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溫林子祥初唱粵語歌被指「投降」之事件

2018/7/16 — 9:50

重看回黃霑一篇標題為「林子祥唱廣東歌」的舊文章,不禁便想到北方人說的「好了瘡疤忘了痛」!是的,粵語流行曲,曾經被極度看不起,那是發生在粵語流行曲未振興之前的時候,到了 1973-1974 年間開始振興起來,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國語流行曲和英語流行曲的勢力仍是非常強大,即使發展到七十年代末期,很多香港人仍感到英語流行曲地位就是高些。事實上,那時候也鮮有評寫粵語流行曲的樂評,一般的樂評人眼中筆下,只有英語流行曲。

這裏且舉若干例子,讓大家重溫當時英語及英文歌的地位是怎樣的高。

首先可以舉無綫電視在七十年代中期舉辦過幾屆的「流行歌曲創作邀請賽」為例, 1974 年九月舉行的第一屆,冠軍是顧嘉煇作曲的《笑哈哈》,歌詞是國語加英語,演繹者是仙杜拉。亞軍是黃霑作曲的英文歌《L-O-V-E Love》,由溫拿樂隊演唱。翌年的第二屆,冠軍是陳秋霞作曲兼主唱的英文歌《Dark Side Of Your Mind》。 1976 年那一屆,奪冠之作,仍然是英文歌。於此可見,當時人們參加流行音樂創作比賽,首先考慮的會是拿英文歌作品去參賽。

廣告

第二個例子,是在七十年代中期,香港的歌手還有不少是只灌英文唱片的。而 1976-1977 年度的第一屆金唱片頒獎禮,所頒發的十六張金唱片,佔了十張是屬於本地唱片公司推出的英文歌曲唱片,其中有兩張集錦唱片,當中倒是有一兩首中文歌曲,其餘八張,三張是杜麗莎的,溫拿樂隊及露雲娜各有兩張,陳秋霞則有一張。

事實上,看看當時的音樂會的一些編排,亦可以讓我們感到英文和英文歌的地位真是高一點的。比如說那時的一些群星聯合演出的音樂會,排行最先的往往是使用英文名字的歌手,使用中文名字的歌手是要排於英文名字歌手之後的。又比如 1977 年尾,許冠傑在香港大會堂舉行的一次演唱會,其時許冠傑已推出了幾張粵語唱片,聲譽甚隆,可是他在這個演唱會之中卻是以唱英文歌為主,粵語歌只唱了五六首而已。

廣告

七十年代中期的林子祥,出版唱片也是首先灌錄英文歌曲唱片的。現在網上可以很方便地查得到他出唱片的紀錄。他的首張唱片出版於 1976 年,標題是《Lam》,是張英文歌專輯,翌年推出《Lam II》,仍是英文歌專輯。林子祥到 1978 年才推出第一張粵語流行曲專輯《各師各法》,次年的 1979 年,推出第二張粵語流行曲專輯《抉擇》。

黃霑的那篇「林子祥唱廣東歌」,就是寫於林子祥《抉擇》專輯推出不久的時候。文章刊於 1979 年 7 月 29 日《明報》副刊。

黃霑這篇雄文,有說得好之處,也有筆者不大同意之處。

先說好的方面。流行曲確有自己的唱法,而粵語流行曲也應該有自己的一套唱法。可是粵語流行曲振興之前,是鮮有慣唱歐西流行曲的歌者來唱粵語歌的,那時的歌者一般都是慣唱粵曲,是跨界兼唱流行曲而已。

所以黃霑是一語中的地指出了新的轉變:

我認為以他的天賦和歌唱技巧,可以把廣東歌的歌唱領域擴闊,創一條新路出來,不必再用粵劇的『歌劇』方式唱法來溶入去唱粵語流行曲,也不必移用唱時代曲的方法,而是用演繹歐西流行曲的更佳歌唱方法來表達。令咬字,運腔和感情流露,都更趨自然。

其實,歐西流行曲唱法,也只可能是借鑒,畢竟英語和粵語的語音構成大不同,唱起來要顧及的東西是很不同的。

當時來說,英文和英文歌地位這樣高,以歐西流行曲唱法融入粵語流行曲演唱,容易讓仍然很擁護英文歌的眾多香港樂迷產生親切感,也覺得這樣才有時代感。至於這是否如黃霑所言屬「更佳」,倒是見仁見智。

不過,不少這類擁護英文歌的香港樂迷卻是先對林子祥有偏見,以至親切感又或時代感都暫時無法產生!其中的偏見,便是覺得林子祥是「妥協」,甚至是「投降」!這個,正是使黃霑急於要為林子祥辯解,要力撐林子祥。

黃霑說:

我認為林子祥唱廣東歌,是理所當然的事。不像某些「樂評家」說是甚麼投降。中國人唱中國方言歌,竟然會給人評為「投降」,太匪夷所思了。林子祥即使幼年便赴美,而也一向是在唱洋歌,但並不等於他這便變了洋人。所以他唱中國方言流行曲,絕對說不上是「妥協」。

從前,我們中國人不爭氣,廣東作曲作詞人,更不爭氣,中國時代曲,粵語流行曲的水準,樣樣及不上人。所以有水準的歌手,都讓洋歌吸引去了。現在,時代曲和粵語流行歌的水準進步了些。又把好歌手爭回來了。所以林子祥,開始唱粵語歌。這是必然,也很應該的,沒有任何不妥。

有關「妥協」、「投降」的比擬,那明顯是把英文歌與粵語歌看成是兩個陣營或勢力,覺得兩者是勢不兩立的,尤其是一方地位如此高,一方地位如此低。換句話說,向來唱英文歌的人不應向地位原本很低的粵語歌勢力低頭,要堅持唱下去,一旦轉唱地位漸高的粵語歌,便是「妥協」、「投降」!也是自貶身價!這種思想何其怪異,但卻是很真實的存在過!說來,黃霑的辯解,是一點都沒有指出這方面的問題呢!

然而黃霑的辯說,仍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他說:

從前,我們中國人不爭氣,廣東作曲作詞人,更不爭氣,中國時代曲,粵語流行曲的水準,樣樣及不上人。

其中「不爭氣」一語甚是不妥當,尤其就舊日的粵語流行曲來說,根本不是爭不爭氣的問題,而是地位太低,欲爭氣亦完全欠缺條件本錢去爭氣。事實上,在五六十年代,口琴名家梁日昭,流行曲大師如姚敏、梁樂音、李厚襄都曾創作過粵語歌曲或粵語電影歌曲,就連黃霑自己都曾在六十年代為某粵語影片寫過主題曲插曲,這些都應是試圖爭氣之作,但敵不過地位低的現實,根本就幾乎等於無聲無息,也幾乎無人留意。

一個歌種之地位的改變,其實很需時間很需契機,無天時地利人和,如何試圖爭氣都沒有用。林子祥轉唱粵語歌的時候,則是已略見天時地利人和,加上有黃霑等名人力撐,小小逆境自是容易闖過去。

時移勢逆,現在粵語流行曲又處於低潮之中,幸好的是地位似乎仍得以保持在較高的水平。當年的「林子祥事件」,可會予大家甚麼啟發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