主流的審美標準。當然,審美是主觀的,當大部份人認為它醜時,就肯定有一小部份人覺得它很酷,所以這就是小眾品牌的生存空間,小眾本來就不是服務主流的。像MMM、Vivienne Westwood或Rick Owens等等,都間中有些大眾難以理解的「醜」衫,就因為普通大眾無法理解,亦沒有認真去理解,所以近年才出現這句「Fashion嘅嘢,你識條春咩」。我這裡所說的「醜」,意指是設計師故意營造的「醜」,而非沒有fashion sense的醜陋設計。

關於「醜即是美」,近年的最佳例子一定是紅透半邊天,但大部份人都不明白為甚麼會這麼紅的VETEMENTS和Gosha Rubchinskiy。VETEMENTS的「醜」是時裝界近年的熱話,而品牌設計師Demna Gvasalia也開宗明義「VETEMENTS的宗旨就是『醜』,所以我們喜歡」。即便是貴價的「醜」衫,也能吸引粉絲瘋狂搶購。例如那件與DHL員工衫一模一樣的紅字黃底T-shirt,將近2,000港幣也被搶購一空。雖然VETEMENTS大熱,但我還是不懂得欣賞他的「醜學」。

廣告

另外,來自俄羅斯的Gosha Rubchinskiy,可說是被川久保玲的丈夫Adrian Joffe捧紅了。但Gosha Rubchinskiy的「醜」,是那種你穿上身後,長輩會說你老套過時,但其實你走得比任何人都前的風格。在Instagram上也不難發現,一些年輕人的風格非常一致,例如他們會頭戴白色NIKE logo鴨舌帽,身穿復古運動T-shirt,下身是80年代剪裁的闊牛或爛牛,腳踏一雙5年前他們肯定不會買的波鞋。一副在東歐的工業區街頭流連的小混混造型,這或多或少也是受Gosha Rubchinskiy影響,他將後蘇聯時代的次文化成功帶向主流。其實復古風格每年都流行,區別在於來自哪個年代和哪個地區。

VETEMENTS(左)和Gosha Rubchinskiy(右)算是近年「醜」的代表,連model也不符合審美標準。但相比之下,Gosha Rubchinskiy偏向年輕和街頭,可穿性更高。

VETEMENTS(左)和Gosha Rubchinskiy(右)算是近年「醜」的代表,連model也不符合審美標準。但相比之下,Gosha Rubchinskiy偏向年輕和街頭,可穿性更高。

廣告

除了時裝設計,模特兒也一直奉行「醜即是美」這種異常審美觀。像孙菲菲、雎曉雯、呂燕這些在國際上炙手可熱的中國名模,也是顛覆了我們對亞洲女性一貫的審美標準。長著一張怪臉在時裝界是很吃香的,但五官標緻的大美人卻無法成為國際名模。還有比較典型的像非裔美籍白化病男模Shaun Ross,本應是黑色皮膚的他,卻因為白化病而皮膚白過白人,再加上黑人的五官,這種讓你感到精神分裂的樣貌,沒有歧視成份地說,確實是屬於「醜」的,但卻得到各大品牌的垂青。

 

非裔美籍男模Shaun Ross,因白化病令他的黑皮膚變成白皮膚,卻得到時裝界垂青。

非裔美籍男模Shaun Ross,因白化病令他的黑皮膚變成白皮膚,卻得到時裝界垂青。

不管你認不認同「醜即是美」,但不得不承認,時裝設計師就是喜歡與你唱反調。剛發佈2017年春夏季的Christopher Kane,就把公認是世上最醜的Crocs涼鞋帶上展台。對衣著有要求的人,相信每當看到有人穿Crocs涼鞋,都會擺出一副反白眼的表情。事實上,早在2002年Crocs剛面市的時候,就被時裝雜誌形容為「最醜的鞋子」。法國《Vogue》亦曾刊登過model穿著Crocs的照片,而被眾人質疑《Vogue》的品味。但Christopher Kane就偏偏要告訴世人,連Birkenstock和Tevas這些健康鞋都能進入時裝人的鞋櫃,為什麼Crocs不能?

顏色鮮豔和膠味很重的Crocs涼鞋是小朋友和麻甩佬的至愛,貪它舒服又方便,小朋友還會在Crocs加上卡通掛飾。Christopher Kane也參考這點,但是用礦石和寶石,鞋面則是大理石圖案。Christopher Kane的解釋是,Crocs無可置疑是最舒服的鞋子,他就是看中Crocs被視為「醜」的代表,也特別喜歡Crocs鞋款的稚氣,穿上去有笨拙的感覺。其實Christopher Kane並非首次把健康鞋帶上展台,早在在2012年春夏季時,他曾設計了幾雙brocade與刺繡的拖鞋和健康涼鞋,也被媒體大肆報導。

Christopher Kane與Crocs合作,把時裝界公認的醜涼鞋,設計成可配搭貴價服飾的high-end涼鞋。

Christopher Kane與Crocs合作,把時裝界公認的醜涼鞋,設計成可配搭貴價服飾的high-end涼鞋。

幾年前,設計師會用浮誇而不實用的設計營造強烈的視覺衝擊,而現在,卻要打破時裝的既定形象,做出又「醜」又不搭的設計來刺激你眼球。當你以為所有設計都要注重美感,符合審美標準時,但在時裝界,「醜」的盡頭便是「型」。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