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理解余光中(之二)

2019/3/14 — 15:17

資料圖片:余光中,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余光中,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來完整讀讀出現「星空,非常希臘」爭議句的詩,一九六一年的〈重上大肚山〉。詩題中的「大肚山」表明了這首詩是以東海大學為背景的:

「姑且步黑暗的龍脊而下
用觸覺透視
也可以走完這一列中世紀
小葉和聰聰
撥開你長睫上重重的夜
就發現神話很守時
星空,非常希臘」

結束最後一節課,幾乎沒有路燈映照著夜色,所以走在黑暗的大肚山上,沿著東海大學的步道走下山來(姑且步黑暗的龍脊而下),用觸覺透視前面路途的方向,走過一路下來這列校園建築物,「這一列中世紀」點明東海大學校園建築的特色;走在那一片朦朧的黑暗,行人被送回到既非現代又中世紀的情境底下,身旁有當時就讀東海大學的詩人葉珊(小葉)和陳少聰(聰聰)這一對情侶隨行,撥開眉睫上重重落下的夜色,看見籠罩在夜色中的景色 —「就發現神話很守時/星空,非常希臘」;詩人描繪那暫時得以脫離現實的夜景,「非常希臘」的星空送離了現實,召喚另一種神話般的感動,你似乎遁入了神話的時空中,一抬眼望向星空,就聯想起希臘;神話很守時,在這特色的時空中降臨詩一般的悸動。坦白說,「星空,非常希臘」這句詩十分合情合理,呈現詩中三人所遇到的夜色。

廣告

夜色之路還沒走完:

「小葉在左,聰聰在右
想此行多不寂寞
燦亮的古典在上,張著洪荒
類此的森嚴不屬於詩人,屬於先知
看諾,何以星殞如此,夜尚未央
何以星殞如此」

廣告

一對年輕情侶陪著詩人,而「燦亮的古典在上」 — 非常希臘的星空是一片古典的星空,燦亮的星星映照出宗教性的情境,「張著洪荒/類此的森嚴不屬於詩人,屬於先知」,夜仍未盡,流星劃過,現實隨著流星殞落,回到詩人腦海中,他想到明天太陽昇起時,就要回去台北:

「明日太陽照例要昇起
以六十哩時速我照例要貫穿
要貫穿縱貫線,那些隧道
那些成串的絕望
而那一塊隕石上你們將並坐
向攤開的奧德賽,嗅愛情海
十月的貿易風中,有海藻醒來
風自左至,讓我行你右
看天狼出沒
在誰的髮波」

詩人明日就要搭車穿越縱貫道回到台北,腦中同時浮現重回現實和非現實的情境 — 這一對神仙眷侶仍然留在大肚山麓,眼睛望「向攤開的奧德賽」,讀荷馬史詩,融入在文學的情境裡「嗅愛情海」。風從左方吹來,我走在你的右邊,天狼星出沒夜空,看這顆最亮的恆星映射在誰的髮波間。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