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要的,是你的使命,還有誰伴在身旁 — 《烈焰雄心》(Only the Brave)

2017/10/26 — 10:32

《烈焰雄心》(Only the Brave,dir: Joseph Kosinski,2017)

《烈焰雄心》(Only the Brave,dir: Joseph Kosinski,2017)

【含劇透】

改編自真人真事,但相信許多香港觀眾(包括我)入場前並沒留意,是以看到結局特別感到震撼、驚訝、意外,直以為這是西方消防員版的《非常突然》(1998)。這部消防員電影確實與以往的同類作品略有不同,講救災的篇幅不算多,也不太渲染當中的緊張與驚險,劇本將救火「英雄們」還原為平凡的職場「人」,聚焦的是眾消防員平日的艱辛訓練、晉級之路(他們要經過極嚴格的考核,並且需要上級鬆縛,方能從地區二線小隊的身份升為特種部隊,享受應有的福利和尊重),與及他們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的掙扎(其實往往無法平衡,只有爭拗與犧牲),當中有少男新丁的成長與承擔(從癮君子到好爸爸),也有鐵血隊長和妻子各自的追求與共同的傷痛(這也是影片的懸念所在),影片很重視角色的心理,劇本寫得甚為紮實,也許略為平淡(難怪會有觀眾覺得悶,大抵以為這是另一部「救火英雄」式故事吧),卻是相當可嘉。

當然,這其實並非很突破的寫法,凡是有心講制服團隊故事的,都明白何者才是靈魂所在,但既是人心常情,聞者動容,寫得細膩就不怕重複,何況有一眾好戲之人(最想看的自然是珍妮花康納莉,她越年長越硬朗,與少女時候的典雅仙氣很不同),始終是好看的。導演科辛斯基以往擅長經營電腦特效、視覺奇觀,他的《攻.元 2077》(Oblivion,2013)我是喜歡的,這次倒很收斂(對比他自己過往的手法而論),戲拍得更好看了。

廣告

本片最特別的始終是最後發生在亞利桑那州的大火,山火突然猛燒過來,原來就是這樣無法估計,瞬間致命。粗粗看過當年事故的調查報告,眾消防員從意識到無路可逃到即時依法自保就只有兩分鐘,他們大多都能緊遵指引保命了,但二千度的大火一直燒過,到最後竟是連性質良好的防火帳篷都幾乎燒光燒盡(以隊長為例,他的帳篷內膽有 95% 已經燒掉,連頭盔都熔化了),實在是非常可怖。導演處理這節很克制,沒有搞慢動作鏡頭(或逐一掃視眾人的慘烈死況)、沒有襯以悲壯配樂,不去刻意延長痛苦表情以贏取同情或以催淚手法塑造英雄,兩分鐘突如其來突然而去,十九名男兒性命就此消逝,接下來家屬與倖存者的悲痛,就不必再用多少對白囉嗦表達,已自賺人熱淚了。很少災難片會這樣處理英雄的死亡。

廣告

回顧這宗慘劇,到底是出於意外敵不過大自然,還是因為鐵血隊長過於自信想留下救災而錯過撤退時機,抑或上級統籌者的疏忽或誤判以致悲劇,電影沒有說明,事實上到現在仍是謎團(現在能肯定的是當時的傳訊系統有雜訊,稍礙運作,但調查報告指這並非致命原因)。當然電影不是科學報告,觀眾也不必斤斤於揣度原因或追究誰的責任(也根本未必有人需要承擔這一切),大自然就是這般無情,就像影片中那頭被火燒著直衝深淵的巨熊,是世間最美麗也是最可怕的景象。以敬以畏,就是對那十九位捐軀的消防員與山火的最佳態度吧。

擷取自 Yarnell Hil Serious Accident Inestigation Report(2013-09-23)

擷取自 Yarnell Hil Serious Accident Inestigation Report(2013-09-23)

延伸閱讀︰【now 新聞】新聞智庫:美國特種消防小隊

 

發表意見