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人情,存希望,念波叔

2018/8/3 — 17:51

 

千禧年後,「粵語長片」離我們的生活很遠,接觸和觀賞機會不多,但若生於八十年代末、長於九十年代初,或許曾有幸跟它結過緣。其時無綫電視(TVB)仍算重視粵語長片,常於早晨或午後時段播放經典,梁醒波(波叔)是TVB開台功臣之一,他參演的影片自然登上(反覆)播放之列。無數香港觀眾被《光棍姻緣》「擔番口大雪茄」的孤寒經理逗笑過、給《好兒孫》愛吹牛但善良的爺爺打動過,又為《紫釵記》一人分飾兩角的黃衫客氣勢震懾過……並由此記住了「梁醒波」的身影。

《紫釵記》

《紫釵記》

廣告

機緣巧合的,今年八月,UA CineHub將會跟波叔內孫梁智宏(Andrew)合作舉辦《我們的波叔─梁醒波誕辰110周年回顧展》。Andrew娓娓道出辦展心聲,強調絕非撞正他的110歲誕壽,循例緬懷威水史,「這一次,我既想給家族尋根,多了解爺爺對業界的貢獻,也有心趁近年粵語文化備受熱議時,以爺爺的經典作品為切入點,邀請關心本地文化的新一代,一起通過影片如『坐上時光機』般,細看昔日人文往事,思考各自跟香港的關係。一個人唯有認識歷史,才能知道當下、未來的路怎樣走。」

廣告

梁智宏雖然跟爺爺只有短暫相處緣分,但他相信爺爺流傳於自己血脈裏的精神,將會永遠伴隨自己前行,克服不同的人生考驗。

梁智宏雖然跟爺爺只有短暫相處緣分,但他相信爺爺流傳於自己血脈裏的精神,將會永遠伴隨自己前行,克服不同的人生考驗。

接觸廣東文化

說得肉緊,皆因Andrew曾是陌生於粵語和廣東文化的過來人。雖然波叔是他的血脈至親,但因波叔在他三歲時(1981年)逝世,故此雙方相處機會不多,印象自然也難以深刻,「父母在英國讀書邂逅、結婚,1978年誕下我,本來打算在當地定居,可是同年爺爺確診末期腸癌,醫生診斷他時日無多,父母和姑姐文蘭(梁葆文,當年身在美國)趕回香港,為他在鏞記酒家設宴、預祝70大壽,後來還回流香港照顧他。當時我們一家住在窩打老道,爺爺就住在太子道,每天由爸爸開車接送去廣播道TVB拍《歡樂今宵》,假日幾房人又會約食飯,聽講爺爺每次見到BB的我,會好開心地又抱又錫,幾溫馨⋯⋯可惜我太細個,沒什麼記憶。」

1980年,波叔與兒子乃業、孫兒智宏、女兒文蘭攝於家中,當時波叔已發現患上腸癌。 (照片由梁智宏提供)

1980年,波叔與兒子乃業、孫兒智宏、女兒文蘭攝於家中,當時波叔已發現患上腸癌。 (照片由梁智宏提供)

說罷,Andrew深深嘆一口氣,「更可惜的是,童年『唔識貨』,不特別愛看粵語長片。我小學時跟你一樣,放學馬上衝回家看電視,偶爾TVB播波叔的影片,就會想:『這是爺爺啊!』,卻從沒深究內容,只心思思想轉看卡通片(笑)。加上喇沙書院畢業後,我遠赴英國留學,包圍身邊的一直是西方文化,像最喜歡西洋歌劇、考八級鋼琴接受美聲訓練,沿用外國一套,沒怎樣受過華文文化薰陶,也不像父母一代,文化口味混雜,會聽張國榮、梅艷芳,同時也愛貓王和J-POP,包容又多元。以前我跟其他後生仔一樣,覺得『粵劇?咪等於老土和悶囉』。」

波叔永遠將「家庭」放在人生首位,對每個子女兒孫都疼愛有加,但卻又從不溺愛,還會身體地行地給他們作品德教育。(照片由梁智宏提供)

波叔永遠將「家庭」放在人生首位,對每個子女兒孫都疼愛有加,但卻又從不溺愛,還會身體地行地給他們作品德教育。(照片由梁智宏提供)

跟爺爺重新連線

天大誤解,不僅讓Andrew錯過欣賞優秀粵劇 / 粵語片的機會,某程度也在他和爺爺之間築起一道不自知的無形高牆,阻隔了精神交流。慶幸,不知是否波叔在天有靈,留意到番書仔內孫的問題,於是玄妙地通過其他忠實粉絲牽線,得以重新跟愛孫的心靈連結,「2009年,港大兩位教授吳鳳萍、鍾嶺崇在人文基金資助,和學院及出版社協助下,用心為爺爺編寫一本專書《梁醒波傳─亦慈亦俠亦詼諧》,邀請多位家人、波叔後輩如汪明荃等提供資料或訪談,TVB又製作《我們的波叔》特輯,這些安排意外地推了我一把,引發了好奇心去打開接觸爺爺的一扇門。」他說。

