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構一宗情殺案 — 安哲羅普洛斯首部佳作

2016/9/5 — 18:06

希臘電影大師安哲羅普洛斯 (Theo Angelopoulos, 1935-2012) 畢生完成了十三部劇情長片(另有短片和紀錄片),香港似乎沒有公映過。但影痴們早已通過電影節和其他特別放映節目,以及影碟或網載,熟知他不少名作。六年前「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安哲羅普洛斯專輯,幾乎包括他全部劇情長片,唯一沒有的是他第一部《重構 (Reconstruction) 》。

上星期日在「香港電影資料館」看了《重構》,屬於「修復珍藏:導演首作」節目之一,相信是香港首次放映該片,機會難得,滿座了。還有一場將於九月廿四日在旺角新世紀廣場的 UA Cine Moko 戲院放映。

這部 1970 年黑白片相當出色,拍出獨特風格,又比安哲其他「又長又悶」的名片多了「通俗」戲劇性。安哲迷不應錯過,也值得非安哲迷欣賞。

廣告

希臘貧寒破落山村發生一宗命案,離鄉別井到西德打工的丈夫,久別回家團聚,被妻子與情夫謀殺。此片「重構」案情,交織着「奸夫淫婦」埋屍滅跡,村民起疑大講是非,警方到來調查盤問,記者採訪等等情況。

無論古今中外,情殺案都具譁眾吸引力。此片靈感來自希臘真案新聞,顯然有助於新導演獲得片商投資及政府批准開拍(當時希臘軍人政變當權,政治管制很嚴)。其實安哲借題發揮,沒有拍成媚俗的情慾驚險片。

廣告

影片一開始就別具風格,呈現窮山惡水。那條石砌山村滿佈殘屋破樓,枯藤老樹,斑駁蒼茫而又奇詭奪目,黑白畫面很有魅力。安哲沒有詳述通奸與行兇的實況,亦不作道德判斷,而側重刻劃冷漠蕭瑟的風土人情。

被殺丈夫是好人,妻子與情夫亦很正常,然而東窗事發就一發不可收拾,偷情男女也因而勾心鬥角起來。兇殺後,兩人出城過夜的頗長段落特別微妙,孤男寡女在陌生市鎮各懷心事,若即若離,輾轉徘徊,失魂惶惑,正是安哲此後不斷拍攝漫漫旅途飄零失落的前奏,成為全片核心。

那個妻子看似平凡,沉默寡言。其實個性很強,不像情夫畏首畏尾,她大概是命案及事後掩飾的主謀。她還因丈夫屍體太重難搬,提議肢解,反被情夫掌摑。這個「紅顏禍水」不值得可憐,但安哲也顯出她敢於獨立自主,甚至有強悍爆炸力,不需要別人可憐。我同意映後座談時一位觀眾的妙論——最後其他村婦們憤怒追打這個「淫婦」,郤不怪責「奸夫」,除了出於保守偏見,也可能妒忌她做了她們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重構》是安哲羅普洛斯初露鋒芒的佳作,不是傑作。此後他越拍越高深宏偉,貫注希臘歷史悲情和詩意映像,並形成經典級長鏡頭風格。不過,這部小規模首作好在比較自然,不像他後來名氣越大,越刻意經營,背負着沉重的大師壓力。在我看過他的成熟作品中,拍攝小姊弟長途旅程的《霧中風景》最令人感動,一大原因就是不求偉大,平易近人而又十分優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