Andrew自那時起不停翻看波叔的戲寶,沉醉得欲罷不能,「或許人成熟了,眼界不同了,細時覺得沉悶的東西,如今竟看得津津有味。像看到八十年代,爺爺最後一次踏台板,做回最熟行的文武生,跟紅線女合演《刁蠻公主戇駙馬》,見他仔細如跨過門檻入門、怎樣騎馬、舉杯祝酒等動作,全都做得細膩、好看,令人拍案叫絕;另外,他跟女姐唱腔清晰優美,我第一次發現『乜廣東話咁好聽!』;尾段一場,講兩人洞房之夜鬧翻,女姐一怒回宮,關閉房門罰駙馬爺坐在房外不得內進,但爺爺已屆七十之齡,當時地蓆又太滑,他一時無法站起來,本應拂袖而去和發嗔的女姐,忍不住笑起來,回頭扶他一把,觀眾沒怪責蝦碌,還隨着兩人靈巧互動而哄堂大笑,這些感人場面令我很觸動;又例如,姑姐文蘭有份演出的《嬌嬌女》,雖然是五十年代的影片,但當年因為爺爺愛看西片,喜歡差利卓別靈等默劇手法,不時在片中建議加入新潮橋段,像《嬌》有一場講姑姐演的千金被飛仔戲弄,演員運用踢躂舞(Tap Dance)對戲,在粵語片來說很時髦,放諸今天,就讓人想起《West Side Story》(夢斷城西)甚至《La La Land》(星聲夢裡人)!」

《嬌嬌女》

《嬌嬌女》

學習波叔行善之心

悟以往之不諫,Andrew自省,到底來者又有何可追?「重新認識爺爺,令我關注起粵語和廣東文化,加上早年在某珠寶品牌工作,及後傳承公公甘穗煇的家族生意鑽石酒家,不時需要往返中港兩地開會,還有見證了近年的社會運動,目睹世代撕裂、身份危機等問題湧現,每件事都刺激我的神經,愈來愈體會到文化矛盾和衝擊。作為梁醒波的後人,我不停撫心自問『有否承傳好爺爺的精神?』,像講起母語和繁體字應用,如果我明知這是值得保育的傳統文化,但從沒為它發聲、做事,豈不是有愧家族?」

波叔七十大壽的三代同堂全家福。(照片由梁智宏提供)

波叔七十大壽的三代同堂全家福。(照片由梁智宏提供)

即使未曾直接和波叔對話,可是Andrew從爺爺專注演出以外,在公,還致力參與各類事務,像肩負八和會館會長職務支持業界發展、大膽不理守舊聲音反對,起用明星演員向普羅大眾推廣粵劇、以及晚年堅持演出《歡樂今宵》和為《歡樂滿東華》擔任司儀;在私,又重視子女教育,強調兄友弟恭、互敬互愛的品德栽培等行徑中,多少領悟到,每一個人作為社會和家庭一份子,都有義務與責任去維繫珍貴的人文價值,「爺爺留給世間最大的貢獻是什麼?我想,就是他以終生努力印證一個道理:真正的慈善心,不是存在虛浮的說話裏,而是體現在實際的行動中。」

《烏龍王發達記》

《烏龍王發達記》

電影以外的訊息

這份領悟,推動Andrew接納了現職於UA的舊同事Ivan建議,聯合電影資料館及UA CineHub一同籌劃《我們的波叔》放映節目及展覽,選映多部經典電影,包括《光棍姻緣》、《紫釵記》、《呆佬添丁》、《嬌嬌女》及《烏龍王發達記》,通過不同類型的作品,呈現波叔八面玲瓏的演技,也藉別具心思的故事和橋段,讓大家從舊日的人文風情,對照當下社會的民生現況,思考怎樣去延續香港文化,「以前香港可能競爭沒那麼激烈,人與人的交往比較純粹,互助性會強一點。這些年生活壓力大,資源分配緊張,每個人的擔子重了,社會的焦慮加深了。當上一代由內地遷徙來港,到這一代有人想逃、又有人想留守,大家好似都對生活茫無頭緒,期望通過爺爺那些『重人情,存希望』的影片,可以讓觀眾靜下來想一想,在所謂先進、文明的新時代,我們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

適逢今年是波叔誕辰110周年,梁智宏聯同UA CineHub董事總經理黃嗣輝以及電影資料館合辦《我們的波叔──梁醒波誕辰110周年回顧展》,從眾多影片中按版權情況許可及類型,最後精選出5部經典。

適逢今年是波叔誕辰110周年,梁智宏聯同UA CineHub董事總經理黃嗣輝以及電影資料館合辦《我們的波叔──梁醒波誕辰110周年回顧展》,從眾多影片中按版權情況許可及類型,最後精選出5部經典。

——

《我們的波叔─梁醒波誕辰110周年回顧展》

日期:  8月13日至10月31日
放映場地: UA iSQUARE戲院(尖沙咀彌敦道63號國際廣場7樓)
片目:  《光棍姻緣》、《紫釵記》、《呆佬添丁》、《嬌嬌女》、《烏龍王發達記》
網上購票: www.uacinemas.com.hk

《梁醒波.伶影之間》展覽

8月18日至31日(UA iSQUARE戲院)
8月3日至10月29日(香港電影資料館1樓大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